《人類的前途——未來50與500年》︰50年後的世界變成怎樣?先嘗試回答這20條問題

《人類的前途——未來50與500年》︰50年後的世界變成怎樣?先嘗試回答這20條問題
Image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擬定了以下一系列以數字為答案的問題,我的看法是:要想知道50年後(2070年)的世界大致是什麼樣子,嘗試斷定這些問題的答案是必要的第一步。

文︰李偉才

天文學家愛丁頓(Arthur Eddington)曾經鞭辟入裡地指出:「在科學探求上,提出問題往往比尋找答案更為重要。」的確,如果我們連問題也不懂得問,又怎會懂得去尋找答案呢?中文的「學問」一詞,實已包含著這個簡單而深刻的道理。

此外,物理學家開耳文(Lord Kelvin)則說:「若你能夠對所討論的事物作出量度並以數字來表示,你對這事物可說有點認識;相反,你若不能對它作出量度,並無法以數字來表示,表示你的認識只是十分膚淺而無法教人滿意。」

基於上述的智慧,筆者擬定了以下一系列以數字為答案的問題。我的看法是:要想知道50年後(2070年)的世界大致是什麼樣子,嘗試斷定這些問題的答案是必要的第一步:

  1. 屆時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是多少?
  2. 屆時二氧化碳的人均排放量是多少?
  3. 全球海平面將較今天的高出多少?
  4. 全球氣候難民的數目為何?
  5. 野生生物數量比起廿一世紀初減少了多少?
  6. 世界的總人口是多少?
  7. 人類的平均壽命為何?
  8. 人類的平均退休年齡為何?
  9. 全球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為何?
  10. 貧富懸殊的程度(堅尼系數)為何?
  11. 全球處於貧窮線下的人口(及人口比例)為何?
  12. 全球債務總額為何?
  13. 全球有多少個國家?
  14.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的常任理事國數目為何?
  15. 擁有核子武器的國家數目為何?
  16. 洲際道彈與核彈頭的全球總數為何?
  17. 有多少個國家的人民可以透過普選產生最高領導人?
  18. 電腦的最高運算速度為何?(預測每隔兩年電腦運算速度便會翻一番的所謂摩爾定律(Moore’s Law)還會適用嗎?)
  19. 信息儲存的最高密度為何?
  20. 每個星期的平均工作天數為何?

當然我們還可以繼續問下去,例如當時的「車輛數目為何?」、「全球每日的飛機航班的數目為何?」、「家居機械人的數目為何?」、「海洋的酸鹼度為何?」、「人口中有百分之幾是(1)大學畢業生?(2)有互聯網戶口?(3)從事工業生產?(4)是素食主義者?⋯⋯」但我相信就以這20條問題的答案,已經可以勾勒出一幅頗為鮮明的未來圖像。筆者不會對問題逐一作答,而是會把關係較大的問題綜合起來分析。由於頭5條的問題太重要了,我會在下一節另行深入探討。以下就讓我們先看看與人口有關的問題。

人口變化

筆者執筆的2019年底,聯合國公布的世界人口是77億,相比起來,2000年的人口是剛過60億,而1900年之時是16億。

按照人口專家的推斷,世界於2050年的人口會達98億,而到2100年會達112億。也就是說,在我們的特選年份2070年,世界人口必已突破100億大關,亦即單是增幅(與今天比較)便已較1900年的全球總人口還要多。由於大部分富裕國家的出生率在今天已經趨近零甚至是負數,除非有一些我們無法預見的突變,上述的增長主要會來自第三世界國家。

若我們暫時不考慮生態環境崩潰導致的人道災難(包括戰爭),則隨著醫藥的進步,無論貧國或富國中的人,平均的壽命皆可望繼續增加。在富裕國家中,這個壽命應會突破100甚至110歲,而達到120歲的「人瑞」也會愈來愈多。

這種轉變直接引申的一個問題是:即使在富裕的國家,人們的平均退休年齡會因此而不斷被延後嗎?如果不會(例如保持在65-70歲),則面對比例上愈來愈大的退休人口,政府如何能夠提供所需的退休保障?如果確會不斷被後延,則是否表示到了那個年頭,絕大部分八、九十歲的人都會仍在工作呢?如果是後者,年輕人的向上流動機會不是會愈來愈低嗎?這樣的一個「老人社會」是我們想見到的嗎?(其實這個趨勢已經開始了,筆者執筆時,美國總統是 73歲,而馬來西亞總統更是94歲⋯⋯)

還有的是,即使平均壽命達110歲,並不保證之前的二、三十年能夠擁有很好的自理能力。如果壽命的延長主要集中在需要深切照顧(intensive care)的晚期階段,那將會為社會帶來非常沉重的負擔。

即使在今天,一方面因為壽命延長,一方面因為出生率下降,「老齡化」已經是眾多發達社會中的嚴重問題。展望50年後,這個問題只會變得更嚴重。在資本主義生產模式下,勞動力不足(即求過於供)會導致「工資上漲」和「消費不足」(老年人的消費水平一般不及年輕人),這是損害利潤的雙重災難。而即使我們能夠超越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出生率不足的邏輯結果是「人口塌縮」以及隨之而來的人類滅絕。

好消息是,在所有面對人類的難題之中,要在「人口爆炸」和「人口塌縮」之間取得平衡是最容易不過的,那便是達到「每對夫婦平均生兩個小孩」的「補充水平」(replacement level)。較具體而言,由於是要照顧到夭折、獨身主義和同性戀的影響,人口學家告訴我們,實際的數值應該是「每對夫婦平均生2.1個小孩」。

按照聯合國專家的預測,發達國家的偏低出生率和發展中國家的偏高出生率到本世紀末有可能互相抵消,而世界人口可望趨近穩定(粗略估計是120億)。但在這之前,我們仍會受到「人口增長」和「老齡化」的兩面夾擊。而在富裕國家,輸入外勞以補充勞動力的不足是無可避免的選擇,而移民帶來的問題將會持續一段很長的時間。(這還沒有包括氣候難民和戰爭難民的影響。)

最理想的情況,是無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盡快達到「補充水平」,這是人類長治久安的唯一選擇。結論是,全世界的基礎教育,都必須將這個原則納入課程之中,這較「進食前洗手」是更為重要的一項常識。

經濟問題

至於「全球人均生產總值為何?」,自然反映出我們對未來的經濟前景悲觀還是樂觀。然而,我們愈來愈發現,這種前瞻必須超越傳統經濟學的分析,而包括大自然所能承受的能力。無論喜歡與否,今天的經濟學家也必須成為環境生態學家,否則他們的任何預測皆會嚴重脫離現實。

我們毋須主修統計學,也知「人均值」(per capita value)背後可以隱藏著人與人或國與國之間的巨大差異。所以接著下來的兩條問題(堅尼系數與貧窮人口)所問的基本是:2070年的世界會是一個較今天平等和均富的世界?還是一個貧富更加懸殊和財富更加集中的世界?

廿一世紀伊始, 聯合國發表了「千禧發展目標」(Mille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計劃,列出了希望在2015年或之前達到的、以消滅赤貧和饑餓為首的15個全球發展目標。由於一大部分目標沒有如期實現,聯合國再於2015年發表了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目標是在2030年或之前實現:

  • 消除各地一切形式的貧窮;
  • 消除飢餓,達至糧食安全,改善營養及促進永續農業;
  • 確保健康及促進各年齡層的福祉;
  • 確保有教無類、公平以及高品質的教育,及提倡終身學習;
  • 實現性別平等,並賦予婦女權力;
  • 確保所有人都能享有清潔用水、衛生環境及其永續管理;
  • 確保所有的人都可取得負擔得起、可靠的、永續的,及現代的能源;
  • 促進包括所有人且永續的經濟成長,達到全面且有生產力的就業,讓每一人都有一份好工作;
  • 建立具有韌性的基礎建設,促進包容且永續的工業,並加速創新;
  • 減少國內及國家間的不平等;
  • 促使城市與人類居住具包容、安全、韌性及永續性;
  • 確保永續消費及生產模式;
  • 採取緊急措施以應對氣候變遷及其影響;
  • 保育及永續利用海洋與海洋資源,以確保永續發展;
  • 保護、維護及促進陸域生態系統的永續使用,永續的管理森林,對抗沙漠化,終止及逆轉土地劣化,並遏止生物多樣性的喪失;
  • 促進和平且包容的社會,以落實永續發展;提供司法管道給所有人;在所有階層建立有效的、負責的且包容的制度;
  • 強化永續發展的執行方法及活化永續發展的全球夥伴關係

留意上述每一個目標之下其實都有具體得多的論述與指標,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網上查看。我們顯然無法深入探討每項目標,我們關注的,是這些本應在2030年實現的目標,在2070年是否都已超額完成呢?如果是的話,我們將生活在一個較今天遠為安全、平等與和諧的世界。.

當然,制訂這些SDGs目標並不難,困難在於如何實現,因為其間牽涉到眾多極其複雜的社會、經濟、政治、國際合作和全球化資本主義下的地緣政治角力等因素。各位閱讀本書至今,自應知道我們面對的困難有多巨大。

至於接著下來的「全球的債務總額是多少?」,是想刺激大家思考一下,全球經濟的「金融化」亦即我們的「債務文明」將會發展到怎樣的地步。換個角度看,自2020至2070年間,世界還將會發生多少次金融動盪和經濟危機?而它們的影響又有多嚴重?再換個角度看,當時流竄全球的「熱錢」會是全球生產總值的多少倍?「槓桿化」和「去槓桿化」之間的角力會是怎樣?進一步看,美元的地位會否維持不墜?還是會被一個多元的世界貨幣體系所取代(或至少是分庭抗禮)?投資者最想知道的當然還包括:美國「道瓊斯指數」(Dow Jones Index)和「納斯達克指數」(Nasdaq Index)會是多少?黃金的價值又會較今天的高出多少?還是它的交易已經無人問津?

不用說,這些都是任何想投資致富(或只是投資保值)的人(即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億兆元問題」(trillion-dollar questions)。回顧1970至2020年間的經濟危機和黃金價格等,大家會得到什麼啟示呢?

(中略)
未來的工作模式

至於最後的一條問題:「每個星期的平均工作天數為何?」是筆者故意以一個較輕鬆的問題作結。雖說較輕鬆,但背後也包含著深刻的意義。首先,我們都知在歷史長河裡,「星期」是很晚近的事物(源於猶太教的安息日)。除了一些特別的喜慶節日,我們的祖先是全年工作無休。這樣看來,我們現在每七天至少可以休息一天(不少是休息一天半,一些先進國家更是兩天;美國工人爭取到「五天工作」是1929年),與我們的祖先比較起來可說是一大進步。

但人類學家告訴我們,我們的祖先雖然沒有「周末放假」的習慣,但這並不表示他們的工作時間比現代人長很多。恰恰相反,他們發現古代的人雖然大致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其間不會將「工作」和「閑暇」嚴格區分,亦即他們可以隨時放下手上的工作歇息一會。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是直至二十世紀上半葉,熱帶地方的居民都有午睡的習慣。(中國在改革開放政策後才正式取消這個習慣。)

另一方面,人類學家在研究仍未進入農業社會的「採集——狩獵」型部落時發現,那兒的人平均每天只需工作三、四小時便可維持生計,其餘的時間可以跟朋友聊天和共享天倫。如此看來,我們今天的「窮忙族」及至專業人士每天竟要工作十小時或以上,是一種文明大倒退。

今天,一些學者已經認真地提出,應該進一步縮減每星期的工作日數。有趣的是,這個主張並非(起碼不是主因)讓我們擁有更多的閑暇,而是因為這樣可以(1)減低自動化(機器人化)所帶來的失業問題;以及(2)減低經濟活動水平(特別是由此導致的二氧化碳排放),從而減低對環境生態所造成的破壞。

大家至此可以看到,筆者最後這個提問並非順口雌黃。那麼你猜測的答案是多少呢?四天?還是更為樂觀的三天?(最近的一則新聞報導指,新任的芬蘭女總理Sanna Marin曾經倡議 —— 雖然那時她未當選總理—— 芬蘭應該採取每周工作4天而每天只工作6小時的制度。)

不用我多說,上述20條問題的答案,實包含著我們對未來世界發展的眾多客觀判斷和主觀希冀,彼此間不一定具有邏輯上的一致性。這些答案更會深深受到首五條問題的答案所影響。好了,以下就讓我們看看這五條決定著「人類前途」的重大問題。

相關書摘︰如果人類可以長生不老,將對社會帶來甚麼衝擊?

書籍介紹

《人類的前途 —— 未來50與500年》,天窗出版
作者︰李偉才

今天的人類,正站在一個可以導致「興盛」或是「衰落」的分岔點。人類的前途將會如何?當視乎我們未來數十甚至只是十數年的抉擇。

著名科普作家李偉才,曾任香港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於本書透過豐富的史實、深刻的洞見和恢弘的視野,帶領大家回顧自農業革命以來的文明演變,進而考察人類當前的處境,再嘗試預測人類未來發展的軌跡。

首先,作者提出了一連串發人深思的問題,迫使我們思考人類社會在50年後會是甚麼模樣。屆時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了嗎?美元是否會繼續成為主宰世界經濟的貨幣?凍土完全融解了嗎?全球的海平面會上升多少?民主會出現大幅倒退嗎?大數據極權主義是否不可避免?

接著,作者以更大膽的筆觸,探討500年後的人類世界。屆時世界政府出現了嗎?國家消亡了嗎?人類是否已經進行星際殖民?人工智能已經取代人類了嗎?長生不老會否成真?我們已和外星文明相遇了嗎?

作者的論旨,是我們正站在一個「新啟蒙運動」的開端,只要我們願意,我們可以力挽狂瀾並且開啟一個「新黃金時代」。廿一世紀將會見證著「人類童年的終結」還是「人類的終結」?答案將由今天的我們決定。

人類的前途_cover_front_low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