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衰退都是病毒的錯:普亭下令全國放「有薪假」,獲得意想不到的好處

任何衰退都是病毒的錯:普亭下令全國放「有薪假」,獲得意想不到的好處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成為2020年國際關係中最大的變數,大國權力的消長與國際秩序的鬆動正漸漸發生。而從俄羅斯與普亭的視角來看,疫情雖造成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威脅,但某種程度而言卻帶來權力政治上的助益。

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肺炎疫情席捲全球,至今全球確診人數已逾78萬例。俄羅斯3月31日的COVID-19確診人數單日激增500例,全國官方確診人數上看2337例。儘管這樣的單日增幅已是俄羅斯自1月31日出現第一位確診患者以來的新紀錄,但人口高達1.46億、又直接與中國接壤的俄羅斯在確診人數上仍遠低於多數歐洲大國。莫斯科的疫情雖然亟需嚴密監控,但整體的防疫成效尚稱不俗。

毫無疑問,普亭(Vladimir Putin)當局於俄羅斯本土出現第一起病例之前,便已大動作關閉與中國長達4200公里的邊境發揮了一定的功效。隨著疫情有逐漸蔓延之勢,首善之都莫斯科與第二大城聖彼得堡也陸續祭出「居家檢疫」禁令,禁止所有非必要的外出。為防止疾病進一步擴散,又於3月30日關閉經陸路與海陸的所有實體邊境,連每年宣言國威的最佳場域——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International Economic Forum)都已宣告停辦。

本文將以由遠而近之途徑,在檢視俄羅斯防疫政策與對外關係交互作用的同時,從俄羅斯與毗連的兩國——中國與白俄羅斯——在邊境關閉政策下的互動,擴展至疫情下的大國權力政治,進一步淺析俄羅斯視角下之國際關係。文末則將焦點拉回俄羅斯國內,引起外界關注的「有薪假」(paid holiday)政策在政治議程設定上其實亦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東邊迅速關閉中俄邊境、在西邊卻與白俄羅斯產生齟齬

俄羅斯宣布關閉中俄邊境的隔日,俄羅斯國內恰好就出現了首起確診病例,也讓普亭當局接續於2月20日禁止中國公民入境,後又陸續關閉與其他接壤國家的邊境。對中交流的幾近停擺使俄羅斯的經濟與俄國人民的生計受到衝擊,遠東地區首當其衝,與中國隔著黑龍江相望的口岸城市海藍泡(Blagovéshchensk,又譯「布拉戈維申斯克」)更是宛如空城。

外界原先預期俄羅斯斷然關閉邊境恐使中俄關係生變,中國駐俄大使張漢暉更公開呼籲俄羅斯的對中限制措施應「適度」,並「符合兩國關係的應有水平」。然而,在確保整個東南疆界不致成為國家防疫破口後,俄羅斯先是開始在資訊戰場上與中國齊肩作戰,對病毒的來源打起模糊仗;接著普亭與習近平於3月19日進行電話會談,表示將在醫學與藥物方面進行進入合作;如今俄羅斯與中國更在3月30日的白宮新聞工作記者會上,共同成為川普(Donald Trump)口中向美國提供慷慨協助的國家,一系列的外宣與外交安排讓普亭不僅對內控制疫情,對外也與當前最重要的戰略盟友保持熱度。

但在國境的另一端卻因是否關閉邊境的問題與白俄羅斯有所嫌隙。白俄羅斯是中文世界較少獲得關注的國家,截至目前(3月31日)為止,白俄羅斯全國950萬的人口中僅有152人確診,其中32人已康復,白俄羅斯也是少數仍未禁止中國旅客入境的國家。

隨著俄羅斯逐漸收緊其防疫政策,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已於3月16日宣布關閉俄白邊境的人員流動,僅開放貨物流通。事實上,俄羅斯與白俄羅斯1996年時為了象徵兩國的友好,由現在仍在位的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與時任俄國總理的切爾諾梅爾金(Viktor Chernomyrdin)在邊境上象徵性地移除了兩國藩籬。如今俄羅斯單方面重啟邊境,盧卡申科錯愕之餘更指責俄羅斯當局未盡到與盟友共同商議的責任。

從前陣子兩國的油價之爭(俄羅斯希望分階段收回給予白俄羅斯的油價優惠),到實體邊界的重啟,俄羅斯與白俄羅斯的關係就處於風雨飄搖之中。普亭與盧卡申科對於防疫的態度如此南轅北轍,盧卡申科在接受國內媒體訪問時又不斷提及要以「中國經驗」來對抗疫情,並多次感謝中國的協助,使得俄白關係雪上加霜。對於將前蘇聯加盟國視為傳統勢力範圍的俄羅斯而言,白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升溫並非其所樂見,在俄白互信基礎漸失的情況下,俄、白、中的三方關係相當值得另立專文進行探討。

AP_2008553097817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疫情下的大國政治與克宮外交路線再確認

COVID-19成為2020年國際關係中最大的變數,大國權力的消長與國際秩序的鬆動正漸漸發生。而從俄羅斯與普亭的視角來看,疫情雖造成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威脅,但某種程度而言卻帶來權力政治上的助益。

首先,在疫情擴散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成了重災區,西班牙、義大利等國家的死亡人數也紛紛超越中國。許多學者便再度提起在危難當前之際,究竟民主制度是否真的絕對優越的爭論。而普亭繼續留任的決定不僅確認了未來幾年俄羅斯的對外路線不會有太大的異動,更為這場爭論下了一個不言而喻的註腳。

其次則是歐洲整合的鬆散化。在整個防疫期間,歐洲國家對於病毒毫無阻絕能力透露出歐盟在協調與執行能力的缺乏,而俄羅斯確診的境外移入病例也幾乎有歐洲旅遊史。如今,歐盟內部的硬邊界再現,似乎也暗示著歐盟邁向單一行為者的路途仍然遙遠。俄羅斯與北約(NATO)在接壤區域的緊張關係也因疫情而獲得適度的緩頰。以北極地區為例,3月11日以挪威為首的北約12國,原先預計於與俄羅斯鄰近的區域進行今(2020)年度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酷寒計畫」(Cold Response exercise),後因疫情因素只得喊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