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法國媒體《觀察者》發表連署宣言 :世界衛生組織應充分與台灣合作

我在法國媒體《觀察者》發表連署宣言 :世界衛生組織應充分與台灣合作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與法國獨立記者Pierre Lefevre,共同撰寫了一篇法語連署宣言,希望於域外之境表達台灣藉著防疫,加入國際組織的能力與決心。

文:王建慧(巴黎新索邦第三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巴黎台灣沙龍」Salon de Formose à Paris共同發起人)

近日,法語世界媒體出現越來越多報導台灣此次防疫表現的文章,我與法國獨立記者Pierre Lefevre,共同撰寫了一篇法語連署宣言,希望於域外之境表達台灣藉著防疫,加入國際組織的能力與決心。文章已於3月31日刊登於《觀察者》(L’OBS)新聞雜誌網站。

不記得確切日期了,地鐵六號線Denfert Rochereau站旁的露天咖啡座(那會不會是最後一次在日光中「像是個巴黎人一樣」感受這城市的日常樣貌?)其實好像已經有什麼遭偷偷置換,密度、節奏、顏色、表情、關係,好像一切如常卻向左微微轉動了對焦環。以為能不被發現似地,卻在事物邊緣出現了不若往日歡快、俐落的模糊毛邊......

我和Pierre就在這樣以一公分左右歪斜偏移的氣氛中,工作著這篇文章。修改文法、調整語氣、刪減瑣碎細節、確認問題意識。在午餐人潮溢滿室外座位前,我們說好再見與未來進度和發展可能。

文章的第一版時,台灣僅有49個確診案例,而當時的法國人也仍在草地上,於塞納河旁啜飲晚餐前的冰啤酒享受陽光,以一種戰地鐘聲仍舊如此遙遠的愜意,看淡正在周圍國家肆虐的病疫。沒想到,法國疫情的爆發比截稿日期更快到來。我們無法依約再見,而人和人之間從此有了「法定」的一公尺距離。從1000到1萬個武漢肺炎感染個案,僅僅9天。

人民、政府全都亂了腳步,地鐵裡的乘客越來越少,戴口罩的行人卻越來越多。這座城市像性格驟變的情人,讓人越來越陌生。不僅口罩、酒精、乾洗手被搶購一空,連彷彿存在於空氣中的自由,濃度也一日一日逐漸降低。邊境、學校、餐廳、河岸、市集一一關閉,媒體的注意力全數集中在法國防疫措施,與醫療系統的千瘡百孔之間。我和Pierre的投稿計畫,也一時落入隔離狀態般停滯了下來。

然而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們仍然試著從各自的窄小房間向外發送連署邀請。一封一封簡訊換來的力量,細細地流成一股信心撐住我。個人連署名單從個位數到三位數,每次點開連署表單看到的數字,讓我繼續相信這件原先無任何官方奧援的個人發起活動,有了值得堅持的力量。後來的回應,也真的像「漣漪」般從小石子的周圍,擴散成一座如今看不見盡頭的池水。

在法國參議院議員André Gattolin、吳志中大使即台灣駐法辦事處的協助下,連署宣言得到了83位法國國會及眾議院議員(刊登時為72名,其中包含多位現任眾議院副議長如:Vincent Delahay、Hélène Conway-Mouret、Jean-Marc Gabouty、Thani Mohamed-Soilihi,參議院友台小組主席暨前國防部長 Alain Richard、前農漁業部部長 François Patriat、無疆界醫生組織前主席Claude Malhuret,以及於文章發表前夕不幸因病過世的友台小組主席Jean-Francois Cesarini等)、52位台灣立法委員(刊登時為48位,名單詳見下方中文版全文),以及台法醫界與學界專家學者支持。

台灣在我們的手心間,小心翼翼地傳遞著,由遠至遠。

在尋求連署的過程中最常遭遇的質疑聲浪,即是對世界衛生組織全然的不信任,以至懷疑起台灣加入世衛的必要性。在撰寫文章與推動連署的初期,我也被這樣的自疑拖住腳步。確實,如今的世界衛生組織像是一只蒙塵而信譽不佳的招牌,引人疑竇。與此同時,我們也早已不是當年那個被狠狠甩出國際組織之外、委屈求援的小小島嶼。

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的外在動機與內在質地,從被動的政治遭打壓者,已轉生而成主動的協助提供者。

4/9起口罩新制 大人14天可買9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蔡英文總統於4月1日舉行「敞廳談話」,指出在資源無虞之下,將在口罩、藥物和技術上與國際合作。針對疫情嚴重國家優先提供人道協助,並表示將捐贈1000萬片口罩。

我們當然不是第一個發動台灣加入世衛連署的團體,然而我想這確實是首次由公民力量,發起台法兩國國會同聲號召,將台灣意志結合國際力量進入主流媒體眼光的美好嘗試與結合。

接下來,我們將以「Taiwan for all」為名稱架設連署網站(網站持續更新中4月4日正式上線),以不同語言的連署宣言(目前已有法、義、西、德、英、日、中等七種語言)集結更多國際支持聲音。期望帶著全世界的意志向世界衛生組織提出其再無法忽視而拒絕的要求。

同時,也希望這樣的連署宣言形式能繼續在其他國家媒體接力出現,我想像著,這將會是一個龐大的跨國行動藝術。

回覆網友時我說:「我們誰都清楚台灣遠遠優於如今的世衛,但有任何能將台灣主體性彰顯出來的機會都不應該放棄。我們深信現在的台灣不只能幫忙,還能改變這世界的體質和眼光。」尋求連署期間對面網友質疑我曾這樣寫著。

有一天,我們要像個資優生一樣驕傲地走進國際視野。因為,等待著我們的豈止是世衛,而是世界。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好正在蔓延。


世界衛生組織應充分與台灣合作(連署宣言中文版)

如今,隨著武漢肺炎(COVID-19)在全世界迅速蔓延,台灣卻能在這波疫情中,成功控制新型冠狀病毒在歐美國家造成的擴散危機。這座擁有超過2300萬人口的稠密島嶼(國土面積僅較人口1000多萬的比利時稍大),儘管與中國無論從地緣關係或經貿旅遊往來的緊密聯繫,截至目前為止(3月31日),台灣僅有322例確診(其中5例死亡,276例為境外移入),相較於全球其他國家的感染人數都要低上許多。

然而,儘管在防疫上的表現引發國際關注與各國媒體報導,台灣依舊被排除於世界衛生組織之外。

事實上,早在去(2019)年12月31日,台灣便已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中國武漢出現一新型肺炎,並特別提出此冠狀病毒可能人傳人的警告。正因為台灣政府對疫情的事前預測、即時反應與超前部署,方能從健康到經濟層面持續維持高度反應能力。與發佈最高等級全國警戒的其他國家相比,台灣至今依舊維持如常的生活模式:大專院校保持開放,公司行號正常營運,而人民則仍能照常自由活動。

台灣自1月23日出現第一起感染病例起,便立即意識到此次流行病的嚴重性,並當下採取相對之緊急應變措施,嚴防病毒於國內大規模蔓延。而這樣的決策機制、動員能力與全民配合,源自於2003年SARS帶來的慘痛經驗,與在台灣人心中留下的陰影。

於此,早在2020年1月24日,也就是第一例確認後,台灣即發佈限制口罩出口、政府全面徵收、口罩販售實名制、增加產線等政策。在蔡英文政府與各部會的通力合作下,台灣將能達到每日1300萬片醫療口罩的產能(一個月內增加將近四倍,成為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國)。

另外隨疫情升溫,也逐步實施了更嚴格的邊境管理:全面暫停兩岸海運空運直航航線及航班──中港澳籍人士以及14天內曾經入境或居住於中國、香港、澳門的外籍人士皆無法入境台灣。而自發出旅遊警示之國家入境的台灣遊客,也必須進行14日居家檢疫,並需填寫入境健康聲明書。此外,為維持醫護能量,衛福部也宣布「醫事人員禁出國命令」。

這些都可歸功於領先世界的「超前部署」機制。台灣早在12月31日接獲武漢爆發肺炎的當天,即由衛福部長擔任總指揮官,組成跨部會的疫情統一指揮中心,統籌決定外交、海關、經濟、教育、交通等應變措施。加上迅速的邊境控管與嚴格的旅遊警示,個案確認與回溯能力,疑似案例潛伏期隔離,暢通的通報系統,與學校、公司、醫院、公家機關之密切配合,口罩、酒精與其他醫療配備生產等。自下游到上游,形成一整合嚴密的醫療防護與防疫網。

即時透明的資訊讓民眾隨時掌握政府決策,並以實際行動配合以給予支持。更重要的是,隨時澄清、防堵假訊息,以防止不實謠言可能引發的社會恐慌。從台灣的成功案例可看出,這不僅是一場政府與人民共同合作完成的抗疫行動,更是一次以民主對抗公共衛生危機的最好示範。

這一役讓台灣在流行病的國家管理中,堪稱為世界典範。而這樣的成果也超越了國界,成功幫助其他國家免於落入感染風險:透過視訊技術指導,台灣成功協助帛琉政府完成採檢,並將檢體安全運送至台灣進行檢驗。此外,不僅於防疫層面,在治療上台灣也成功分離出武漢肺炎病毒株,合成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還研發出15分鐘快篩試劑。

因此,根據2018年建立的彭博全球醫療系統效率排名,台灣以其醫學研究、預防方面的專業知識,及其衛生系統的質量,登上世界排名第9位。一如針對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SARS)、2005年的禽流感(H1N1),和2015年的登革熱,所有表現顯示台灣在抵抗武漢肺炎方面,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更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台灣於公共衛生領域的卓越表現,及其在研究和流行病預防方面的專業知識,足以證明台灣能夠在全球對抗武漢肺炎的努力中提供幫助。遺憾的是一如過去三年,台灣仍未受邀參與今年五月,將於日內瓦舉行的世界衛生組織大會。

然而,將台灣排除在這次會議之外將是一個重大錯誤,這對於全球健康安全和台灣來說,是嚴重且不負責任的。武漢肺炎在全球蔓延的態勢,清楚地告訴我們「健康無國界」。台灣是全球健康的重要參與者,其公衛系統與醫療服務的質量不僅稱羨於其他國家,台灣經驗也將使國際社會受益。

因而,以強化全球衛生機制作為持續發展的主要目標,身為衛生部門官員、研究人員、大學學者,以及代表不同地區與國家民意之國會議員,我們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必須避免任何政治考量和外交干預,並堅持其主要職責。盡可能地保護自己,保護地球上每個人的健康,

這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公共衛生安全問題,

因此,世界衛生組織需要台灣,就像台灣需要世界衛生組織一樣。

因應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強烈呼籲允許台灣參與下一屆世界衛生組織大會,其他相關會議以及涉及全人類健康議題的所有活動。

連署人名單

台灣:

  • 駐法國辦事處吳志中大使、前駐義大利鄭欣大使
  • 立法委員:羅致政、劉世芳、鄭運鵬、柯建銘、鍾佳濱、林昶佐、何欣純、張廖萬堅、黃國書、蔡易餘、黃秀芳、江永昌、吳玉琴、蘇震清、莊瑞雄、趙天麟、高嘉瑜、周春米、林俊憲、陳素月、林楚茵、李昆澤、林岱樺、陳明文、陳亭妃、湯蕙禎、黃世杰、王定宇、羅美玲、蘇治芬、何志偉、范雲、邱議瑩、莊競程、邱志偉、郭國文、陳秀寶、劉櫂豪、蘇巧慧、張宏陸、林淑芬、邱泰源、吳琪銘、洪申翰、趙正宇、吳思瑤、賴品妤、陳瑩、吳秉叡、賴惠員、許智傑、蔡適應、前立委林靜儀醫師
  • 學者:陳芳明、林建國、林秀幸、呂建德、余化龍

法國:

  • 參議院議員:Alain Richard、Claude Malhuret、Vincent Delahaye、Catherine Deroche、Hélène Conway-Mouret、André Gattolin、Jean-Marc Gabouty、Thani Mohamed-Soilihi、François Patriat、Elisabeth Lamure、Jean-Pierre Decool、Arnaud de Belenet、Richard Yung、Michel Raison、Claude Kern、Cyril Pellevat、Joëlle Garriaud-Maylam、Olivier Cadic、Joël Guerriau、Agnès Canayer、Patricia Schillinger、Michel Amiel、Bernard Jomier、Bernard Cazeau、Yves Daudigny、Julien Bargeton、Frédéric Marchand、Claude Haut、Nicolas Duranton、Claudine Lepage、Guy-Dominique Kennel、Bernard Buis、Jérôme Bignon、Abdallah Hassani、René Danesi、Martin Lévrier、Loïc HervéDidier Rambaud、Michèle Vullien、Jean-François Longeot、Véronique Guillotin、Sophie Joissains、Jocelyne Guidez、Catherine Morin-Desailly、Michel Canevet 、Xavier Iacovelli、Antoine Karam
  • 國會議員:Jean-François Cesarini †、Damien Abad、Marie-Noëlle Battistel、Laure de La Raudière、Jérôme Lambert、Eric Bothorel、Philippe Vigier、Yaël Braun-Pivet、Jean-Jacques Gaultier、Michel Herbillon、Didier Quentin、Bérengère Poletti、Stéphane Demilly、Eric Straumann、Christophe Bouillon、Claude de Ganay、Jeanine Dubié、Christine Pires Beaune、Stéphane Claireaux、Pierre Cabaré、Jacques Cattin、Thierry Michels、Constance Le Grip、Jacques Maire、Anne-France Brunet、Nicole Trisse、Christophe di Pompeo、Valérie Thomas、Mustapha Laabid、Delphine Bagarry、Paul Christophe、Laurence Trastour-Isnart、Jean François Mbaye、Claire Pitollat、Laurianne Rossi、Sarah El Haïry、
  • 歐洲國會議員:Raphaël Glucksmann、Sandro Gozi
  • 學者:Jean-Yves Heurtebise、Jean-François Huchet、Stéphane Corcuff、Frédéric Keck、Pierre Lefèvre、Valérie Niquet、Barthélémy Courmont、Marc Julienne、Françoise Nicolas、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Céline Pajon、John Seaman、Paul Jobin、Gwennael Gaffric、Vincent Rollet、Jean-François Di Meglio、Frank Muyard、Véronique Arnaud、Tanguy Lepesant、Gilles Guiheux、Jean-Pierre Cabestan、Fiorella Allio、Josiane Cauquelin、Véronique Arnaud、Florent Villard、Alain Wang、Joël Janin、Sandrine Marchand、Jérome Soldani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