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創造文明》:宋朝科學家如此聰慧,生產效率又高,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歐洲而不是中國?

《金融創造文明》:宋朝科學家如此聰慧,生產效率又高,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歐洲而不是中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東、西方十九世紀時在工業發展上出現重大歧異之前先有金融發展上的歧異,而且後來的差異有一部分也可以歸因於前面的差異,那麼,金融發展的歧異是如何發生、何時發生、又為何會發生?

文:威廉・戈茲曼(William N. Goetzmann)

第十章 分歧的金融發展

李約瑟(Joseph Needham)把大半人生都奉獻在出版一系列詳述中國非凡科學成就的著作,他的《中國科學技術史》(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無疑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出版品之一,這套書的企圖在於有系統地記錄古代中國的數學、科學與工程成就。李約瑟於一九五六年出版第一冊,至今已經出到第十七冊,涵蓋了數學、物理、工程、印刷、化學、軍事技術、紡織製造技法、採礦、植物學與生物科學、農業科學、醫學與邏輯。《中國科學技術史》能持續出版,得力於英國劍橋的李約瑟研究所。問世半個多世紀以來,這個系列幾乎是獨力吹皺一池春水,讓世界重新審視西方導向的文明史。在中國和歐洲直接接觸之前的好幾個世紀,中國就已經擁有數量龐大且詳細的科技知識,叫人很難主張西方社會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光明與真相來源。要寫出《中國科學技術史》至少需要雙重文化的觀點,而且,這套系列還暗示,無論是什麼因素使得歐洲文化在第二個千禧年如此特別,但歐洲在科學技術的知識上並沒有比較優越。

其實,隨著這套系列一冊又一冊出版,證據指出中國的科學知識仍不斷在成長,李約瑟本人也開始思考,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歐洲而不是中國?如果宋朝的科學家如此聰慧,生產技術的效率又高,那麼,為何沒有如十九世紀歐美一般出現技術起飛?在當時,歐美的技術創新彷彿是忽然之間不斷自行複製繁殖。有一段時期(一八二○年代至第一次世界大戰)裡,歐洲的運輸系統從馬拉的馬車快速演變成運河、鐵道、汽車,再到開啟航空運輸。在同一段時間裡,歐美的照明從煤油燈演變成瓦斯燈,然後再到電力。快速通訊系統一開始是郵政,後來發展成跨大西洋兩岸的電報系統,之後迅速變化到無線電和電話系統。

以上的每一項都是驚人的技術進展,李約瑟與《中國科學技術史》其他作者都指出,中國科學裡的某些特色本來也應該能有類似的發展途徑,比方說,中國的水利工程師創造出全世界最密集的運河系統,他們是開採鐵礦和冶金的世界領導者,也很懂蒸汽。為何發展出第一套蒸汽動力鐵路系統的不是中國?為何改良蒸汽機的瓦特(James Watt)、發明蒸汽輪船的富爾頓(Robert Fulton)以及發明電話的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不是中國人?中國在技術上傲視全球(關於這一點,我們會在本章中看到;在官僚制度上也是),為什麼在世界史中最重大的科技轉型(亦即工業革命)發生之前卻跌了一跤?

有個簡單的答案是機緣問題。瓦特、富爾頓和貝爾都是不世之才,工業革命可能是天才在歷史上某個時間點因緣際會造成影響的結果,這是一場基因上的「比賽」。中國的經濟學家林毅夫則提出另一種說法反對機緣論。林毅夫指出,遺傳變異最遵循機率法則,人口規模愈大,生出超凡卓越天才的機會就愈大,宋朝時,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人口多過中國。若接受這個想法並繼續推論,有人認為是因為天才需要培育,並要接觸到有趣的問題,但中國的教育系統除了齊頭式的平等,就再無其他了;就有人質疑,如果愛迪生花了六年的生命背誦中國經典的話,不知道還有沒有時間和電攪和在一起。宋朝時中國都市的密度應該可以產生創意性知識擴散效應,當然可以刺激出創新。因此,林毅夫證明,光是因緣際會並不足以解釋差異。

有些出色的學者試著解決現在稱為「李約瑟難題」(Needham Puzzle)的問題。林毅夫的解釋認為答案在於西方的科學實驗法,這套方法實際上可以有系統地加速、整理並盡量善用隨機的發明過程。他認為,發展出科學方法正是造成差異的關鍵。

另一個理由是中國文明的代代相傳。本書第二部提過的金融解決方案說得很清楚,中國成功地解決了眾多涉及規畫、資源配置與緩解風險的複雜問題,在貨幣化與市場發展等面向上走出了自己的路。史學家伊懋可(Mark Elvin)主張,宋朝成為「高度均衡陷阱」(high equilibriumrap)的受害者。中國在第一個千禧年間的農業發展極為成功,並無明顯的進一步創新需求。反之,歐洲則從低度發展開始起步,更需要大幅的技術變革。

加州大學教授彭慕蘭(Kenneth Pomeranz)提出另一個更激進的想法:地理區決定論。他說,中國天然資源的配置並不利於高效率利用。中國規模最大的鐵礦,並不在河運航道上。地形地貌阻礙中國大規模工業化。

這些解釋都忽略了金融在技術發展上的支援角色。技術需要天才,但也需要資本。要發展鐵路,需要融資才能鋪設鐵軌與購買車輛;如果發展成功,投資本身就會帶來豐厚報酬。當同儕都穩守本業時,企業家需要有動機才會繼續做實驗:他們要能從創新當中獲利的專利與法律保障。如果企業家會遭遇國家徵收他的創新,投入必要的人力資本就沒有太大意義。資本市場與智慧財產權的保證,可以成為維繫創業動機與資本投資的輔助因素。雖然中國的中央政府有能力獎勵個人創造新技術,但通常不容許市場為新構想提供融資。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