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鎖國下的性別日常:政府要求「一家之主」出門買菜,女性學「多啦A夢」般撒嬌

大馬鎖國下的性別日常:政府要求「一家之主」出門買菜,女性學「多啦A夢」般撒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來西亞限行令,只有一家之主(ketua keluarga)允許出外購買日用品或藥品,丈夫們拿著太太列的清單在貨架間找尋,像在玩「尋寶遊戲」一樣。

因應疫情,馬來西亞政府自3月18日起實施行動管制令(Restricted Movement Order ,簡稱限行令),延長至4月14日,不少人在家工作、並被限制外出,家庭成員之間需要日夜相處,也引發了不少家庭中的性別議題,如性別化的家務分工、被低估的家暴報案數等。

當今大馬》報導,第一階段限行令結束的4月1日,累計確診病例到2908例、累計康復病例為645例、累計死亡病例45宗。

當今大馬》報導,公共工程部高級部長法迪拉提醒,限行期間,每家需要採買日常必需品或藥品時,只能由一家之主出外執行,「在政策方面,根據限行令,只有一家之主(ketua keluarga)允許出外購買日用品或藥品。這是基本指南所闡明的。」

雖然政府沒有明定一家之主的定義,但是由許多男性自告奮勇。《BBC》報導,從未被賦予採買日常雜貨任務的男人們,在令人眼花撩亂的蔬菜、香料間手足無措。一位接下採買任務的先生Muzaffar Rahman22日臉書貼文說,丈夫們拿著太太列的清單在貨架間找尋,像在玩「尋寶遊戲」一樣。

太太也設法協助丈夫完成任務,Muzaffar Rahman表示,他的老婆厲害得不得了,給他的購物清單上甚至連商品的擺放位置、順序都標示出來。對於沒有詳細地圖的男人來說,認菜是一件艱難的任務,有一名男性在Twitter上困擾地,「這真的讓我頭昏眼花——要分辨什麼是芥菜、哪個是菠菜、還有哪個是小白菜。然後還有好多不同種類的高麗菜,有長的、圓的還有短的。」

有姊姊想要煮甜湯的綠豆(green beans),弟弟卻買回長豇豆(long beans);有的太太要一片高良薑( galangal),丈夫卻買了一公斤回來,而這名男子也在推特上「太太的死亡凝視真的讓我難以忘懷。」

有些男人們在超市裡打電話甚至視訊,讓太太們隔空確認購物的內容。一位周先生在臉書上貼文建議丈夫們,擔任「遠端超市採買者」(remote groceries shopper)時,「手機要充飽電!」

吉隆坡的KL NOW超市推出了給「一家之主」的懶人包,「最近網上看到許多男人們在超市拿着一張清單徘徊的照片和視屏!拿着老婆們/媽媽們列好的清單去!老公們、爸爸們超頭痛啦。看著一堆不認識的蔬菜, 又是拍照確認、又是video call確認,男人們都買得手忙攪亂呢!」

政府限制「一家之主」才能出門,在實踐上普遍成為「男性超市歷險」的故事:男人們作為一家之主,但他們大多數對家務卻因缺乏日常練習,而相當生疏。就如有網友在超市給男士的購物指南下提出疑問,「為什麼一家之主就一定是男人?」反應社會對「一家之主」的想像具有性別化的向度,以及日常生活中家務分配的性別差異。

疫情中的「家中天使」

限行令讓家庭成員在家居中密切相處,也讓家庭中性別議題浮現出來。英國作家吳爾芙曾形容自己的母親是傳統維多利亞時期的「家中天使」(Angel of the House),乖順溫柔、一生都奉獻給丈夫、兒女。疫情中,不少女性必須扮演「家中天使」,甚至面對家庭暴力的威脅,也沒有吳爾芙口中、女人應有的「自己的房間」。

當今大馬》報導,長達28天的限制期間,馬來西亞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31日在臉書貼出文宣,為女性和職業母親提供「忠告」,以照顧女性形象和家庭和諧,建議包括「女性在家工作應該化妝,還有學習小叮噹(Doraemon,台灣也譯作多啦A夢)的語調對丈夫嬌嗲說話。」

Malaymail》描述,文宣中建議太太,跟丈夫一起做家事時,「如果你的丈夫做了你不喜歡的事,不要對他嘮叨。用幽默的態度告訴他,『親愛的,這是曬衣服的方法。」(用小叮噹的語調和笑聲)」

婦女醒覺中心(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WCC)批評,婦女部的訊息鞏固女性和男性的刻板印象,「這暗示了女人最終有做好家務的責任,但這份責任應該是要被分攤的。」也指出,婦女部此舉是要求女人為了不要冒犯男人敏感的神經,幼體化自己的言辭和表現。

婦女部31日也道歉並刪除貼文,「如果分享的幾個貼士不適當及觸碰到特定群體的敏感,我方做出道歉,並會在未來更加小心。」

亞洲女性在疫情中面臨的其中一項威脅是家庭暴力。《BBC》報導,3月初,一名北京的女性權益工作者也向BBC表示,他們收到了比往常多出3倍的通報。

當今大馬》,聯合國婦女署安全性别組織(Security and Gender Group,SGG)指出,疫情的國家如中國和美國,家暴案件会隨之劇增。另一份聲明則指出,因疫情實施的社交距离與自我隔離措施,導致家暴受害者與自己家庭和社會網絡相隔離,而施暴者或或利用機會犯案。

馬來西亞婦女援助組織(WAO)援助組織通訊主任李檀香分析,面對健康威脅、處境孤立和財務壓力的情況下,加劇了施暴者要展示權力與控制的欲望。然而,WAO、警方表示,在限行令落實以来,國内的家庭暴力報案量反而略減。

對此,李檀香分析,「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也面對更大的風險,因為他們與施暴者被困在同一空間下。由於他們的行動都會受到施暴者監視,導致受害者更難求助。」他補充,受害者在限行令期間無法工作,在經濟上更依賴施暴者。另外,他指出在限行令中,WAO曾跟警方合作,救出了一名遭到丈夫嚴重暴力施虐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