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景觀都市主義」:開放空間和綠地系統才是規劃焦點,而非建築

圖解「景觀都市主義」:開放空間和綠地系統才是規劃焦點,而非建築
Photo Credit: 余一蕾、林鈺智、林佑針、羅笠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景觀都市主義下,景觀從被動的花花草草,轉化成對於城市公共生活有積極性的主體。例如,工業空間(碼頭、工廠)或是都市嫌惡設施(機場、掩埋場)反而能成為都市大型綠地的來源。

文、圖:余一蕾、林鈺智、林佑針、羅笠瑋|編輯:吳柏澍

眼底城事在2019年12月以【都市地景中的矛盾與複雜】為題,一開始想要回應都市景觀的意義變遷,針對這個觀點,最有影響力的規劃認識論就是「景觀都市主義」。在做資料準備的過程中,台大城鄉所王志弘老師課程「規劃設計史」的學生余一蕾、林鈺智、林佑針、羅煜瑋,針對「景觀都市主義」做了一個詳盡的圖解,這篇文章將以這份圖解為主。

螢幕快照-2019-12-01-13_48_37-1024x587
景觀都市主義的起源與當代倡議
螢幕快照-2019-12-01-13_49_46-1024x585

景觀都市主義的起源可以追溯至1748年的Nolli Map(可以理解為「可及性地圖」),這是第一次「以開放空間而非建築為主體重新去思考都市空間的構成」。

1

以「都市景觀」為都市設計的主體,最早出現在1860年的波士頓,由美國景觀建築師Frederick Law Olmsted串連波士頓的綠色開放空間為一條廊道「Emerald Necklace」──綠寶石項鍊(周書賢譯)。

2

基於環保抬頭與生態意識,1996年在美國的Graham Fundation的研討會,由東岸景觀研究所提出「景觀都市主義」。提倡結合開放空間、綠地系統(以及更重要的生態系統),作為規劃設計領域的新實踐方法論。

螢幕快照-2019-12-01-13_50_34-1024x585
景觀、景觀都市主義與都市規劃
螢幕快照-2019-12-01-13_51_21-1024x585

上述四個概念看似抽象,但是其核心觀念是:刻意留白、未完成、適應(adjust)而非對抗(against)。

1

在景觀都市主義下,景觀從被動的花花草草,轉化成對於城市公共生活有積極性的主體,包含串接都市空間、充當活化劑。舉例來說,後工業都市發展中,原本的工業空間(碼頭、工廠)或是都市嫌惡設施(機場、掩埋場)等空間,反而能成為都市大型綠地的新來源。

2

景觀成為接著劑,連結當代社會的多重議題。

3

在操作層次上,便是開放空間、綠地系統成為規劃首要之務,反而建築配置是相對後置的規劃程序。

4

在理論層次,面臨核心都市空洞化(特別是西方城市),產生棕地空間和公共設施外遷所空出的「舊的新空間」;在實踐層次,則是都市設計、建築設計、景觀設計三者的共同交集,可以參考本系列引文的觀點

1

規劃者James Corner提出「生態線狀物」觀點,透過生態島、生態蓆重新組織生態多樣性。

2

參與規劃的規劃者周書賢老師表示,這個基地是500萬人的新市政特區,周圍是600公頃的稻田。他的景觀規劃策略是「環形地景」,引用景觀都市主義重視時序性的特質,與周遭的稻田構成「自然海綿」,吸附河水氾濫保護城市。

3

隨著都市發展向外擴張,鄰近市區的台中水湳機場退役後,改建成為台中中央公園。

4

景觀都市主義已經倡議20餘年,最大的批評來自於缺乏對生態的反思,淪為「生態工程主義」。

1

未來,諸如政治生態學、生態都市主義的觀點,將景觀都市主義推向更具生態本位的規劃取向。但是,爭議來自於對於都市與自然之間的關係,究竟人類的都市生活,對於地球的生態環境扮演什麼樣的意義?

最後,若要更深入了解「景觀都市主義」,淡江大學周書賢老師撰寫的〈都市、景觀「在」建築景觀都市主義 (Landscape Urbanism)〉的導論文章,非常值得參考。

延伸閱讀

本文經眼底城事授權刊登,原文發表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