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佛系抗疫」:瞻前顧後還是居心叵測?

白羅斯「佛系抗疫」:瞻前顧後還是居心叵測?
全球大部份運動賽事因「武漢肺炎」疫情取消,然而白羅斯國內足球賽仍然照常舉行,觀眾入球場前接受體溫檢測,但大部份人都沒有戴口罩|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之下,白羅斯真能倖免於疫情大爆發?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當「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際,東歐國家白羅斯卻採取無為而治的抗疫方法,強調一切如常。總統盧卡申科(Aleksandr Lukashenko)甚至口出「狂」言,說「武漢肺炎」是種精神病,又提出以拖拉機(有飽飯吃)、冰上曲棍球(凍死病毒)、伏特加(消毒雙手)和桑拿浴(高溫殺死病毒)等奇招抗疫。

在沒有封關、商戶如常營業的情況下,白羅斯至今僅錄得163宗確診及兩宗死亡個案。不少香港人或將白羅斯與俄羅斯混為一談,但其實兩國的抗疫政策迥異。本文從白羅斯應抗疫情況切入,讓大家多了解這個看似不一樣的國度。

RTS37LZ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抗疫仍不忘短期政治盤算?

盧卡申科的言論旨在穩定民心,是慣用的內宣技掚,確保總統大選如期在今年八月底舉行。他試圖向國民傳遞兩個重要訊息:一,目前疫情不是一場危機;二,即使它演變成危機,政府也有能力全面控制。盧卡申科執政長達26年(1994年至今),明言不會推遲選舉,也預測疫情在復活節後逐漸消退。

一旦舉國採取隔離措施,限制人身自由,隨時招致民眾不滿,或失民心,也勢必衝擊國家經濟,盧卡申科絕不樂見,畢竟他的主要政綱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去年俄國石油稅改令白羅斯經濟前景蒙上陰影,疫情將令民生百上加斤。盧卡申科主張一切如常,批評宣布緊急狀態的國家短視,是否言之過早?抑或充其量短暫延後相關經濟衝擊以穩住短期政治操作,寒冬始終無可避免?

鄰邦俄羅斯的普京總統今年初提出修憲,疑似為永續執政鋪路;起初他跟盧卡申科的口徑相似,強調疫情全面受控,並會如期舉行修憲公投。上週終於口風急轉,宣布推遲公投及全國「放假」;不久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更「做醜人」宣布嚴厲隔離政策。普京的經驗也許值得借鑒,惟掌握絕對權力的盧卡申科缺乏第二把交椅人選,反而欠缺「轉軚」空間。

RTS316B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盧卡申科(左)、普京。

恐慌源於資訊不透明

白羅斯衛生部公佈疫情訊息時,出現三大缺失:選擇性公開資訊、欠缺每日更新、訊息模糊。盧卡申科常批評媒體製造恐慌,其實新聞媒體普遍是國營機構,政府早已全面操控傳媒話語權。目前政府只允許白羅斯國家通訊社(Belta)報導疫情消息,其他私營新聞媒體一律被逼閉嘴,說是防止後者散播虛假資訊。大多數國家和世界衛生組織(WHO)每日更新感染數據,但白羅斯衛生部並不效法,只是不時隔幾天才發放數據,也鮮有直接提及確診人數,訊息令大眾摸不著頭腦。以3月30日的報導為例:「目前有47人已出院或等待出院,當中COVID-19測試呈陽性反應,同時有105人正接受醫學監察和治療。」其實當天的確診個案為152宗。

政府猶抱琵琶半遮面,民眾恐慌情緒愈發嚴重,白羅斯老百姓即或只是透過傳統媒體接收資訊,也不難發現鄰國如俄國、烏克蘭、波蘭、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已陸續封關,與自家的抗疫舉措反差強烈。俄語媒體主導白羅斯新聞界,所以俄國封關的新聞尤為震撼;盧卡申科猛烈抨擊莫斯科的決定,其實是老羞成怒吧?

更何況,隨着傳統媒公信力成疑,民眾紛紛轉用互聯網接收疫情資訊。Telegram和Instagram近日流傳醫院迫爆的影片,與官媒報導的疫情受控有雲泥之別,群眾恐慌情緒更甚。盧卡申科敦促國安組織(KGB)捉拿疫情謠言的散播者,是否對症下藥?

RTS37SU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一所大學外的學生。

相信政府,不用怕?

盧卡申科堅拒限制國內商業活動,似乎獲得不少企業和應,畢竟白羅斯的工業結構以國企為主,佔國民生產總值的55%,也佔整體就業人口的三分二。根據TUT.BY的問卷調查,6成受訪者表示工作安排未受疫情影響,只有26%僱員在家工作;不過,近半受訪者明言辦公室已添置防疫和消毒用品以應對疫情。

白羅斯欠缺民調機構進行與疫情相關的民調,所以我們只能借助俄國的相關數據側撃窺探。根據俄國獨立民調機構Levada Center透露,逾三分二俄國人不擔心感染「武漢肺炎」,但同時有59%受訪者表示不相信官方的感染人數數據。筆者訪問過居港白羅斯人Leonid Patorsky先生,他透露首宗「武漢肺炎」死亡案例導致群眾恐慌,不少人不再信任政府,寧願自救,但對醫療系統和醫護仍然保持信心,而民眾最感不滿的是政府堅拒停課。目前學校適逢春假,休課一周之後,會否始終難禦洶湧疫潮?

在「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之下,白羅斯真能倖免於疫情大爆發?作為「佛系抗疫」的佼佼者,今天英國的約翰遜政府已經放棄消極抗疫策略。然而,白羅斯沿襲蘇聯政治制度,官僚機構效率低下,一旦疫情在白羅斯大爆發,難望盧卡申科有力臨危應變挽狂瀾於既倒。屆時會個否出現切爾諾貝爾時刻?以為威權體制真箇撥水不入的,是否言之尚早?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