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騰華公開向廣播處處長施壓,絕對不能接受

邱騰華公開向廣播處處長施壓,絕對不能接受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港台節目問到世衛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成員資格,被邱騰華稱為「有違一個中國的原則」,更公開向廣播處處長施壓。此舉對新聞表達自由造成的限制,原則上絕不能接受。

文:腸

遲來的愚人節笑話:「我們有傳媒的採訪自由」。[1]

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艾沃德(Bruce Aylward)日前接受香港電台英文節目《The Pulse》的視像訪問,被記者問及世衛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成員資格時一度語塞,其後表示聽不到記者的問題,但又稱記者毋須重覆問題,應直接討論下一問題,最後連視像連線都直接中斷。記者隨後再次聯絡艾沃德,詢問其對台灣抗疫表現的評價,艾沃德只草草回答中國各個地區都做得不錯。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昨日(4月4日)發新聞稿指:「該集節目當中的表達,有違一個中國的原則及《約章》中香港電台作為公共廣播機構所訂明的目的和使命。」他又稱:「眾所周知,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均以主權國家為單位,作為政府部門和公共廣播機構,香港電台必須對此有正確的認識,不能偏差。廣播處長作為香港電台的總編輯,必須對此負責。」

邱騰華此舉完全違反新聞自由,值得嚴厲譴責。

首先,即使港台報導手法確有問題,商經局局長亦不應公開向廣播處處長施壓,而應由通訊事務管理局按正當程序處理有關投訴。

商經局局長可算是廣播處處長的直屬上司,有權在資源等各方面向後者問責。「廣播處長作為香港電台的總編輯,必須對此負責」云云,已經可以視為威脅作出懲處。在教育局就「教院風波」調查報告提出的司法覆核案中,時任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夏正民指出,身負監察之責的高級官員,如威脅向發表言論的學者或其所屬機構施加懲罰,將構成非法干預學術(言論)自由。[2]同一原則理應亦適用於體制上受制於官員的官方傳媒。在這方面,夏法官認為削減經費是上述意義下「懲罰」的一種。[3]

其次,何謂「該集節目當中的表達,有違一個中國的原則及《約章》中香港電台作為公共廣播機構所訂明的目的和使命」?法律上,新聞紀錄節目毋須詳述正反雙方的所有意見,方為「不偏不倚」。[4]編輯的責任,限於確保節目表達手法公平及避免顯示偏見。記者提出「世衛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成員資格」的問題,並無主動「推廣」或「爭取」台灣加入世衛,即使問題背後或許反映了對台灣的同情,亦明顯是任何此類研究、記錄社會議題的節目必然包括的同理心。

邱騰華以此為由限制編採自主、否定久經確立及完全正當的新聞紀錄手法,對新聞表達自由造成的限制,原則上絕不能接受。

註︰

  1. 摘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019年12月3日的發言:「… 我們覺得[《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完全沒有必要,亦完全沒有理據。… 事實上,我也想問究竟香港市民在哪方面的自由受到磨損?我們有傳媒的採訪自由 …」。
  2.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Commission of Inquiry R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Education, [2009] 4 HKLRD 11 (HKCFI) 第70段。
  3. 同上,第71段。
  4. 參見Cho Man Kit v Broadcasting Authority (unreported, HCAL 69/2007, 8 May 2008) at paras 74-85 per Hartmann J。

本文獲授權轉輯,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