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百年一遇的武漢肺炎大流行,「過度防疫」才是超前部署

面對百年一遇的武漢肺炎大流行,「過度防疫」才是超前部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的疫情,是遠比SARS嚴重、歷史教科書等級的百年一度傳染病大流行。若認識到這樣的歷史嚴重性,政府防疫的成本效益計算,就有必要刻意放寬專業上認為必要的風險緩衝空間,而往過度防疫(overreaction)的方向明顯傾斜。

文:梁志鳴(台北醫學大學副教授)

面對COVID-19(武漢肺炎)的疫情,我國政府在1~2月疫情的初始階段,基於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採取了多種超前部署,成功將疫情阻絕境外,表現相當程度獲得人民信賴。若以籃球比賽為比喻,可說打出了漂亮的第一節比賽。

然而COVID-19是遠比SARS嚴重、歷史教科書等級的百年一度傳染病大流行,人類社會要完全控制疫情,很可能會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因此,如何在這場比賽的二、三、四節也維持高水準表現,對我國疫情的控制至為重要。

但令人感到些許憂慮的是,隨著3月疫情高峰轉入歐美(才第二節),我國指揮中心先是在提升旅遊警示與對歐美日入境者全面居家檢疫的步調上慢了約略一週;繼而又以擔心偽陰性為主要理由(其他理由則包括成本的浪費),選擇不進一步提升邊境管控密度,對入境者實施「入境普篩+居家檢疫」。這些防疫上的決策,都在社會與媒體間引發了諸多的討論甚至批評。

專業決策的潛在盲點

本次台灣防疫的主要特色,包括清楚的指揮體系,以及政治退位、讓醫藥公衛專業領導的決策風格。然而筆者擔心,上述對於旅遊警示和入境全面採檢的判斷,似乎突顯出目前台灣引以為豪的專業決策模式,存在一些系統性的盲點。

筆者所擔心的系統性盲點,主要指專家由於對其專業的自信,認為可以精準的管控人類或自然社會所存在的風險,因而在決策時未能留下足夠的緩衝空間。

這樣的潛在盲點,是社會學風險社會理論(risk society)對現代社會科學專業決策的常見批評。若套用在本次政府的防疫行動,相較1、2月面對中國時不留任何風險餘地的積極態度,指揮中心仰賴專家會議的集體決策,自從進入3月以來,反覆出現一種「現有數據在專業上不足以支持更積極作為」的思考慣性。

例如指揮中心自曝過於相信歐洲公衛體系,導致太晚在3/19日才全面實施入境居家檢疫,就是這樣思考慣性的表現。而筆者擔心,指揮中心遲遲不願對入境者進行「入境普篩+居家檢疫」的決策,也反映了同樣的專業自信,但這樣的專業自信,在面對COVID-19這種歷史教科書等級的百年一度傳染病大流行時,很可能反而造成政府的防疫作為過於保守、不符社會需求。

RTS362C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過度防疫才是超前部署

指揮中心不願入境普篩的決策,背後當然有其成本效益的計算。但是筆者需要再度強調,這次的疫情,是遠比SARS嚴重、歷史教科書等級的百年一度傳染病大流行。若認識到這樣的歷史嚴重性,政府防疫的成本效益計算,就有必要刻意放寬專業上認為必要的風險緩衝空間,而往過度防疫(overreaction)的方向明顯傾斜(其實也就是回到1、2月時的超前部署態度)。

這種向過度防疫傾斜的思維,正是美國陳時中,白宮傳染病防治顧問Anthony Fauci一再強調的stay ahead of the curve防疫態度。Fauci多次表示,「面對COVID-19這樣的傳染病,如果人們覺得政府反應過度,恰恰表示政府做了正確的事情

這就像在《印第安那瓊斯》這部電影中,面對身手矯健的惡徒(病毒),跟對手近身肉搏並沒有必要,而是拉大(防疫的)緩衝空間,超前部署,一顆子彈把對方幹掉才是正辦,沒有保留餘地的理由。

從過度防疫的角度來考量,「入境普篩+居家檢疫」確實可能造成一些防疫成本的浪費,但面對COVID-19這種歷史級別的對手,考量防疫失敗可能帶來的災難性後果,這種前階段的資源小幅度浪費,或許反而才真正符合政府一直強調的超前部署原則,而應該被認為是適當且必要的防疫措施。

全民防疫的心理動員

過度仰賴專家決策的另一個副作用,是可能會讓防疫變成只有政府和專家的事情,而忽略了這是一場全民動員的總體戰。不論是之前228連假的出國潮,或是最近清明連假的國內旅遊熱,相當程度都讓人擔心台灣社會是不是已經做好全民防疫的心理動員準備。

事實上,面對COVID-19這種歷史級別的傳染病,防疫必然是全民的事情,而要實現有效的全民動員,專業決策只是其中的環節之一,另一個部分,是讓民眾對於未來有可能產生的社會秩序破壞、以及全民需要如何配合政府來一起防疫,做好足夠的心理認識。

從這個角度來思考,指揮中心截至目前為止的防疫作為,其中一個戰略目標是希望在阻絕疫情的同時,也致力降低對日常生活秩序的破壞。但隨著COVID-19正式成為歷史教科書級別的傳染病大流行,人民的日常生活已經不可能不被巨幅改變。也因此,政府也應該開始正視這些已經發生或可能發生的改變,對全民進行「防疫破口如果產生時全民應該如何因應」的心理動員。

這種跟全民的風險溝通,絕不能單純仰賴已經忙得要死的指揮中心,而需要政府整體透過不同的媒體管道,進行全民防疫的心理動員和準備。

而到了最後,不管是政府或民間,台灣都不能持續沉醉在第一節比賽的傑出表現,這是一場歷史教科書級別的防疫戰爭,時間上會是一場艱苦漫長的持久賽,我們每個人在其中也都扮演了無比重要的角色。唯有做好全民防疫的心理動員,面對有可能到來的大規模社區傳播,我們才能做出最好的回應,#WeAreAllInThisTogether。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