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檢疫14天後:當我可以出門時,我才真正落地台灣

居家檢疫14天後:當我可以出門時,我才真正落地台灣
Photo Credit: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幾天的獨處,讓我感到仍像是還在搭著飛機的延續時空,而我的獨房就像仍在空中繼續飛行的飛行器,十三天下來仍在空中飛,尚未著地。我想,後天醒來,當我可以開始出門時,我才會真正著地。

回到台灣覺得一切比較安心,在台灣大家對病毒比較有警覺心,出門大多會戴口罩。自主檢疫期間收到朋友的關心,但也有來自德國友人的譴責,友人認為我放棄德國家庭潛逃回台灣,讓她失望。在這場病毒戰役中,每個人在國外都是憂心忡忡、焦慮難安,言語之間也透露各自不安。

檢疫期間我住友人的空屋,內有三個大書櫃,裡面排放滿滿的哲學、文學的中外文新舊書與雜誌,滿滿書香。我想,在這十四天或可飽讀詩書,如這樣的話,那會是防疫十四天最大的收穫。病毒來臨時,強調要有社交距離,大家必須待在家中,觀光產業蕭條,可以想像。但因防疫的住宿,或可成為觀光業的一大亮點。因為就像陳時中部長說的,從境外回來的隔離,大多是健康者,自主防疫是為了保護大家一起做防疫,絕大多數不是致病者,沒有什麼可怕的。

友人的小屋位在溫泉區,小屋內有溫泉,泡澡更是防疫十四天期間,每天最大的享受。台灣有很多溫泉觀光區,如果可以善用防疫之須,主動出擊,改成專業防疫旅館,將是給需要自主防疫的人最大的福音,因為人不能出門,要保持身心靈健康確實不易,而溫泉區更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泡澡的熱水與溫泉的水質不但對身體健康,也讓身心靈輕鬆,心情也隨之愉悅暢快。

防疫措施中的無名英雄

對於返回台灣做自主防疫,其實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家人與社會的措施,個人甘之如飴。台灣的防疫系統,每個環節都精心考慮過,令人讚嘆。自主防疫期間,第一天個人就收到地方政府送的平安包,裡面除了有防疫包裝十四個口罩外,還有一些不能外出卻可用熱開水泡開的香積飯與紅藜可供煮食,另外還有在地名產的零食乾糧可吃,看到這些深感窩心。

剛開始入住時,不知有否受感染,也真的很怕自己在德國真的有受感染,不安的心情仍時有存在。朋友除了帶食物來以外,也特別帶來消毒水。一種用來消毒手,另一種消毒一般用品。個人在不安的心情下,下足功夫,也為了打發時間,每天用抹布浸泡消毒水,認真擦拭用過的所有器皿、器材、電燈開關與地板,就怕自己房間消毒不乾淨。

另外,很幸運地朋友也帶來電鍋,讓我真正感到如同在二十八年前的德國生活。青春似乎又復活回來了。記得當時初到德國語言班時,就靠台灣海運寄來的電鍋煮食生活,頓時感到幸福滿滿。打開電鍋,裡面放置了醃製冷凍好的肉及蘿蔔糕,另外還有一袋硬梆梆的魚肉。雖然整個人還因時差之故仍感昏沉,但是大體上此時忐忑的心已然安頓。

然後每隔一兩天,住在附近的朋友會用LINE溫暖地詢問我是否有欠缺什麼,他會幫我送到門口。當他去買菜時,他就會為我帶來新鮮的蔬果,垃圾他也代我丟棄。

就如同我德國先生說的,我現在就像是在德國被關在小籠子裡被餵養的寵物兔,要人家給我飼料和清理垃圾一樣,聽起來頗幽默,不過也頗接近真實。

另外最特別的是,從第一天開始就有地方區公所的工作人員主動與我聯絡。告知我不能出門,也會詢問我的狀況是否穩定。防疫第三天時,也接到衛生所的另一位工作人員的電話問候。第一次接到衛生所電話搞不清狀況,覺得怎麼剛剛才掛掉的區公所電話,現在又再打一次重複問候。後來才得知,另一個是衛生所的電話詢問,這是因為我填表單時,曾表述有咳嗽症狀之故,經過採檢通報,他們要做個案追蹤。衛生所人員因為是健康理由來詢問,所以會問我體溫狀況並關注健康,強調如果需要看醫師,必須通報他們。如果我個人沒有交通工具,他們會代我安排交通看診。

在電視上看到陳時中部長每天的報告,把每個編號的受染案例個案資料做簡單透明的報告與備詢,並有專業人員解說傳染現況,與有效的預防措施。透過媒體讓台灣的人民受到最好的公共衛生教育,也是最體己的公民衛生教育,讓人民受益良多。記得陳時中部長也說,現在自主檢疫者是犧牲他們個人的自由,換取絕大多數人目前可以自由活動的自由。我們也應該感謝他們,他們是無名英雄。他認為,海外歸來的留學生回台灣是應該的。部長在危急時伸張雙手,擁抱逃回的國人,這點也讓大家深感窩心、衷心感謝。

f10cj6wg5zhj03db21wj1pdkxkdzrb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個人生活

一個人的生活,已經很久沒有過了。防疫時,突然之間自己好像回到學生時代的宿舍,一個人自由自在,沒有義務需要煮飯、洗衣與工作。想想這些年來,除掉例行性地日常生活之外,除去妻、母、女兒與工作中的角色,日子又是怎麼過得呢?剛開始享受它的悠遊自在,之後就提醒自己必須建立生活的習慣與秩序。日夜不能顛倒,每天也要求自己要自發性地創作,作為自我要求的基本功。

這段期間,個人參加的德國寫作研習改成視訊,因此可以用視訊與之參加。已是第十三天的防疫,手腳沒有適度的伸展釋放,感到肢體不開心。平常又沒有運動的習慣,今嘗試隨著手機的影片,試圖跟著做學童時代每天必做的國民體操。收訊不良的結果,讓影片斷斷續續,影片停格讓我有機會認真看清楚每個動作細節,並且把自己的動作調整到最佳狀態,影片持續不動時,就把影片再重複拉回原點重新再來,因此也跟著多練了好幾次,反而增加活動量。

時間過得很快,明天將是最後一天(原文寫於4月3日)。突然間對於將要離開防疫的獨房,深感不捨。這幾天的獨處,讓我感到仍像是還在搭著飛機的延續時空,而我的獨房就像仍在空中繼續飛行的飛行器,十三天下來仍在空中飛,尚未著地。我想,後天醒來,當我可以開始出門時,我才會真正著地。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