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攝影很花錢?窮遊背包客的五個「手機拍照」升級心得

玩攝影很花錢?窮遊背包客的五個「手機拍照」升級心得
Photo credit: 林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來回顧那段紛擾的日子,有幾張作品是我覺得現在看到仍會有悸動的。因此才意識到,比起構圖技巧或事前準備,對當下身遭的觀察以及情緒的敏感度更加重要。

文:林浮

偶爾都會有身邊的朋友問到「拍照是用什麼拍的?」或「拍照有去哪裡學嗎?」之類的問題。雖然現在我仍覺得自己的作品算不上專業,但在試圖向他人解釋過好幾次後,自己也不知不覺整理出了一點心得。

先說器材的部分,從開始到現在,我能依靠的器材都只有手機,因為專業攝影器材對我而言太貴了,光是最基本的一台數位相機,就可能等同一張日本來回機票。且前幾年剛入此道時,手頭也未寬裕到足以追進攝影器材的坑,所以若因為買了相機而沒錢出門旅行,對一個喜愛攝影的背包客來說是件很本末倒置的窘境。因此至今我在器材上投入最多的,大概都是每次準備換手機前要做的功課。

另外也因為曾經在工作上有使用過數位單眼相機的經驗,覺得光圈、白平衡、ISO之類的細部設定在調校上頗花時間(可能也因為我不熟悉吧)。但出門旅行就是想多走多看,多遇上一些畫面,所以我唯一會多做的,就是利用Instagram的濾鏡與修圖功能,還有修完直接上傳至社群的便利性。讓旅行與攝影的投入時間能取得自己喜歡的平衡,也不用面對旅程結束後還要整理照片的壓力。因此直到現在,我的照片仍滿依賴當下環境的。

be42af43-5f6f-478c-a1ce-0b9622ec46b0
Photo credit: 林浮

但也因為當下環境無從改變,「構圖」就變成作品的成敗關鍵,導致後來我幾乎將所有的技能點,都點在構圖思維上。隨著進步的歷程,也就累積了一些經驗。

持續逼近

一開始我是從風景照入門的,應該很多人都是吧?我覺得風景是很適合從基礎鍛鍊起拍照構圖能力的標的。因為風景就在那兒,想要把它保留下來,第一次拍不好可以拍第二次,第二次拍不好也還能再拍第三次。而且因為身邊通常沒有旅伴更沒有模特兒,所以拍再久也不會有心理負擔。

我覺得自己的拍照基本能力,就是在追尋許許多多風景的過程中,不斷要求自己一定要捕捉出能逼近當下心中讚嘆的畫面,而逐漸成形的。

5c4b2b97-75bc-46f2-95ab-f771e1719ac3
Photo credit: 林浮

但當去的地方越來越多,發現景點的重複性越來越高。像是到處都有的老街、到處都有的文創園區、到處都有的廟宇、彩繪村、燈塔等等,已經逐漸拍不出什麼新意。這時就開始感到自己已掉入為拍而拍的狀態,算是過程中遇到的第一個瓶頸。

人是靈魂

後來帶我突破瓶頸的,是2013年舉辦的「國家地理125年經典影像大展」,當時我參加了該攝影展搭配舉辦的其中一場講座。那一場的分享人是《國家地理雜誌》的資深攝影師麥可山下(Michael Yamashita),他那天說的一句話讓我受用至今:

有人,照片才有靈魂。

我相信對很多攝影人來說,這句話應該是基本中的基本,但聽在當時的我耳中,真的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e225b256-bb1c-4f52-af5d-d4a74393d73f
Photo credit: 林浮

所以後來的旅行,我開始嘗試把人放進我的畫面中,一開始的確有感到照片生動多了,成就感提高不少。但這方法用了近一年後,卻又逐漸感覺某些畫面「不放人不好,放了人更怪」這種莫名的尷尬,算是第二次遇到瓶頸。

行前研究

直到參觀了2014年的「LIFE:看見生活-經典人生攝影展」,看到展覽中每張照片所呈現的各地人生百態,我才意識到原來照片不僅只是找個人放進去,更重要的是要在對的地方,要放進對的人。不同的人與環境的互動,是有不同意義的。

而且我喜好的路線偏向古蹟、廟宇與民俗,所以若想要捕捉到能精準傳達地方特色氛圍的畫面,那至少要先了解即將前去的地方,曾經有過什麼樣的歷史,以及當地人曾經的生活樣貌才行。

ab679268-ee6f-411c-bf02-2df6ef35f0a5
Photo credit: 林浮

所以我的旅行到這階段,已經不再是說走就走了,我需要在出發前對當地做大量的功課,了解過往的事件、如今的殘留,還有過程中當地生活樣貌的改變。尤其很多小風俗常藏在市鎮的角落,並不廣為人知,所以得在事前做好研究,才知道何時該去何地,才可以看見什麼。

知識量的改變,讓我這時期的照片開始有味道了,也可以進一步與別人分享旅行中較深刻的感想。但在與更多旅人分享交流後發現,因為自己太偏好的旅行習慣,讓照片與記憶都囿於「懷舊呈現」的路線,對於造訪過的城市所留下印象反而很模糊,有種顧此失彼的缺憾,所以我又開始試圖克服這第三道關卡。

培養直覺

後來的突破點,是在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因為那時候幾乎天天在抗爭現場,現場的環境也不斷在變化,加上強烈的情緒感染,讓我當時在立法院一帶幾乎是一有感就按下快門,沒太多時間思考。

另外那陣子也有許多傑出的新聞攝影記者拍下許多精彩的畫面,並在每天的新聞釋出,所以每次自己看到就會不自覺揣摩「他怎麼抓的到這個角度?」或是「這個拍攝位置我到的了嗎?」之類的問題,有種在跟前輩偷師,並高速成長的快感。

62074b74-3cf1-4240-b10a-7ecfece2c18d
Photo credit: 林浮

後來回顧那段紛擾的日子,有幾張作品是我覺得現在看到仍會有悸動的。因此才意識到,比起構圖技巧或事前準備,對當下身遭的觀察以及情緒的敏感度更加重要。

所以後來我開始大量涉獵各種大師的作品,如柯錫杰、森山大道、阮義忠、張照堂與許多國外知名攝影記者的作品,去吸納這些巨匠在走進一個新環境時,面對周圍的觀察角度。並嘗試把自己喜歡的視角納入思維中,繼而在後續旅程中觀看事物時,有更多面相的直覺。

這樣的轉變讓我之後的旅行,不再專注於景點的到達率,反而更傾向花時間選擇走路的方式在城市中移動。讓自己有更多餘裕,觀察沿途的環境細節跟人群行為。有時候我還會在某個角落待上好些時間,只覺得眼前的畫面如果有個小孩或小狗跑進來就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