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紓困金基層勞工「看得到領不到」?在野黨建議「直接發現金」和「降低申請門檻」

政府紓困金基層勞工「看得到領不到」?在野黨建議「直接發現金」和「降低申請門檻」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申請紓困薪資補助的門檻非常嚴苛,包括員工必須是投保勞保第一級、且未達課稅標準者(也就是該勞工的投保金額為基本薪資每月2萬3800元)

行政院本月2日拍板通過第2階段紓困方案,總計規模達1兆500億元,紓困特別預算將追加1500億元。對此國民黨團今(6)召開記者會表示樂觀其成願支持,但許多產業已經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紓困方案「緩不濟急」,因此盼直接發放現金,緩解民眾的經濟壓力。民眾黨也在昨日和各行業的職業工會代表共同呼籲,政府應該降低申請門檻,不然以現在的申請條件嚴苛程度,多數基層勞工根本是「看得到領不到」。

國民黨:發現金卡實在

國民黨黨團書記長蔣萬安表示,世界各國都受到疫情影響,出現經濟衰退的警訊,以美國為例,請領失業補助者已經超過600萬,打破金融海嘯時的紀錄。在台灣到3月底為止,放無薪假的人數也直逼8000人。他聽到有部分業者表示,政府的紓困方案補助辦法複雜、申請程序麻煩,寧願不申請。

首席副書記長林奕華表示,防疫和紓困必須並行,因為已經有許多產業和勞工受到疫情衝擊,從最早紓困特別條例的600億元、「以緩濟急」1000億元,到現在紓困方案2.0的1兆500億元,企業貸款的比例佔得最多,真正直接給予民眾紓困、看得到、拿得到的只有少數。即便看得到、拿得到,程序又相當繁瑣,縱使2.0版紓困的對象有增加,畢竟未能擴及更多一般民眾、弱勢族群。

蔣萬安說,

不管是「振興抵用券」還是「酷碰券」,都沒有發放現金直接、有效。因為這些類似「買千送百」的促銷概念,須先消費若干金額才能獲得折扣。問題是受到疫情影響,已經失業、放無薪假,經濟陷入困境,生計都有問題的人,怎麼還能期待他們去消費?

就算是還有能力消費的人,也會等到疫情趨緩才會使用國旅住宿,才能領到折扣券。相關產業能撐這麼久嗎?現金是最迫切、最直接、有效投入市場刺激消費的方式。對急需用錢養家的民眾,馬上有筆錢可用,維持日常基本開銷。同時可以直接刺激消費,對有固定收入、存款的民眾來說,多一筆現金會立即投入消費市場,等於注入經濟活水,亦可避免相關產業出現倒閉潮。

另外蔣萬安也指出,因為疫情還不知道盡頭,各行各業現在都在精簡人力,可以預見失業潮將至,許多6月要畢業的年輕人也可能會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困境,如果直接發放現金紓困,對於市場的復甦爭取更多的時間。

還有台灣有許多弱勢族群包括身心障礙者、中低收入戶,甚至育兒家庭、社會新鮮人、失業族群等等,面對這次疫情衝擊,在經濟上抵禦能力薄弱,發放現金可以馬上解決生活基本上的需求。

總召林為洲則表示,行政院第2階段紓困方案1兆500億元中,其中有7000億元用於紓困融資貸款,借款企業或個人未來還是要還銀行,並非1兆500億元全部投入紓困。國民黨團在此刻提出發放現金,重點在於紓困,而非政府的「振興」,解決民眾經濟、財務上的困境。

現金要怎麼發放?

蔣萬安說明,國民黨團主張現金發放的方式可參考綜合所得稅,各級距申報稅額統計表作為依據,作為「排富」標準。財源部分可用特別預算舉債籌措,同時可檢討第二期前瞻計畫,「以緩濟急」將不需要及時投入的預算,挪用到現金發放預算經費中使用。發放方式可以戶為單位,細項規定可由經濟部規

另外林為洲表示,現在全世界經濟都受疫情影響,像是歐美、東南亞國家均以發放現金為主要紓困方式,目的先讓一般民眾度過眼前難關。

民眾黨:基層勞工領不到,政府應放寬門檻

另外民眾黨黨團總召賴香伶昨日也和各個職業工會包括餐飲業、飯店業、糕餅西點業、按摩業等的工會理事長共同召開記者會,指出政府現在紓困金的申請門檻過高,條件非常嚴苛,只有收入低於最低基本工資的勞工可以申請,希望政府能放寬條件,才能真正幫助勞工。

賴香伶指出,第一波特別預算並未針對無一定雇主、自營業者、勞務承攬等勞工進行紓困,勞動部的「充電計畫」方案只動用「就業安定基金」讓無薪假勞工透過上課進修,給予最高每月約1萬9000元補助,但中小企業、商號與自營作業者等基層職業勞工,無明確申請辦法,也沒有對應申請的窗口。

而第2次行政院提出的勞工紓困2.0方案,雖新增自營業者、無一定雇主的勞工也可申請,但門檻非常嚴苛,包括勞工必須是投保勞保第一級、且未達課稅標準者(也就是投保金額為基本薪資每月2萬3800元),才給予每月1萬元、共3個月的薪資補貼,這讓許多勞工都無法申請補助,因為以職業工會的勞工為例,普遍勞保的投保金額就在2萬7000左右。

與會的台北市餐飲業工會理事長林金城就直言,餐飲業受影響很大,到餐廳用餐的客人至少少一半以上,小吃店好一點,但也差不多少4成。政府在紓困方案中雖然表示會補助員工40%薪水,但要求企業「不能裁員、不能減薪、員工也不能減班」才能申請補助,「客人都不來吃飯了,餐廳員工又不能減班,變成100個員工在那邊等1桌客人」,林金城嘆「太難做到」。

台北市旅舘業職工會理事長姜禮裕則表示,自從疫情開始延燒,加上外國觀光客後來被限制不能入境,就他所掌握很多台北市的飯店,這段時間住房剩下不到一成,真的非常慘。可是政府對這些飯店的基層勞工的紓困補助,要薪水為最低基本工資才能領,現在很多飯店房務或甚至工讀生薪水都超過2萬5000元了,「政府不是說,我們現在平均薪資3萬多嗎?不也鼓勵業者要加薪,不要發最低薪資,但現在要最低薪才能領補助,這樣不是很矛盾嗎?」

民眾黨立院黨團表示,民眾黨願意支持行政院提出紓困2.0方案,但包括經濟部、交通部、勞動部都提出薪資補貼方案,如何更能真正幫助受衝擊的勞工,也讓產業界、勞工更清楚了解申請補貼程序,希望政府能再改進。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