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協議每天減產1000萬桶石油,但仍難彌補武漢肺炎影響

OPEC+協議每天減產1000萬桶石油,但仍難彌補武漢肺炎影響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OPEC+成員國開會後,同意每天減產總計1000萬桶石油,儘管減產幅度很大,但不足以重新平衡市場。OPEC+則期待非會員的產油國一起加入減產行列。

(2020年4月10日 12:30更新|更新:李修慧;核稿:楊士範)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讓石油需求下降,加上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自3月開始的石油價格戰,導致國際原油價格大跌。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夥伴國(OPEC+)9日經過會議,終於同意5月及6月每日減產1000萬桶石油,以提升油價。不過雖然減產幅度很大,分析師仍認為不足以平衡市場油價。

《中央社》報導,9日,OPEC+成員國經過會議後,同意每天減產總計1000萬桶石油或占全球供給10%。聯盟成員將減產石油23%,其中,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各減產250萬桶,伊拉克減產逾100萬桶。

聲明指出,7月至12月減產規模將降為每日800萬桶,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再降到每日600萬桶。

OPEC+也表示,其他國家若加入減產行列,預料全球能再減產500萬桶石油。莫斯科首要石油協商代表之一的德米崔耶夫(Kirill Dmitriev)表示:「我們期待非OPEC+聯盟的產油國共同參與這些措施,這種情形可能在明天20國集團(G20)會議期間就會出現。」

OPEC+ 9日開會後,G20主要經濟體能源部長10日將參加由沙烏地阿拉伯主辦的會談。油國組織和俄羅斯消息人士表示,預料其他產油國將參與,以進一步討論每天多減產500萬桶石油。

《路透社》報導,分析人士說,儘管這次減產幅度很大,但仍不足以重新平衡市場。高盛分析就指出,「每日減產1000萬桶石油是不夠的,需要每天再減產400萬桶,才有可能遏止油價下跌。」

《Business Insider》報導,雖然OPEC+協議每日減產1000萬桶石油,但武漢肺炎疫情下,原油需求每日下降3500萬桶。減產的消息傳出後,美國西德克薩斯中間基原油上漲了12%,而布倫特原油上漲了11%,達到了盤中高點。但最後投資者對減產的程度失望,紐約下午的交易中石油停止上漲,且跌至負數。

沙烏地阿拉伯希望在G20峰會中,說服美國加入減產的行列。但《France 24》報導,美國總統川普至今還未表示願意提供支持,反而威脅沙烏地阿拉伯,必須盡快解決石油市場的供過於求問題。

(以下內容原刊於2020年4月6日)

【原標題】國際油價劇跌75%、美國頁岩油公司申請破產:沙俄兩國還看不到盡頭的「石油價格戰」

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自3月開始的石油價格戰目前仍沒有停止的跡象,諸多美國能源公司面臨財務壓力乃至資遣勞工的風險,美國能源業高層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 Trump)在4月3日會談之後,川普在4日表示,若有必要將會對沙、俄2國的石油產品課徵關稅。

烽火連三月的原油價格戰

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因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及其他主要產油國(OPEC+)減產協議將於3月底到期,但在3月6日的協商會議雙方對於協議之後的續簽內容無法達成共識,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Alexander Novak)在會議結束後告訴記者自4月份開始將不受減產限制,暗示俄國將會開始增加產量。而沙國則以大幅下調原油出口價6至8美元以及大量提高原油產量作為回應。

隨著沙、俄2國之間的價格戰開打,全球油價也開始暴跌,3月9日國際原油市場一度大跌30%,創下波灣戰爭之後最大跌幅。

美國身為世界最大產油國連帶也受到影響,據《自由時報》報導,受到影響的不只產油公司,連替這些產油公司提供融資的銀行也都受到嚴重的影響,除了股市的下跌之外,美國銀行業也擔心向他們貸款的石油公司將會開始出現一波違約潮。

《路透社》指出,美國共和黨參議員克拉莫( Senator Kevin Cramer)在3月18日聯合其他9名同黨籍的參議員就石油價格戰的問題寫信給沙烏地阿拉伯的實質領導者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表達關切。而據《金融時報》的報導,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在3月26日召開的G20視訊會議前也與沙烏地阿拉伯有一場會談,表達了美國希望沙烏地阿拉伯盡快穩定全球能源市場的「期待」。

遭石油價格戰波及,美國首家頁岩油公司聲請破產

在石油價格戰以及疫情的雙重壓力之下,美國的能源產業也無法置身事外。據自由時報報導,美國頁岩油公司惠廷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成為美國能源業首家破產的企業。美國的分析師認為石油產業正在崩塌,惠廷石油公司只是眾多公司中的第1家受害者。

《金融時報》報導,因為石油價格下跌以及石油需求因疫情間接影響旅遊業、運輸業而下降,因此全球幾家頗具規模的石油公司,如美國的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法國的道達爾(Total)等企業,最近各自在債券市場籌措了17億到30億歐元以及30到50億美元,合計總金額超過320億美元的資金,以應對受到衝擊的財務結構並確保股東仍能獲利。

協商再度延期,美加雙方決定施壓

油價的狂跌也讓美國介入談判。美國總統川普於4月2日時發了一則推特(Twitter),表示已與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沙爾曼個別通話,促成了雙方減產協議的可能;而普亭也在隔日表示「我相信,結合各方努力以平衡市場和降低生產是必要的」,表示將與美國及沙烏地阿拉伯在減產議題上進行合作。

OPEC+原計畫將在4月6日進行新一輪的協商,但據《路透社》4月4日的報導,OPEC+表示為了給予產油國更多時間考慮減產事宜,此會議將會延期至4月8日或者9日舉行。

石油減產遲遲未達共識,美國總統川普近日也不惜祭出威脅。據《中央社》報導,川普在4月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若我必須對國外來的石油課徵關稅,或必須做些事來保護我們數以萬計的能源業勞工......,我將採取任何必要行動。」

但川普也表示,目前他還不打算祭出關稅措施,這將會是一個手段。川普甚至暗示若沙烏地阿拉伯不能就減產事宜盡快與俄國達成協議,將可能減少對沙國的軍事援助。

不過在加徵關稅一事上,美國能源業界對於的意見是有所分歧的,一些頁岩油業者表示支持,但煉油業以及大型綜合石油公司表示反對。美國石油業協會(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及美國燃料和石化製造商協會(American Fuel and Petrochemical Manufacturers,AFPM)曾致函川普,由於美國煉油業部分倚賴原油進口,因此若加徵關稅恐傷害到國內產業。

除了美國之外,據《金融時報》指出,加拿大也與美國在上周有就「若沙俄兩國無法盡快平息原油的價格戰,將考慮對沙俄兩國的石油進口加徵關稅」一事做討論,可見美加兩國希望以此逼迫沙俄雙方回到談判桌。

在協商會議延期的消息出來後,國際油價也因此再下跌7%。而根據經濟部能源局的數據表示,美國西德克薩斯中間基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 crude, WTI)在3月30日來到每桶13.35美元,創下新低,自2月21日的每桶53.31美元,跌幅來到75%。今天價格都略為回到年初時價格的一半,但沙俄兩國協議目前仍遙遙無期,仍有諸多變數。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黃筱歡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