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封鎖和隔離變得「正常」,武漢肺炎給家暴者的一場「完美風暴」

當封鎖和隔離變得「正常」,武漢肺炎給家暴者的一場「完美風暴」
法國隔離期間,一名母親抱著女兒望向窗外。|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肆虐期間,世界各地家庭暴力的案件頻傳,從中國、日本到歐美都出現嚴重的家暴案件。而台灣雖然還不嚴重,但已出現可預見的部分跡象。

「他威脅我,假使我一旦出現咳嗽症狀,他就要把我丟到街上去,而我可能會一個人死在醫院裡。」

「我先生出現類流感的症狀,但他卻說把我留在家是不想要感染其他人,或是讓我把COVID-19的病毒帶回家;但我總覺得,他不過是要把我和外界隔離罷了。」

- 美國家暴防治熱線(National Domestic Violence Hotline)接獲的求助電話

美國《CNN》4月報導,一名女性表示她的伴侶在她面前慢慢的將槍上膛,威脅不讓她外出,包括上班;另一名女性表示,她的伴侶逼她一直洗手,直到她的手脫皮;也有女性被伴侶勒傷,她傷得很重,但因為害怕染上病毒,不敢去醫院的急診室。

「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重創全球,在這樣混亂的時刻,世界各地卻頻傳家暴案件,從歐洲、美國、中國到日本,全球都出現嚴重的家庭暴力。

法國家暴暴增36%,西班牙用「暗號」幫助受害者求援

法國自3月17日起實施全國封鎖後,巴黎的家暴案件上升了36%,法國其它地方則上升了32%,其中包括了2起家暴謀殺案。法國政府緊急安置20多個臨時支援中心在各地商店,讓受害者在外出買菜的時候向商家求救,由商家代為報警。

法國的這項做法,是向同樣飽受家暴所苦的西班牙學來的。西班牙在3月14日實施全國封鎖,不料在進行封鎖後的前兩週,求助熱線的來電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4%,而熱線網站的線上諮詢服務量更增加了2.7倍。西班牙政府因此制定暗號,只要受虐婦女前往藥局表示購買「19號口罩」(Mask 19),藥劑師便會通報相關單位。

而武漢肺炎的發源地 – 中國湖北省今年2月發布禁足令後,光是2月份的家暴案件,就比去年同期暴增了3倍多。中國反家暴組織「監利縣藍天下婦女兒童維權協會」創辦人萬飛強調,「90%的暴力緣由都與疫情有關。」

全境封鎖,對於施暴者來說的一場「完美風暴」

「暴力不僅限於戰場。對許多女性來說,最大的威脅就在她們本應感到最安全的地方——自己的家中。」根據聯合國4月發布的報告,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馬來西亞和黎巴嫩女性求助熱線的電話量比去年同月增加了1倍;在澳洲,則出現5年來最多的因家暴尋求幫助的線上搜尋(如在Google搜索)。

不過聯合國也警告,這還只是有家暴通報系統的國家的狀況,其他資訊不透明的國家,婦女受暴的狀況恐怕更為嚴重。

聯合國指出,各國因為大流行疾病承受著巨大壓力,醫療機構和警察已經人手不足,地方團體也因疫情缺乏資金或暫停運作,而一些家暴庇護所也因疫情關閉,或被改建為醫療機構,都導致家暴的防治更加困難。聯合國稱此為一起「可怕的全球現象」,呼籲各國政府採取措施。

防疫期間,許多城市人們只能出於必要原因外出,但卻形成一個特殊的狀態——受家暴的人因為疫情無法再去上班或去見朋友。

《TIME》報導指出,許多受害者也無法在父母的家中尋求庇護,因為他們擔心自己年邁的父母,可能會因此感染新冠病毒,這也讓受害者更難逃離施暴者。

華盛頓大學社會工作學院教授卡努哈(Val Kalei Kanuha)就表示,「對於那些想要孤立或傷害伴侶的人們來說,這場疫情就如同一場完美的風暴。」

義大利防止婦女暴力組織「EVA Cooperativa」就指出,有受暴者太害怕在家裡說電話,必須等到洗澡的時候,才能藉機向外發出求救訊息。

在義大利,當這個疫情慘重的歐洲國家在3月進入全境封鎖後,通報家暴的人數從2019年同期的1157人下降至652人。不過議會的報告指出,這樣的趨勢並不意味著女性受暴有所減少,而是一個訊號,顯示「受害者更容易受到控制和攻擊。」

疫情帶來失業潮,日本家暴程度變本加厲

疫情衝擊下的日本,當地也開始出現類似的求救訊息。《Yahoo Japan》報導,疫情為男性帶來的心理壓力、以及隨之的失業潮,加上施虐者與受虐者長時間共處,使緊張的情勢加劇,家暴頻率與程度也會變本加厲。

「丈夫一直在家裡工作,而孩子沒有上學,所以壓力越來越大,使丈夫對家人們施加了暴力,並強迫妻子做所有家務,然後抱怨一切。」

「丈夫沒有工作就呆在家裡,一直在監視家人,使得逃離變得困難且絕望。」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在遠端工作,孩子們花更多的時間在家裡,但對於某些家庭來說,多聚在一起不一定有益。

日本;家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一名女孩和她的母親在玩跳繩。自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要求民眾不要外出後,母女難得找到運動的時間。

《Japan Times》指出,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可能會導致對配偶或其他親屬的暴力行為。一名東京的家暴諮詢中心人員表示,他們在3月份接到了23通求助電話。而該區域在去年,每個月接到的通報電話在個位數之間,最多不超過25通。

疫情衝擊下的台灣,家暴案件有增加嗎?

而在台灣,長期關注親密關係暴力防治的勵馨基金會,也發現類似的問題。勵馨花蓮分所督導黃瑞鳳告訴《關鍵評論網》,花蓮縣是以觀光產業為主的地方,因為疫情,就業的工作機會變少,也連帶使部分家庭的爭吵加劇。

黃瑞鳳指出,部分受暴者同住的「相對人」(家庭暴力中施暴的一方)原來從事旅遊業,因為疫情公司開始放無薪假;受害者本身則是從事服務業、飯店或餐飲業,但最近這類的鐘點工作沒了,也開始放無薪假。在疫情下經濟與就業受到衝擊,對這些原本就比較弱勢的家庭壓力比較大,夫妻關係變緊張,爭吵的機會也就比較多。

不過,花蓮縣1-3月並沒有因為疫情通報案件增加的趨勢,1月花蓮縣親密關係暴力有90件通報、2月78件、3月81件,都跟往年同期差不多,沒有很明顯的增加。

至於全台的狀況,衛福部保護司資料顯示,疫情發生後,今年2月全台的通報案件和去年同期相比反而減少了(兒少通報今年為4014件、去年為5072件;成人家暴今年為8335件、去年為8568件),不過求助的熱線電話2月份則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43通。

衛福部保護司科長陳怡如表示,台灣還沒到不能出門的程度,目前整體情勢沒那麼嚴峻,國外的狀況以目前來看不見得必然會發生但還是會持續觀測這個數字的變化。

台北家暴防治中心副主任陳彥竹則表示,家暴案件是結構性的問題,因為疫情增加家人相處的確可能是增加衝突的一個因素,但台灣目前不像國外實施居家隔離的狀況,短期內還看不出家暴通報因疫情上升的趨勢。

台北市今年1-3月的家庭暴力通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近5%,但是家暴防治中心指出,這是預期中的增加幅度。

三大潛在「危險因子」,防治家暴台灣也必須「超前部屬」

雖然目前看來,今年第一季的通報案量跟服務案量都跟往年差不多,但勵馨基金會社諮處長李玉華則表示,是因為台灣在這波疫情中還沒停班、停課,跟國外因為疫情封鎖,民眾和孩子待在家的時間變長、衝突也因此增加不同,台灣「還沒有走到這步」。

不過李玉華也指出,如果疫情持續下去,家暴的案量可能會隨之增加,今年第二季或第三季的變化都是關鍵。

李玉華特別指出,勵馨基金會目前收到的3種通報類型,都是未來可能持續發酵、惡化的危險因子。

第一種類型是目前發生衝突的原因,可以看到因為疫情比如說公司放無薪假、就業機會變少,特別飯店和觀光業,夫妻之間容易因為經濟壓力開始爭吵。

一名不願具名的社工就指出,疫情可能會增加衝突機率,像她輔導的家暴「相對人」,有的個案開計程車、開uber、或是一些做小本生意的,因為疫情經濟受到影響,情緒壓力比較大,家暴問題或家庭衝突發生機率就有可能偏高。不過她也指出,多數個案忙於生活、生存,鮮少有機會停下來關照自己身心狀態,也因為疫情越趨緊繃,有些人會減少與他人互動,支持系統因此減少,心理壓力無從排解,這都是隔離下出現重要但隱微的社會問題。

第二種類型是,因為學校停課,家長跟照顧孩子的時間變長,容易發生親子的衝突,夫妻教養觀念的衝突。

像美國公立學校停課後,兒虐問題就意外浮出檯面。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埃德森(Jeffrey Edleson)告訴《CNN》,「許多受暴婦女與兒童用來逃離暴力的安全閥已不復在。」這些孩子過去透過學校、課後活動、朋友家擺脫暴力,但如今因為疫情,過去支持著他們的朋友、朋友的父母、親友和老師,「全部都沒有了」。

美國俄勒岡州(Oregon)在停課後,兒童家暴專線的來電數從每天700多通驟降至300通,兒童權利工作者擔憂,是因為學生不再到校,無法由教師代替他們通報家暴行為的緣故。

第三類是像美國紐約因為封城,法院宣布停擺,申請家暴保護令暫停,加劇了很多衝突。李玉華表示,台灣的法院雖然尚未停擺,不過如果因為疫情被封鎖,相關的訴訟保護該怎麼做?

李玉華指出,衛福部在防疫方面,比較針對健康與生理上做管制,但她指出,但如果疫情繼續發展,在相關的服務配套,可能也要開始「超前部署」。包括要如何替弱勢家庭提前預備生活補助,或者如果台灣進入封城,需要長時間待在家,心理上的焦慮,要怎麼度過?

在親密關係、親子關係中,在家裡要怎麼學習相處,這個都是需要提前學習、預備的,否則「一下子要隔離14天,不知道要怎麼做。」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