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難民,政府與NGO怎麼做?留學生在希臘與西班牙的第一手觀察

面對難民,政府與NGO怎麼做?留學生在希臘與西班牙的第一手觀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並非抵達歐洲後就能過著一切順遂美好的生活,對這些人而言,進入歐洲之後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怎麼樣才能像「人」一樣生活?有沒有合法的身分可以停留下來、有沒有安全的居住處所⋯⋯

文:陳姵如、廖欣宜(台權會實習生)、游詩庭(台權會行政志工專員)

台灣是一個海島國家,對於難民從邊境無止境湧出的事情,可能完全無法想像,但這可能是某些國家的日常。目前難民進入歐洲主要有三條路線,分別是:中地中海路線、由土耳其到希臘、由摩洛哥到西班牙。本文為台權會的實習生陳姵如分享在德國念社會工作研究所時,去希臘Lesvos和西班牙Melilla的觀察經驗。

Melilla和Ceuta是西班牙與非洲有邊境相連的城市,難民不斷地自摩洛哥跨到這個城市,即使邊境被六公尺高的柵欄及瞭望台重重封鎖,仍不減他們想到夢想之地──歐洲的願望。

西班牙政府與摩洛哥政府在Melilla和摩洛哥邊境設置了三道關卡,試圖以層層關卡的檢查,阻擋想非法越過邊界逃到西班牙的人們。然而,即使有這重重阻礙,仍無法阻擋想抵達Melilla的人們。他們用各種方式躲在車中或車底下,冀望可以逃過邊境檢查而抵達Melilla。

而希臘的Lesvos, Samos, Chios, Kos, Leros是目前收留最多難民的五大島嶼。由於地理環境位置的特殊性,使得希臘成為難民由土耳其進入歐洲的第一道門,甚至在2015年達到人數最高峰。因Lesvos距離土耳其僅不到100公里,因此許多難民會以水路方式從土耳其來到島上。每天湧入的難民,使得原本只能收納幾千位難民的Lesvos,如今面臨了承載上萬難民的困境。而在希臘或西班牙的難民營也有著不同的型態,有些難民營主要提供給家庭成員,居住環境為社區型,而有些營區則是依性別區分了男性、女性、未成年孩童等類型。對於未成年孩童,管制也較為嚴謹。(這幾年陸續有報導指出,在以性別區分的營區配置框架下,有許多LGBT+的難民,處於更弱勢的位置。)

由於對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不遣返原則,因此有許多人想盡辦法把未成年孩子送往歐洲,期望他們能得到更好的資源及照護。但也因此出現成年人謊報未成年,或是未成年人謊報即將成年的情況出現(因為對未成年人的保護管制較為嚴格,也影響他們得到身分的等待時間)。而事實上,並非抵達歐洲後就能過著一切順遂美好的生活,對這些人而言,進入歐洲之後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怎麼樣才能像「人」一樣生活?有沒有合法的身分可以停留下來、有沒有安全的居住處所、是否有緊急的醫療需求、是否具備能夠與當地人溝通的語言能力⋯⋯等,都是他們所迫切面臨到的問題。

這些難民們在他們原來居住的國家不一定是貧窮弱勢的,有些也是受過良好教育的老師、醫師、大學生,甚至原本有著安穩的職業與居所。然而,因為戰爭或迫害,使得他們被迫成為了難民,不得不離開他們所熟悉的家園。

1_7329hE9hg8Wy0DNd9ReJYQ
Photo Credit: Google街景
Lesvos島上累積了許多救生衣。

因此,在這裡的政府單位、國際性組織和民間組織如何合作,並在有限的資源和人力下去分配資源,社會工作者如何評估瞭解難民的需求、提供適切的資源、協助穩定生活及社區融合,這些都成了他們每天所面臨的難題與挑戰。為了使這些難民們能夠更快適應及融入社區,我們也看到當地民間組織集結不同資源,安排心理諮商、支持團體、職訓課程、語言課程⋯⋯等。舉例而言,在希臘的Lesvos島上,為了協助難民社區融合,有民間組織提供免費乘車券讓這些難民們可以搭車到市區就醫或是參與當地融合課程。甚至因為在Lesvos島上累積了許多救生衣(Google上有街景可以看,2017年的報導寫到至少有15萬件)。Lesvos Solidarity,一個當地民間組織,將救生衣縫製成手提包、筆電包、背包、零錢袋等販售。除了能夠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物品售出的收益也會回饋組織,讓他們能做更多的事(有粉絲頁可以看他們的商品)。

台灣人當前雖然未因戰爭、重大政治壓迫或天然災害,而面對是否該逃離家園的困難抉擇。但在政治、經濟、環境、甚至氣候,皆可在短時間內產生巨變的時代,台灣人在危難之際,無法與全球的脈動切割;在太平之日,也不應缺席於國際間的互助網絡。難民法的立法勢必要進行討論, 將制度定下來,才有可能實際的協助需要庇護的人們,重新開始建立一段生活。

參考資料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捐款給台灣人權促進會,鼓勵他們產出更多好文章

本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