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皇室為過去的統治暴力而向印尼道歉了,那也殖民過東南亞的葡西英法呢?

荷蘭皇室為過去的統治暴力而向印尼道歉了,那也殖民過東南亞的葡西英法呢?
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3月10日抵達印尼,展開為期四天的國事訪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菲律賓、越南、印尼、緬甸和馬來西亞五國的獨立過程,可以發現殖民宗主國對殖民地在經濟上越是剝削、政治上越是強硬、文化上越是優越,當地的反抗越激烈。

歐洲殖民主義在東南亞有400多年的歷史。早自葡萄牙佔領馬六甲,再到荷蘭進入東印度群島、西班牙佔據菲律賓群島,後來英國和法國又分別奪得馬來半島、婆羅洲北部、緬甸以及印度支那半島(又稱「中南半島」),這5個國家對殖民地當地的建設與破壞,引起當地人不同的反響。

2020年3月初荷蘭王室正值印尼獨立75週年時,對印尼進行了官訪。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Alexander)就印尼獨立戰爭期間,荷蘭殖民政府使用的暴力公開道歉。這是罕見的舉動,因為過去的荷蘭君主都被政府勸說不宜發表道歉聲明,只由政府自己對此事道歉。

因此荷蘭皇室的舉措,顯然與其他歐洲國家形成了強烈對比,其他歐洲國家仍未像荷蘭一樣,對東南亞的殖民地的所作所為進行道歉。

東南亞各國從殖民宗主國獨立的時間順序為菲律賓(1898)、越南(1945)、印尼(1945)、緬甸(1948)、柬埔寨和寮國(1953)以及馬來亞(1957,而新加坡、婆羅洲的沙巴、砂拉越1963年與馬來亞共組馬來西亞)。

這些國家過去的獨立運動,除了馬來西亞以外,都非和平收場,而是以雙方的流血衝突結束殖民統治。小國方面,新加坡從馬來西亞和平分手,汶萊則與英國商討後獨立,東帝汶卻要歷經波折才從印尼脫離。可以說,大多數國家未能像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般和平建國,而是要歷經過革命甚至戰爭才得以「脫身」。

醫師和士大夫的反殖運動——西屬東印度(菲律賓)與法屬印度支那(越南)

菲律賓作為東南亞最早獨立的國家,被西班牙統治了333年。西班牙在當地傳播了天主教、建立了亞洲最早的教育體系(聖多默大學、拉特朗聖若望學院)和融入了西班牙語言文化。然而其統治模式苛刻,尤其是早期「監護徵賦制」(Encomienda)讓西班牙征服者(稱監護者)對被「征服」的原住民進行稅賦的徵收和勞役的剝削,群島各地百多年間發生了幾十次反抗運動。

直至1890年代,菲律賓出現了名為「卡蒂普南」(Katipunan)的地下反抗運動。原本在醫師黎剎(José Rizal)一群留歐學生領導下的宣傳運動,只是以溫和的方式向殖民政府爭取菲人的平等權。黎剎等人也創立了「菲律賓同盟會」(La Liga Filipina)以利改革運動的推動。黎剎被殖民者逮捕後,促使卡蒂普南反抗運動檯面化,由波尼法秀(Andrés Bonifacio)開展反西班牙殖民的革命。1898年美西戰爭的推波助瀾下,卡蒂普南的另一位領導人阿奎納多(Emilio Aguinaldo)藉機打敗了西班牙殖民者,成為新成立的菲律賓共和國第一任總統,菲律賓才從西班牙333年的統治中獨立。

黎剎 City of Manila, October 4, 2014: a statue Jose Rizal holding a book - 圖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黎剎塑像。

在中南半島東部,阮朝下的越南被法國分成殖民地南圻(Cochinchine)以及保護國北圻(Tonkin)和中圻(Annam)。法國於1887年將三地連同柬埔寨合併為「印度支那聯邦」(Union indochinoise)。與西班牙類似,法國為當地帶來了天主教、西化的教育體系和基礎設施(如鐵路、公路、橋樑和下水道)。但法國人對越南本地人的態度不佳,將他們視為下等人,以當時的法國總理茹費理(Jules Ferry)之言——高等民族有義務教化低等民族。

第一波針對法國殖民的反抗運動為保皇的「勤王運動」(Cần Vương)。這個由越南官僚組成的運動,在士大夫尊室說(Tôn Thất Thuyết)和潘廷逢(Phan Đình Phùng)等人的領導下,以游擊戰的方式反抗法國人的統治。由於法軍有堡壘作為庇護難以攻入,勤王派轉而攻擊本地基督徒。潘廷逢最後戰敗,被法軍包圍後因病身故。

第二波較大的反抗運動被文人潘佩珠(Phan Bội Châu)所開展,其成員與中國革命黨和日本關係密切。然而真正對法國殖民者造成很大威脅的是由胡志明領導的越盟(Việt Minh),其隨著法國深陷歐戰泥沼無暇兼顧遠東,戰後成功佔領了越南北部的土地。胡志明在1945年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使北越從法國殖民者脫離而獨立,南越則繼續受法國扶持。兩地陷入長達30年的戰爭與對立,直至1975年才統一。

越南
Photo Credit: Dennis Jarvis CC BY SA 2.0
胡志明塑像。

知識分子和律師的群起反抗——荷屬東印度(印尼)與英屬緬甸

荷蘭對印尼300多年的統治,對原住民和華裔的迫害不可謂之小。在17-18世紀,當地反對荷蘭殖民統治的王族和貴族政治犯,被荷蘭當局遣送至斯里蘭卡和南非流放。1740年因糖價大跌和荷蘭園主的剝削,致使華裔勞工不滿,因而對荷蘭殖民者發起抗議。荷蘭人選擇暴力鎮壓抗議者,造成當地上萬華人的傷亡。

進入19世紀,荷蘭人推行的「強迫種植制度」(Cultuurstelsel)就像西班牙在菲律賓推行的徵賦制,強行讓當地農民向政府繳納農產品或是提供勞動力。農民至少要有五分之一的耕地要種植政府要求的經濟作物,或是要有五分之一的時間替政府耕地工作。這些日益累積的迫害和剝削,使得印尼人不斷反抗。

印尼精英在荷蘭實行「倫理政策」(Ethische Politiek)的培養下逐漸覺醒,20世紀初開始有「至善社」(Boedi Oetomo)的成立。也如同菲律賓同盟會的非暴力、尋求平等權的性質,至善社在Wahidin和Soetomo醫師的帶領下推動改革。與西班牙的態度不同,荷蘭殖民政府默許溫和派的至善社,但強力打壓後來興起的共產黨(PKI)和國民黨(PNI)。直到戰後,蘇卡諾(Soekarno)於1945年宣布印尼獨立,印荷兩國還為此打了4年的戰爭,造成了上萬平民的死亡。

GENERAL AUNG SAN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翁山將軍於倫敦唐寧街10號與英方討論緬甸自治事宜前留影。攝於1947年1月13日。

在中南半島西部的緬甸,經歷了英國人121年的殖民統治。英國經三場戰爭才將緬甸貢榜王朝征服,並於1885年將之納入英屬印度管轄。在英國的統治下,緬甸的經濟高度發展,靠著石油、稻米和柚木的出口讓許多英國和印度裔商人致富,卻沒有改善一般緬甸人的生活。

這使得一批佛教徒和覺醒的知識分子(以英國大學和仰光大學出身的律師為主),一同反對英國殖民統治。有者甚至因反對印度裔移民搶走緬甸人工作,而成立了「我緬人黨」(Dobama Asiayone,又稱德欽黨),強調緬甸人的主人性質。翁山(Aung San)和吳努(U Nu)就是其成員之一。

另一批反英人士則是共產黨領導人德欽梭(Thakin Soe)和德欽丹東(Thakin Than Tun),翁山原本也是共產黨領導人,但後來退出。歷經翁山代表團與英國政府的談判,緬甸最終於1948年獨立。不過,在獨立前夕未見太平,翁山與過渡政府成員拉札克(U Razak)等人被保守派政敵吳梭(U Saw)所刺殺,至今真相仍未水落石出。

平穩過渡,和平建國——英屬馬來亞(馬來西亞)

英國人在東南亞的另一個殖民地馬來亞則是少數和平獨立的後殖民案例。英國在馬來亞實行直接統治(海峽殖民地)和間接統治(馬來屬邦和馬來聯邦)。在一百多年的英國殖民下,馬來亞在獨立時的人均GDP已在亞洲排行第4,僅在日本、英屬香港和新加坡之後,位於台灣、南韓、菲律賓、泰國、印尼和緬甸之前(1960年為基準,參照MaddisonPrakash Kumar ShresthaAnne Booth之數據)。

英國對於馬來亞的間接統治,較英屬緬甸和其歐洲殖民者的統治手腕相對寬鬆。英國除了對馬來聯邦委派參政司(Resident)「半強制性」地輔助各州蘇丹治理,並沒有完全干涉各州的內政,甚至讓馬來屬邦的柔佛王國(Johor)幾近自治。這也使得本地人對英國殖民者的反抗較為零星,如1875年基於英國參政司畢治(J. W. W. Birch)被刺殺而引發馬來人與英國人在霹靂(Perak)的抗爭。

馬來民族主義的興起,與前述各國的殖民教育系統類似,也是源於在英式學校受教育的馬來精英之民族意識抬頭。在馬來師範學院(Maktab Perguruan Sultan Idris)受教育的依布拉欣耶谷(Ibrahim Yaacob)成立了左派的「馬來青年會」(Kesatuan Melayu Muda),鼓吹與印尼合併以獨立。另一派則因反對英國賦予非馬來人平等公民權和褫奪馬來統治者權力的「馬來亞聯邦」(Malayan Union),而成立巫統(UMNO)。即便如此,英國、馬來人和華人三方都沒有因此議題起武力衝突。

為了因應本地共產黨的威脅,英國、馬來人(巫統)和華人(馬華公會)在政治上妥協,商討出獨立後馬來人特殊地位和賦予非馬來人公民權,英國也在最後讓馬來亞獨立。馬來亞的建國歷程相對和平,主要是因為各族精英與英國磋商談判順利,再加上當時面臨更緊迫的共產黨和印尼問題,需要英國、馬來人和非馬來人三方合作解決。

多少壓迫,多少反抗

回顧菲律賓、越南、印尼、緬甸和馬來西亞5國的獨立過程,可以發現殖民宗主國對殖民地在經濟上越是剝削、政治上越是強硬、文化上越是優越,當地的反抗越激烈。英國採取間接統治,尊重當地的風俗習慣,且在開發經濟之時不忘建設較完善的設施,讓馬來人對其統治未有太大反感。

反觀在菲律賓和印尼,殖民宗主國採取「監護徵賦制」和「強迫種植制」強行剝削當地人,埋下了後來反抗的禍根。法國在越南的統治偏袒天主教徒,壓制佛教徒和儒家士大夫,也讓越南反法情緒高漲,最終以抗法戰爭收尾。可以說,這些不僅是殖民宗主國的經驗教訓,對目前世界各地的區域強權也是一個警示。

RTS35GIV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伉儷3月10日抵達印尼時,為過去殖民統治的暴力做出道歉,圖為威廉國王與印尼總統佐科威合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