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修法防堵仲介收取「買工費」,讓公立就業服機構協助移工轉換雇主

勞動部修法防堵仲介收取「買工費」,讓公立就業服機構協助移工轉換雇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海外勞工安置暨保護局秘書長達當曾指出,有58位移工陳情,被收取7萬台幣買工費,希望台灣政府重視並協助解決。

移工在臺工作三年期滿,想繼續工作,卻要支付仲介「買工費」?勞動部著手修正《就業服務法》,讓移工期滿若想轉換雇主,得由公立就業服機構協助辦理,目前修正案正在公告期。

2016年政府修法廢除移工「三年出國一日」規定,意在杜絕仲介趁移工再回台灣時,再付一次一次高額仲介費,但卻衍生出另一項問題:買工費。仲介在移工三年期滿,雇主考慮是否續聘或是移工考慮找新雇主期間,藉機以協助續聘為名,向移工收取買工費,也就是在仲介業者口中的「服務費」。

民進黨立委吳玉琴3月11日質詢勞動部,有關移工遭仲介非法收取買工費、直聘程序混亂成效不彰的問題,直指勞動部宣導不足,使得移工在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時常仍遭仲介矇騙下支付買工費。另外,吳玉珍也指出,讓雇主直接聘雇移工的流程也過於繁瑣,使得成效不佳。

公視》報導,一名陳姓仲介業者表示,根據就業服務法,仲介業受委託辦理期滿續聘或轉聘作業,可向移工收取「服務費」,外界不該稱為「買工費」。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陳秀蓮則舉例,像是有仲介業者以「徵詢」為名向移工收費,但是移工是否續聘繼續工作,實際可由雇主、勞工相互同意即可,何需徵詢?

陳秀蓮指出,仲介業者透過各種名目收「服務費」,明明是同一雇主、同一勞工,繼續合約的情況,仲介可收6萬9300元,若是移工轉換工作,仲介更可收到10萬3950元。

勞動部跨國勞動力管理組專門委員莊國良表示,仲介業者一直有營運成本增加,要求增加服務費的要求。勞動部曾考慮收費的合理化及法治化的可能。

陳秀蓮則強調,移工問題徹底解決之道,不該是「買工費」合法化,而是廢除私人仲介制度,由政府對政府直接聘雇,達成就業資訊的透明公開。

在台移工赴辦事處前抗議(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上百名外籍移工3日到駐台北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前,持布條、標語並呼口號陳情,抗議母國政府長期放任「私人仲介」,並要求對移工直聘議題表態。

據勞動部統計,截至2020年2月底,台灣共有71萬9487名移工,來自印尼者佔最大宗38.83%,有27萬9412人。

印尼政府也注意到買工費的問題,監察院2019年10月新聞稿提及,印尼海外勞工安置暨保護局秘書長達當(Tatang Budie Utama Razak)拜會監察院,指出印方在直聘制度中已取消仲介的角色,台灣仍普遍透過藉由仲介聘僱。達當也表明,受續聘之印尼勞工被收取高額買工費的問題嚴重,已有58位移工陳情被收取7萬台幣買工費,希望台灣政府重視並協助解決,希望能進一步健全提升直聘機制。

針對買工費的亂象,可透過政府對政府(G to G)直聘,由政協助雇主順利自行聘僱外國人,以及公部門及非營利組織協助轉職等作法,可減少私人仲介收取非法費用的空間。《聯合報》報導,吳玉琴等人曾推動2016年修法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法通過,他指出移工幾乎都只能看到仲介資訊,勞動部應開放部分雇主端資訊,政府也應開放非營利組織協助移工的就業媒合。

關於本次修法,依《行政程序法》規定,「法規命令草案公告期間,應至少公告周知 60 日」,《就業服務法》有關外國人受聘僱,轉換雇主或工作程序相關規定的修正案,公告至5月11日。期間內可向勞動力發展署跨國勞動力管理組陳述意見或洽詢。

直接聘僱聯合服務中心」自2007年設立,2019年開放雇主接續聘僱在臺外國人服務。勞動部表示,直聘中心對所有案件是一案到底服務,幾乎所有程序都可線上辦理,期滿前要跟移工說明是否續聘、移工已屆滿等,都會發簡訊提醒雇主。唯一無法代理的項目,僅有移工到職後,雇主須在3日內帶移工健檢。

不過,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懶人包也曾指出,直聘率低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仲介制度存在。因為使用直聘與否是由雇主決定,而仲介讓雇主便利地聘僱移工,因此雇主選擇直聘的動機不高。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