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專利師眼中,武漢研究所取得瑞德西韋「專利權」的可能性大嗎?

在專利師眼中,武漢研究所取得瑞德西韋「專利權」的可能性大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非武漢研究所的申請案中,有非常突出的實驗結果,能夠證明相關領域的從業人員基於瑞德西韋的已知療效,無法輕易地想到此一用途,否則此申請案取得專利權的難度相當高。

文:滕沛倫(專利師)

背景提要

武漢研究所的公告一出,各界譁然,武漢研究所拿著外國藥廠研發的藥物在試管裡做實驗,憑什麼申請專利?能夠通過專利審查而取得專利權嗎?取得專利權後,對原開發藥廠吉立亞又有什麼影響?

另一方面,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下稱武漢研究所)在2月4日發出公告表示,研究團隊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發現瑞德西韋能夠抑制2019-nCoV的感染。(編按:此病毒已於今(2020)年2月11日,由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正式命名為SARS-CoV-2;此時間點前所有的公告,本文仍沿用舊名)

為了保護國家利益,武漢研究所在1月21號提出了中國發明專利申請「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並打算透過專利合作協定(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 PCT)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初步研究成果也在2月4日發表於《細胞研究》(Cell Research)期刊。

正當全世界都在關注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時,醫界傳出了好消息。《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今年1月31日刊載了一篇文章,文中指出美國醫療團隊於1月26日晚間以美國藥廠吉立亞科學(Gilead Sciences, Inc.,以下稱吉立亞)開發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治療一名COVID-19重症患者,而原本需依賴氧氣支持的患者,在隔天症狀就明顯改善。

同時吉立亞也宣布,自2月3日起和中國合作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以確認瑞德西韋治療COVID-19的療效。

藥專利的態樣

一隻智慧型手機通常會用到成千上百的專利技術,相較之下,一顆藥丸涉及的專利數目少了許多,但醫藥專利的複雜度不遑多讓。

藥品中最重要的,就是用來治病的藥學活性成分(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 API)。而藥廠合成出各種化合物後,會先在試管中測試化合物的效果,進而挑出一類或一個將來可能作為API的化合物,提出專利申請,這通常是醫藥專利保護的第一道壁壘。

接著,在開發藥物的過程中,需要將API製成藥品(如藥水、藥丸、膠囊、針劑和貼片等),這些藥品的製造過程或配方組成,也可申請專利。

另外,API本身也有進一步的改良空間,如針對純度、粒徑大小、特定光學異構物、合成衍生物或類似物提出專利申請。而藥廠也會嘗試將API用於治療其它疾病,如將原本用來治療孕吐的沙利竇邁(thalidomide),用於治療癌症;在專利的世界中,通常將這種發明稱為「第二醫藥用途」發明。此外,也可以改良既有藥物的給藥方案(每天服藥的次數、劑量)。

以上各種改良,只要能夠符合各國專利法的規範,就有可能取得專利權的保護;這些後續研發不限於研發出API的原廠才能夠進行。

瑞德西韋藥學活性與成分專利現況

瑞德西韋化合物目前已取得美國、歐洲專利局、日本、澳洲等地的專利,專利權期限至少到2035年10月29日,在其它國家(包括中國、加拿大等)的專利正在審查中。而我國智慧財產局去(2019)年12月20日發出台灣案核准通知,並已排定3月11日發給專利證書。

「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專利申請

武漢研究所提出的專利申請案,就是屬於上文所說的「第二醫藥用途」發明案。此案目前還在「提出申請」的階段,之後還需要經過程序審查、實體審查,探究請求保護的發明是否符合專利法的各項規範,才有可能取得中國專利。

專利權是一種屬地權,僅能在已取得專利權的國家/區域主張權利。因此武漢研究所表明,之後會透過PCT向各國提出專利申請。這些案件同樣要經過各國主管機關依該國專利法規審查,才可能取得專利。

武漢研究所目前只是提出專利「申請」,在沒有取得「專利權」之前,當然沒有權利可以主張,他人也不可能侵權。不過,專利申請案一般會在申請後18個月公開,此後若任何人明知有此一申請卻進行商業利用,專利權人在取得專利權後,可針對「公開後到取得專利前」這段時間所受的損失請求補償。

吉立亞藥廠與武漢研究所間的「專利權」糾葛

假設吉立亞與武漢研究所,各自取得專利權保護,雙方擁有的是什麼權利?兩種權利間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吉立亞擁有瑞德西韋化合物的專利權,可以防止任何人在未經同意的情形下,製造、使用、販賣或要約販賣(註1)瑞德西韋。換句話說,在化合物專利權屆滿前,若武漢科學研究所想要「使用」瑞德西韋治療COVID-19,仍然需要取得吉立亞的同意,否則就會侵害化合物專利權。

另一方面,武漢研究所取得的權利是「防止他人未經同意將瑞德西韋用來治療COVID-19」;因此,若吉立亞想要將此化合物用於治療COVID-19,也需要取得武漢研究所的同意才行。

為了解決雙方都不能應用瑞德西韋來治療COVID-19的困境,可以透過交互授權(cross-licensing)來解套。此外,許多國家也有強制授權(compulsory licensing)(註2)的規定,可以處理此一問題。

臨床試驗還沒開始,憑什麼申請專利?

武漢研究所為什麼能夠在臨床試驗開始前,就提出「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的專利申請?

「人體試驗的結果」並非提出專利申請的必要條件。一般來說,只要「藥物研發領域的一般從業人員」在看了申請書中的實驗數據(在活體外使用細胞株或用動物模型做活體實驗皆可)後,能夠「合理預期這藥物有用」或「在不耗費過度心力的情形下,透過實驗確認這藥物有用」,這樣的實驗數據,就符合專利法的記載要件規範(註3)。

在生物醫藥領域,由於技術的不可預測性較高,在申請過程中,常透過提交公開文獻、專家證詞、實驗數據等,來證明記載內容滿足專利法規定。

由於目前看不到專利申請文件的內容,本文以武漢研究所發表的期刊內容進行討論。研究團隊以2019-nCoV感染非洲綠猴腎臟細胞(Vero E6),並分析五種已核准的抗病毒藥物,以及兩種廣效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與法匹拉韋(Favipiravir)對受感染細胞的治療效果,實驗結果顯示瑞德西韋與氯喹(chloroquine)在活體外,分別可有效控制2019-nCoV感染。

由於Vero E6細胞株是研究病毒感染時常用的細胞株,故研究人員能夠理解此類結果很可能與動物、人體試驗的結果相應。所以,本案提交的活體外實驗結果,應能滿足專利法對專利文件記載內容的要求。

武漢肺炎關注用藥瑞德西韋 國衛院完成合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統蔡英文(左)於2月20日前往國家衛生研究院視察, 國衛院長梁賡義(前右)簡報時表示,美國實驗性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被認為是對抗武漢肺炎極可能有效的藥物。

武漢研究所能取得專利嗎?

假設這案件進入實體審查,究竟能不能取得專利保護呢?

專利申請案的技術內容,必須具備專利法規定的「新穎性」與「進步性」。新穎性就是在申請前,不得有完全相同的技術;而進步性則是指申請案和先前技術間有足夠的差異,該領域中普通技術人員無法輕易想到這種差異。

身為近年來不斷推出天價藥物的國際藥廠,吉立亞自然不是省油的燈!吉立亞在2016年就針對「冠狀病毒科與沙狀病毒科感染的治療」提出了PCT申請,並已進入美國、中國、加拿大、歐專局等國家/區域進行實體審查。

本案在美國有兩件對應申請案,關於沙狀病毒科的治療方法,已取得美國專利,而冠狀病毒科的治療方法剛於2月6日取得主管機關發出的核准通知,可望於近期內獲頒美國專利證書。本案的台灣對應案,因為沒有依規定的時限提起實體審查而被視為撤回,喪失了日後在台灣取得專利的機會。

吉立亞的這些專利,是針對「冠狀病毒科」的病毒,而「2019-nCoV」就是其中一種,兩者是上、下位概念的關係。由於2019-nCoV是在上述申請案提出後才被發現的病毒,因此這個特定的下位概念(2019-nCoV),相較於已公開的上位概念(如冠狀病毒科)具備新穎性。

在進步性方面,已知瑞德西韋是廣效抗病毒藥物,可治療分屬不同科的多種病毒,且吉立亞的專利已明確揭示可將此化合物用於治療冠狀病毒科感染。除非武漢研究所的申請案中,有非常突出的實驗結果,能夠證明相關領域的從業人員基於瑞德西韋的已知療效,無法輕易地想到此一用途,否則此申請案取得專利權的難度相當高。

製備瑞德西韋藥物的專利議題

藥品上市前,須向主管機關提交生產與試驗資料以供審查,方能取得藥證。當API受到專利權保護時,製造、使用API會侵害API專利權。但許多國家設有醫藥品研究試驗免責(註4)條款,使得專利權的效力,不會涵蓋到為了取得藥證所進行的研究、試驗與必要行為。

中國某藥廠於2月11日,聲稱已有能力量產原料藥等級的瑞德西韋。假設吉立亞取得了API的中國專利權,且中國藥廠的最終目的是要取得瑞德西韋的藥證,則其產製藥物、進行研究與試驗,受到醫藥品研究試驗免責的保護。然而,取得藥證之後且非基於研究試驗目的所進行的相關行為,若未經專利權人同意,就可能被認定為侵權。

另外,我國中央研究院與國家衛生研究院也在2月20日,先後宣布已製備出少量純度達97%的瑞德西韋。由於目前的純度與產量仍無法用於原料藥產製,研究人員需要進一步研究如何優化製程、提升產率與純度,因此目前中央研究院與國衛院製備藥物的行為,屬於我國專利法規定的研究實驗例外(註5),不會侵害原廠的化合物專利。

此外,若上述單位的研究開發,是以將來自身或交由民間藥廠申請藥證、產製藥物為前提,則相關行為亦受到專利法醫藥品研究試驗免責的保護。

我國在2006年因應禽流感疫情,針對由吉立亞研發、羅氏大藥廠在台銷售的克流感(Tamiflu),通過強制授權,在一定條件下允許我國自行產製克流感的API奧司他韋(Oseltamivir)。當時為回應羅氏大藥廠對我方自製能力的質疑,也是由國衛院領銜,在短時間內合成純度大於99.96%的奧司他韋。這些舉措迫使羅氏大藥廠承諾提供我國足量的克流感,同時也讓全民理解,即使原廠藥物供應不及,國內也有足夠的藥物可以支應疫情。

瑞德西韋的合成步驟較奧司他韋更為複雜,我國多個學研單位提前啟動產程研發。現階段除了安定民心之外,亦可展現我國的製藥實力,為日後疫情趨嚴預作準備。

結語

專利制度的存在,是為了提升科學技術水準,促進產業發展。因此,不論是最初API的研發,還是新適應症、新劑型、新給藥方案等後續研發成果,都屬於專利法可保護的對象。當這些權利分屬於不同權利人,而導致新技術難以應用時,不論是專利法規或實務面,都有不同的手段可以化解;而對於侵害他人權利的人,專利法也提供了救濟的管道。

至於武漢研究所的專利申請,有興趣的人可在三、五年後關注一下它在不同國家的審查結果。當然,更希望到那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在乎這個病毒了。

註解

  1. 專利法中所謂的「為販賣之要約(offering for sale)」,除了一方提出「要約」(offer)表示想要販賣專利產品外,也包含「要約之引誘」(invitation to make an offer),如於物品上標示售價並陳列於網路、報章雜誌、其它傳播媒體為廣告等,或是基於販賣目的而寄送、廣告、陳列價目表等行為。
  2. 見我國專利法第87條第1項、中國專利法第49條。
  3. 我國專利法第26條第1項規定:「說明書應明確且充分揭露,使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能瞭解其內容,並可據以實現。」
  4. 見我國專利法第60條、中國專利法第69條。
  5. 我國專利法第59條第1項第2款規定:「發明專利權之效力,不及於下列各款情事:……二、以研究或實驗為目的實施發明之必要行為。……」

參考資料

1. Manli Wang et al.,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 Cell Research, 2020.
2. 〈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2020年2月4日。
3. Michelle L. Holshue et 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本文經科學月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