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彭派番外篇】共諜、獵巫、冤罪——「麥卡錫主義」究竟是什麼?

【真彭派番外篇】共諜、獵巫、冤罪——「麥卡錫主義」究竟是什麼?
Photo Credit: United Pres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有人真的想在台灣複製一個美國19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恐怕必須先想清楚一個準確率甚低的集體獵巫,真的能幫助台灣社會團結嗎?還是我們只會搞出一堆烏龍冤案,反而讓中共得以見縫插針利用人權議題撕裂台灣?

在上一篇【關鍵真彭派】〈對付2024紅統暴動,我不認為「麥卡錫主義」進攻式策略適合現在的台灣〉的文章標題裡,出現了「麥卡錫主義」這個字眼。我在文中也提到,劉仲敬雖然建議蔡英文採取「麥卡錫主義」政策,但劉仲敬提出的構想其實跟歷史上的麥卡錫主義相去甚遠。

所以「麥卡錫主義」究竟是什麼呢?這篇我們就來介紹一下歷史上的麥卡錫主義。

如果用最寬鬆的標準,「麥卡錫主義」這個詞彙可以泛稱過冷戰時代號召社會正視共產黨滲透,對共產黨採取敵對政策的意識形態。這似乎也是劉仲敬在直播中使用「麥卡錫主義」這個詞彙的語境。

不過這樣的使用方式太模糊,也不夠精確。畢竟同樣是冷戰時期的反共政策,美國、歐洲、韓國、台灣、越南、馬來西亞無論是強度或是採取的方式都南轅北轍。所以更精確地講,「麥卡錫主義」指的是美國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從二戰後的1950年到1954年之間,發起一連串以「揭發共諜」為號召的運動。

Welch-McCarthy-Hearings
Photo Credit: United States Senate @ public domain
在聽會上進行「審問」的麥卡錫

歷史上的麥卡錫主義

麥卡錫主義在今天的美國社會與政治學界,幾乎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負面詞彙,負面的程度大概堪比「白色恐怖」在台灣社會的評價。原因出在麥卡錫當時雖然是以「反共」為號召,但他與支持者指控為叛國的對象不限於真正的共產黨,同性戀、新興宗教、甚至是自由主義的社會運動家都會淪為攻擊的對象。

麥卡錫主義成為當時美國保守政治勢力掃蕩異己的藉口,傷害了不少無辜的人,其中甚至包含了讓美國贏得冷戰的幕後功臣。

像是改良了火箭發射科技,讓美國在冷戰時代太空和彈道飛彈競賽上取得優勢的科學家傑克・帕森斯(Jack Parsons)就因為信仰了新興宗教東方聖殿會(Ordo Templi Orientis)成為麥卡錫主義者攻擊的對象。軍方以取消合約為要挾,讓他被自己創辦的噴射飛機公司(Aerojet)掃地出門。最後傑克・帕森斯只能靠幫好萊塢製作爆破特效糊口,並在一次爆破意外中喪生。

Jack_Parsons_2
Photo Credit: NASA/JPL @ public domain
因為信仰新興宗教而被麥卡錫主義者攻擊的科學家傑克・帕森斯

除此之外,麥卡錫主義另一個為人詬病的原因就是對「共諜」的指控淪為民粹操作,對於追查真正的共諜反而沒有幫助。像是唯一因為麥卡錫主義的指控被判死刑的羅斯堡夫婦,根據日後美蘇兩國解密的檔案,妻子艾瑟爾(Ethel Greenglass Rosenberg)基本上是無辜的。而丈夫朱麗葉斯(Julius Rosenberg)雖然確實是共諜,但在他被控判死刑的竊取核彈機密上,貢獻微乎其微。

真正竊取美國核彈機密交給蘇聯的德裔英國科學家克勞斯・富赫斯(Klaus Fuchs)則因為根本不住美國,所以至始至終都沒被麥卡錫主義懷疑過。反而是透過英美情報單位跨國合作破譯蘇聯信息才把他查出來。而且相較羅斯堡夫婦因為拒絕認罪被判死刑,克勞斯・富赫斯因為認罪並配合調查只被判了9年徒刑,刑滿後還到東德主持核能研究。

另外像是有「當代王牌間諜」之稱的魯道夫.阿貝爾(Rudolf Abel)在麥卡錫主義盛行的時期潛伏美國竊取核彈機密。但因為魯道夫.阿貝爾行事低調,也從沒被麥卡錫主義盯上過。最後是因為蘇聯派給他的助手沈迷酗酒,這位助手害怕歸國後遭遇懲處選擇叛變,才讓魯道夫.阿貝爾失風被逮。

日後有歷史學家對照麥卡錫本人指控過的名單,以及英美合作破譯的蘇聯信息,對照之下麥卡錫指控的159人中只能確認九人為共諜。這也讓麥卡錫主義在當代美國社會成為「冤罪、獵巫」的代名詞。

Rudolf_Abel_FBI_mugshot
Photo Credit: FBI @ public domain
跟麥卡錫主義同時代在美國竊取核彈機密,卻從未被麥卡錫主義注意的蘇聯間諜魯道夫.阿貝爾

麥卡錫主義的「好處」

不過麥卡錫主義爭議的另一個面向,在於麥卡錫個人與他的支持者所指控的共諜雖然大多是子虛烏有,但這個運動確實扭轉了美國社會對蘇聯威脅的忽視。

1950年美國雖然因為韓戰開始與蘇聯正式敵對,但包括美國在內的整個西方社會對蘇聯跟共產集團可能造成的威脅卻相當忽視。其中一個原因在於不過5年前,美蘇才合作擊敗軸心國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因此西方社會的民眾多半因為戰時經驗將共產集團視為盟友。

另一個原因在於直到史達林(Joseph Stalin)死後,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在蘇共20大上的秘密報告內容被西方情報單位破譯前;蘇聯在鐵幕內實行的極權統治與殘酷清洗由於情報管制的關係,並不為西方世界所知。

因此替麥卡錫主義辯護的一方,便認為麥卡錫主義雖然在當時的美國社會掀起了「紅色恐慌」但這個非理性恐慌背後所擔憂的威脅,是確實存在的。像是前面提到麥卡錫所指控的對象雖然幾乎都是錯誤的,但同時間蘇聯的間諜網確實在竊取美國的核彈科技。

不過對於麥卡錫主義所帶來的反共聲浪,究竟對美國贏得冷戰帶來多大的幫助(或是有沒有幫助)?目前仍是爭議雙方爭執的重點。

台灣需要「麥卡錫主義」嗎?

總結麥卡錫主義在歷史上的作為還有它帶來的影響,對當前的台灣來說「麥卡錫主義」唯一的正面意義,應該就是提醒我們正視中共滲透的危機。在揭露共諜這件事情上,麥卡錫主義的表現遠不如同時期英美諜報機關進行的「維諾那計劃」(Venona project)。這也顯示義和團式的獵巫實質上仍是不如專業的情報搜查。

問題在於,台灣當前還需不需要一個「麥卡錫主義」來提醒我們要提防中共滲透?

畢竟台灣跟1950年代的美國社會不同,當時美國跟蘇聯結盟贏得納粹的勝利還讓美國人記憶猶新;台灣則是幾十年來照三餐被中共打壓滲透。從2014年以來,歷屆選舉結果也顯示台灣主流社會不支持親共的綏靖主義。現在台灣社會中還在支持中共的人,不是源於對中共威脅的無知,而是國家認同的問題,這點與美國當時的情況也有根本上的差異。

另外民進黨推動「轉型正義」主要的訴求,便是平反過去在國民黨威權時期以「反共」為藉口迫害的異議人士,其中有許多人,像是簡吉、李媽兜也具有台共,甚至中共地下黨的身份。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民間發起一個麥卡錫主義運動,究竟能幫助政府凝聚國家認同,還是反而在製造「威權復辟」的口實讓對手利用來分裂台灣,著實需要好好思考。

以目前的國際局勢來看,凝聚全民共識對抗中共滲透確實是有必要,在這種語境中,劉仲敬使用「麥卡錫主義」來建議蔡英文政府,可能只是使用了一個不太精確的詞彙,來建議我們應該嚴肅看待中共威脅。

不過如果有人真的想在台灣複製一個美國19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恐怕必須先想清楚一個準確率甚低的集體獵巫,真的能幫助台灣社會團結嗎?還是我們只會搞出一堆烏龍冤案,反而讓中共得以見縫插針利用人權議題撕裂台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