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的恐懼:武漢肺炎將引發比大蕭條、金融海嘯更大的經濟危機?

經濟學家的恐懼:武漢肺炎將引發比大蕭條、金融海嘯更大的經濟危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經濟學家對經濟衰退的警告絕非空穴來風,今天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大停頓是從所未見的,就連經驗老道的美聯儲也都束手無策了。

受到「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三月時美股多次的大跌,觸發了四次熔斷,隨著經濟繼續停擺,美國失業率更是急速暴增,根據美國勞工部數據,截至3月28日總計665萬民眾申請了失業救濟,聯準會更預測將高達4700萬人會在這段時間失業,即失業率高達32.1%,超過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時期的24.9%。雖然川普(Donald Trump)向人民喊話,保證經濟在疫情結束後會迅速回升,並用「暴漲」(skyrocket)來形容,仍舊有許多報章雜誌、經濟學家表示對經濟的擔憂,甚至指出美國將再次經歷1930年代的大蕭條時期。

若大家還記得2008年金融海嘯,大蕭條可是比2008年的危機更可怕,不僅對美國民生的打擊更大,維持時間也更長,從1929年的華爾街股災開始,一直到1941年經濟才回穩,因此經濟學家對這場大停頓的擔憂絕對是非同小可,而如此的擔憂是因為這場大停頓是前所未見,且美國毫無防備的。

過去的經濟危機

不同於美國在過去經歷的多場經濟危機,今天的大停頓並非金融體系出問題,相反的1930大蕭條以及2008年的風暴都是因為金融體系的錯誤政策而引發。大蕭條時期就任的總統先後為共和黨的胡佛(Herbert Hoover)和民主黨的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胡佛採行了小政府的應對措施,放任市場機制來恢復景氣,但在卸任前,經濟皆未起色。小羅斯福則是執行了「新政」(New Deal)實施更強烈的國家干預、加強金融法規,並擴大社會安全網。其中最重大的金融改革就是放棄金本位讓國家有更多空間調控幣值、將聯準會設為民間銀行的最後貸款人,以確保銀行不會在一夜間接連倒閉,以及創辦了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簡稱FDIC),保護人民的存款不在銀行倒閉時遭受損失。

雖然大蕭條依然是到二戰開打、需求大幅增加後才正式結束,但增加對金融體系的管控也大幅增加了市場的穩定性。哈佛國際經濟政治學教授羅德里克(Dani Rodrik)在《全球化矛盾》一書中就提到,在大蕭條前,美國每15至20年就會遭遇一次重大銀行危機,而在大蕭條後的50年間,因政府對商業銀行的審慎監管,類似的經濟危機再未出現。

1930年的大蕭條也為日後的危機提供了經驗的指導,2008年金融危機擔任聯準會主席的伯南克(Ben Bernanke)就曾發表一篇論文指出,金融體系的集體崩潰,是導致大蕭條如此慘痛且維持長久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伯南克會在2008年時極力說服美國國會要救助因次級房貸而岌岌可危的銀行們,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Tim Geithner) 就表示,縱使知道紓困貪婪的銀行們對人民而言相當不公平,也得不得不做這個選擇,雖背負了罵名,但2008年的金融海嘯確實相較大蕭條,維持時間短了許多,在2008年後,聯準會也實施了許多計畫來加強金融體系的規範,且皆經過了壓力測試。

從上述可見,過去的經濟危機(其中包括1987年黑色星期一造成的金融風暴)皆與金融體系出現問題脫不了關係,而在危機過後,美國政府和聯準會也都對金融政策進行了調整和優化的措施,防止類似情形再度發生。不過這次的大停頓並不是金融體系的問題所產生,就算如今的聯準會已不是大蕭條時期,那個才成立16年、對經濟與金融的政策還在摸索階段的聯準會,這次的挑戰仍是前所未見的。

AP_2006953317019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次的經融危機

因為經濟的停止流動,我們見證了極高的失業率和股市大跌,但可喜的是,金融體系仍建全、未遭破壞,這也是當經濟重啟復甦時,市場能更流暢地運作的本錢。不過由於美國服務業的就業人口就佔了總人口約80%,使得經濟停頓後,許多人民的生計仍直接受到了打擊,其中衝擊最大的便是平時靠臨時工賺錢以及無積蓄、無老本可花的民眾,因此川普政府不得不直接發錢救命,將民生災害降到最低以確保公共安全,同時盡全力刺激市場流動。

多虧了過去金融危機帶來的政策改革和經驗,在刺激市場流動上,今天的美國政府有了更多政策工具,3月23日聯準會就祭出了史無前例的「無限量化寬鬆」 政策,承諾將無限量購進債券,並透過對銀行灌注資金,再由銀行把資金向外投放,對市場強力注入流動性,力挺需求。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也在3月26日時喊話「應對措施不會彈盡援絕」。

不過經濟大停頓,注入大量的錢流雖可以暫時穩定市場恐慌,卻也有其隱憂,因為大撒幣往往會引發通貨膨脹,若疫情快速地被控制下來,消費需求上升,釋放的熱錢可能可以如2008年一樣湧入金融市場,形成溫和性通膨(通膨率低於3%),但倘若疫情繼續惡化,停滯性通膨,也就是失業率持續攀升、消費需求驟減且物價上漲,便有可能出現。因此川普政府必須與時間賽跑,不僅需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抑制疫情,疫情過後,還需要快速地刺激消費,恢復市場流通,可說是蠟燭兩頭燒。

不打不成器的應對政策

不管是過去的經濟危機或這場在全球蔓延的疫情,我們都看到了,國家對一場危機的應對政策往往是「不打不成器」。在經濟上,大蕭條讓美國的金融法規更加成熟,減少了金融危機的發生,在抗疫上,這次表現相對好的國家如韓國、新加坡和台灣,不是經歷過MERS就是對抗過SARS。

反觀美國,上一場在美國爆發的西班牙流感,距今已超過一世紀,而且當時的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lson)為了讓人們更專注於一戰的戰功,刻意降低了對西班牙流感的強調和重視,因此美國在疫情爆發初期的應對政策相當落漆,而在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上,因為過去的經濟衰退都是金融體系崩壞所導致,而這次的「大停頓」是史無前例的,因此也是毫無經驗地上場打仗。而為什麼經濟學家會如此擔憂,或許就像美國恐怖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H.P.Lovecraft)所說的,對未知的恐懼,是歷史最悠久且最強烈的恐懼。

  • 註1:造成大蕭條發生的原因,到今天各路學者還在爭論中,但總結歷史、經濟與貨幣學家的論點,大蕭條的原因包括大銀行的失策、股市的崩盤、聯準會的貨幣緊縮政策,以及大英帝國回歸戰前金本位制等,是金融與政策失能結合所造成的災難。而1930年代的大蕭條也不像這次疫情來得沒那麼突然,美國經濟在1929年夏天開始萎縮,10月的華爾街股災是第一波金融風暴,但直到1930年多家銀行接連倒閉後,經濟才開始嚴重衰退。
  • 註2:FDIC規定所有國民銀行和聯邦儲備體系的會員銀行都必須參加保險。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