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不聽的巨嬰民眾,才是武漢肺炎疫情的最大破口

講不聽的巨嬰民眾,才是武漢肺炎疫情的最大破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武漢肺炎疫情不斷擴展,台灣政府「服務」愈周到,若干民眾的巨嬰心態就膨脹,無論舉措為何,皆惹巨嬰不快。

文:陳文瀾(學生時代,醉心科學、哲學、棒球,就業後,出版過政治、教育、體育、財經類書籍,現專事產業研究)

防疫、抗疫視同作戰,不容有絲毫懈怠。但4月初的4天連假,除台北市外,台灣各大景點不約而同湧現擁擠人潮;因擔心台灣疫情出現缺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特別發佈「細胞簡訊」,呼籲民眾暫勿前往若干景點,而身在觀光區的民眾,應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

然而,早在連假開始前,便有許多人警示;連假時,觀光區若出現人潮,台灣極可能步上其他國家後塵,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呈等比級數擴增,國人理應自律。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許多國人卻依然故我、四處嬉遊,毫無危機意識。

SARS肆虐台灣的情景,多數台灣人仍記憶猶新,歐洲、美國相繼成為武漢肺炎重災區,殷鑑就在眼前;但前往觀光區湊熱鬧的國人,卻視而不見。2003年的SARS疫情,台灣「淪陷」的關鍵時間,正是4月連假;歐洲與美國在放完2月的長假後,武漢肺炎疫情即一發不可收拾。

同樣的情景,日前也在日本、印度、以色列上演。縱使政府、媒體再三勸阻,日本櫻花季依然遊人如織,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伊斯蘭傳道會仍照常舉辦,以色列的猶太教哈雷迪教派(Haredi Judaism)仍執意舉辦大型活動。果不其然,數日之後,3國武漢肺炎確診人數便大幅激增。

舉世皆然,全球大多數國家皆已進入戰爭狀態,台灣亦不例外,但許多民眾仍「狀況外」,並自認武漢肺炎絕緣體,不願恪守防疫守則,導致疫情迄今仍不斷升溫,全球經濟進入冰河期。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地球生態獲得片刻喘息。

在戰爭中,始見人性,亦是修正誤解與偏見的最佳時刻;如經此疫情,許多國家始認清中國的真面目,不僅毫無大國風範,更如同地球的惡性腫瘤,必將是未來新疫情、新動亂的禍首。面對疫情時,今日韓國的親中程度,與日本敷衍、苟且的態度,皆令人備感驚奇。

延伸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一書的論述,當武漢肺炎重災區侷限於中國,西方社群媒體便不斷重申,此乃中國基礎建設、衛生觀念落後所致。

不久後,已躋身先進國家的日本、韓國,相繼成為武漢肺炎的重災區,西方社群媒體略為調整方向,鼓吹武漢肺炎是東方人的專屬疾病。等到武漢肺炎蔓延進義大利、西班牙時,西歐、中歐、北歐國家還有人認為,南歐人民天性熱情、浪漫,自無法抑制武漢肺炎疫情擴散。

不過,當人民性格理性而嚴謹的德國、務實而疏離的英國、冷靜而自制的北歐國家,與民族大熔爐的美國,先後因武漢肺炎按下經濟暫停鍵後,關於武漢肺炎與國家、民族關聯性的討論聲浪,才逐漸降低。

美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真正值得討論的是,同樣面對疫情,各國政府、民眾如何面對,才是國家性格的真實面孔。中國政府將魯迅筆下的阿Q精神發揮到極致,未來僅能是區域強權,無法晉升為世界霸權;中國人民只思逃難,甚至發災難財,僅有少數人發聲反抗;期待中國民主之日,恐遙遙無期。

韓國政府雖因傾中而失足,但當疫情擴大之後,一度是全球確診人數第2多的國家,決以堅壁清野、除惡務盡態度抗疫,反從被揶揄的角色,變身為抗疫典範之一。不過,韓國民眾剛烈、決絕,超過百萬人連署彈劾總統文在寅,則令人敬佩。

為如期舉辦東京奧運,日本政府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一如面對第2次世界大戰歷史般,蓄意遮掩、進退失據,民眾反應溫吞、緩慢,國家聲望必將江河日下。歐、美諸國政府反應普遍慢半拍,想是承平已久,日後必遭檢討;但各民主國家下達禁足令後,雖偶有脫序事件,但民眾普遍自制、自律,確保國家危而不亂。

武漢肺炎疫情尚未終結,早已習慣當國際孤兒的台灣,國際注目程度大增,可望是台灣國家地位、自信心翻揚的轉捩點。在疫情期間,台灣政府表現雖無法讓所有人滿意,但光是有效阻擋疫情大幅擴散一點,與其他國家政府相較,已是特優級的表現。

批評政府,是民主國家人民的權益;但台灣民眾日益膨脹的巨嬰性格,卻令人憂慮。在兩蔣獨裁統治時期,台灣民眾被壓抑成言論、行動的侏儒;脫離獨裁統治時代後,民眾言論大鳴大放、行動大放異彩,但尚有許多人未成自律、自制的成人,反倒成事事以自我為中心、累死他人不打緊的巨嬰。

例如,因台灣有低廉的健保制度,國民黨籍里長、民進黨籍縣長的夫人、父親擔當防疫重任的台大醫院醫師,皆不顧眾勸而出國。若干民眾排隊等吃知名餐廳,1小時不以為苦,排隊等買口罩,半小時就不耐煩,上網口誅筆伐。此次4月連假,不少國人更抱持著「出事有政府善後」的心態,率性出遊。

藥房預售限額口罩 排隊民眾不滿報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可憂的是,隨武漢肺炎疫情不斷擴展,台灣政府「服務」愈周到,若干民眾的巨嬰心態就膨脹,無論舉措為何,皆惹巨嬰不快;再以連假為例,若政府管制觀光景點觀光人數,就批評打擊產業、妨害人權,不管制卻又批評政府,未能未雨綢繆,防範疫情擴散於未然。

其實,4月初連假、觀光人潮湧現,只是危機的冰山一角。縱使政府一再呼籲,民眾應保持社交距離,許多KTV每夜皆高賓滿座,知名小吃前人龍依舊,同樣是防疫的可能缺口。

若干企業主,更是超級巨嬰;在企業賺錢時,他們未曾停止埋怨稅率過高、法令過苛;疫情才剛剛爆發,根本未傷及其企業筋骨,但他們不像國外知名藝人、運動員,捐款救急扶傾,更高聲要求政府紓困。

武漢肺炎最可怕的敵人,不僅是病毒,還包括國人日益膨脹的巨嬰性格;未治癒後者,疫情隨時可能都有破口,再如何防堵,皆無濟於事。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