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為高雄創造歷史」—專訪罷韓團隊,這場「前所未有」的罷免選戰怎麼走到今天?

「我們要為高雄創造歷史」—專訪罷韓團隊,這場「前所未有」的罷免選戰怎麼走到今天?
Photo Credit:光復高雄總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罷韓志工說,曾經在高雄市長選舉時投給韓國瑜的人,現在反而對罷韓更熱心。

罷韓投票倒數最後1週,這是《選罷法》修法後,全台灣史上第1次地方首長罷免案,對象是史上第1個被提起罷免2次的高雄市長韓國瑜。(韓國瑜曾在1994年以立委身份被提罷免)。

2020年1月總統大選結束後,全台各地都從政治熱潮中退燒,轉而關注疫情,但高雄的氣氛不太一樣。5月走進位於高雄自立路的「光復高雄」總部,可以看到人潮不斷,有人報名監票、有人來買「罷韓小物」,有人索取文宣品或小額捐款,或是帶著飲料食物幫志工打氣。而在路上更可看到不少「支持韓國瑜」的公車站牌廣告,以及帶著「罷韓黃絲帶」的人們。

這場罷韓行動從2019年6月底起跑,3個月就收到20萬份提議連署書;12月大選前,數十萬人走上高雄街頭「反韓」;總統大選後雖然韓國瑜落敗回到高雄市,但1月底起跑的第2階段連署在1個月內就超過50萬份。罷韓以超乎預期的速度,突破了1、2階段的門檻,將在6月6日進行投票。除了最為人知的「罷韓四君子」,還有多少人投入其中?在過去罷免經驗難以「參考」下,他們又如何打這場選戰?

從「割闌尾」行動到罷韓, 團體們如何分工合作

這次組織動員罷韓的團體主要有3個:公民割草行動聯盟、Wecre高雄、台灣基進黨。

Wecare高雄的代表人物、前高雄市文化局長尹立受訪時說,「Wecare高雄」是在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前他提出的遊行概念,希望用正面訴求回擊韓國瑜「高雄又老又窮、前朝貪污腐敗」說法。後來韓國瑜大贏對手陳其邁15萬票,「這不是小數字,所以我們也接受尊重市民的選擇」。直到2019年6月韓國瑜決定參選總統,才決定投入罷韓。

口號為「草包不住火、割草靠你我」公民割草行動聯盟召集人是「罷韓四君子」之一的Leo李醫師,並由數個曾在2014年「高雄割闌尾行動」中有過罷免經驗的成員。罷韓志工小雲(化名)就說,公民割草聯盟有套自己的志工訓練制度,志工必須上過課、參加過受訓,才能「掛牌工作」。

公民割草行動聯盟也是最早成立臉書社團,開始討論罷韓可能性的團體。臉書社團人數超過25萬,比公開的粉絲專頁7萬人還多;在去年總統大選前社團內氣氛熱烈,成員對於「雙殺」(總統落選、罷免成功)韓國瑜躍躍欲試。

台灣基進則是在韓國瑜參選市長前,2012年就在高雄「起家」,智庫單位「高雄好過日」也經常產出各種研究報告批評韓國瑜的施政。2020大選台灣基進在全國拿下3.5%政黨票,得票率最高的地方就是高雄,部分區域甚至多達6-8%。

台灣基進在2018年投入市議員選舉時就開始「反韓」,也間接導致當年所有候選人在「韓流」下「全軍覆沒」。但選後,候選人3Q陳柏惟在政論節目、網路直播上以嗆辣風格和「全台語」不斷「打韓」受到不少觀眾喜愛並成為政治明星,最後爆冷選上立委,成為黨內唯一一席國會議員。目前代表台灣基進參與罷韓的台灣基進新聞部主任張博洋不到30歲,他和高雄黨部團隊成員全不斷創造話題維持熱度,在高雄有群死忠支持者。

返鄉為罷韓催票 陳柏惟:盡黨籍立委責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中黑口罩者)10日返回高雄為罷韓催票,他受訪表示,這場活動台灣基進有參與,政黨有黨的主張跟意志,如果黨有活動,身為黨籍立委「參加是我們的責任,全台灣的事情都是我們的事情」。 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攝 109年5月10日

Wecare最早透過群眾募資方式籌措資金約600萬元,不過在《政治獻金法》限制下,進入法定程序後,只有「選舉候選人」可開立政治獻金帳戶,「罷免案領銜人」則不行;違法不但會沒收,還要罰鍰2倍。尹立說,後來好險也因為台灣基進有政黨身份,得以開設「光復高雄」政治獻金專戶,讓民眾可以捐款給基進並指定作為罷韓使用。

尹立表示,他們幾個團體到2019年6月,才碰面討論罷韓的可能性,決定在6月底時啟動。一開始是各自搜集連署書,直到12月要到中選會送件時才決定請高雄氣爆自救會的會長陳冠榮擔任罷免案的領銜人,各個團體也派出1位代表,組成「罷韓四君子」,在那之後展開更緊密的合作。

罷韓團體赴監察院陳情(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因為尹立有市府官員的經驗,現在Wecare高雄在罷韓運動中扮演行政角色,如果要共同舉辦大型活動例如遊行,Wecare會負責統籌規劃。尹立說,3個團體一起合作,彼此沒有從屬關係,不會有誰特別主導,每個團體有各自適合的調性與人力限制,行動前不見得都會事先講;像台灣基進有些快閃行動,他也是看了直播才知道。他表示「大方向會討論策略怎麼走,但執行就各自做;而且因為有3個團體,可以分進合擊、同時在不同地方做很多行動」。

除了以上幾個團體,在高雄市已有2席市議員的時代力量,這次也傾注不少組織能量投入罷韓的宣傳。曾在質詢韓國瑜時「翻白眼」成為全國知名人物的高雄市議員黃捷,就因此成為「反罷韓」的反制對象,目前也有挺韓團體正準備罷免她。曾參選鳳山區立委的高雄黨部主委陳惠敏在選戰期間就開始搜集罷韓連署書,三民區市議員林于凱也在這段時間幫忙擺攤連署、發文宣、站路口宣傳,並在日前投開票所不足時協助找尋場地。

當然高雄市的數十位民進黨籍的立委、議員也都協助罷韓的各項工作,雖然並未在檯面上主導整場行動,但提供罷韓團體在空間、人力及宣傳資源上的奧援,也成為這次罷免行動的能量源源不絕的關鍵之一。

數百名志工投入選戰,自主從地方生根

不過罷韓畢竟不是個「長期事業」。總部3層樓到處都是工作人員,但全職投入罷韓的人不到10個,連「罷韓四君子」都有正職工作,老師要上課、醫師要看診;「志工」便成為這場選戰中不可或缺的角色。資源不足下,要在面積將近3000平方公里的高雄地區,撐起長達1年的運動,補足網路空戰無法觸及的大街小巷,靠的就是數百名自願投入罷韓的高雄市民。

幾位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的志工都表示,罷韓就像在「打選戰」,跟市長選舉一樣。大多數人看到的是社群網路的文宣或影片,但他們主要工作包括站路口、擺攤、掃街、去菜市場、夜市發文宣,去找里長辦公室合作,甚至還得「追垃圾車」,隨著垃圾車跑遍社區,跟高雄選民「面對面」宣傳罷韓。

高雄罷韓志工韓國於光復高雄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在高雄出生、長大,唸書和工作都在高雄,從台灣基進開始參與罷韓的志工小萱(化名)加入志工團隊已快1年,從在路邊擺攤收連署書到掃街宣傳都做過。小萱說,會有很讓人暖心的支持者,陪他們追垃圾車;也有反對的人曾騎車試圖衝撞攤位,罵她「太閒了才會搞這些,將來能有什麼出息」,不過面對這些她就是笑著說謝謝,「不管抱持什麼意見都可以去投票,這就是民主社會公民的權利」。

罷韓行動街頭宣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志工小雲則表示,在高雄市長選舉完後有段時間情緒非常低潮,難以接受為什麼自己支持的候選人(陳其邁)會輸,周圍的人都支持韓國瑜,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每天很難過。但後來韓國瑜參選總統激起了不少高雄民眾的憤怒,他才感覺「還有點希望」,開始投入罷韓工作。

小雲強調,他沒有非常積極,也不屬於特定的團體,和朋友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協助罷韓資源和據點的串連,像是默默觀察常吃的地方店家電視都看哪台,找機會和老闆攀談,擺放罷韓文宣品等等的。

就他的觀察,曾經在高雄市長選舉時投給韓國瑜的人,反而更熱心。小雲說,他所在的「在地志工群組」裡,就有1個阿姨是在2018年投給韓國瑜的,被韓跑去選總統氣到,現在抱著「贖罪」心情,比他們都還更積極,「雖然他們就是當時讓我覺得很難過的人,但現在跟他們認識一起工作,我覺得蠻溫暖的」。

資源不足,靠「創意」打游擊找破口

從口號宣傳到運動策略,罷韓團體也展現了不同於傳統選舉的思考模式和反應速度。3個團體都有網路社群平台,成員非常活躍;這些不只是「空氣票」,也從中匯集了許多網友的創意提案。

各式各樣的「罷韓小物」從去年就開始設計、不斷推出,有些可以免費索取,有些成為募款贈品。從啤酒杯、貼紙、吊飾、t恤、毛巾、「功在高雄」的匾額、小書包、汽車貼,甚至是機車擋泥板等應有盡有。罷韓總部的新聞聯絡人相儀說,他們合作的設計師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還特別做了1款「洗手罷韓」的衣服搭配時事,反應很不錯。

罷韓總部高雄小物紀念週邊商品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罷韓團體也曾嘗試買廣告看板、車體廣告等傳統選舉方式,不過他們在4月底時掛上的幾面廣告看版,也都在1周內以不合法為由遭到高雄市政府拆除。不過台灣基進在短短1、2天內就透過「巨幅投影」、「市政府前洗地板」以及「放熱氣球」等方式宣傳,創意反擊博取全國媒體版面。

「罷韓黃絲帶」也成為選前倒數1個月的重點宣傳品。罷韓總部的志工們馬不停蹄地整理黃絲帶,但依然追不上發放的速度。罷韓團體在5月開始全台灣到處發放這個「信物」,所到之處索取民眾攜家帶口排成長龍,甚至連到台北和西門町都非常搶手;除了拿絲帶,還要和「罷韓四君子」合照,現場宛如偶像團體簽名會。

光復高雄罷韓總部志工黃絲帶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罷韓高雄韓國於四君子拍照黃絲帶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他們更規劃回到當時韓國瑜競選市長時,一舉扭轉氣勢的的「三山造勢」(鳳山、旗山、岡山)舉行「罷韓演習」;並且針對「北漂」發起一連串的「返鄉投票、光復高雄」宣傳。「好險我以前是做文創的,窮則變變則通,我們沒有市政府龐大的行政資源,也沒有市政預算來宣傳,就是打創意游擊戰了。」尹立表示。

經歷「韓流」的高雄有什麼不同?

高雄在2018年到2020年,2年內即將迎來第3次「大選」。韓國瑜從沒多少版面的前「北農總經理」變成「一瓶礦泉水和一碗滷肉飯」的超級政治明星,拿下89萬選票當選高雄市長,甚至帶動其他縣市的選舉;但這個曾讓高雄「綠地轉藍天」的國民黨救星、總統候選人,如今則要面對人生第2次的被罷免。

尹立回想當時,表示若韓國瑜沒出來選總統,「罷免根本沒正當性,就算不喜歡他,也只是喊喊而已」但韓國瑜參選成真,選後也沒針對這點向高雄人「好好道歉」,有這麼多高雄人才會到現在都還是想要他走。「如果高雄市長是侯友宜,高雄人應該不會理我們吧,好累喔還弄什麼罷免,不要搞了啦!」尹立認為,從去年遊行「撞期」到現在透過司法手段反制罷免,韓國瑜反而激起高雄人對罷免的情緒和關注,而選民「真的要很討厭1個人,才會去做罷免這件事」。

高雄割闌尾時曾參與過罷免工作的志工小陳(化名)則分析,比起上次高雄要罷免立委(編按:黃昭順和林國正),高雄人對罷免已經比較熟悉,「上次挫敗感很重,大家就算支持罷免也不肯簽連署書,因為不知道我們是誰、要幹嘛」,這是公民意識的進步。

小陳也認為,很多人說「民進黨操作罷韓」他並不認同,「這運動當然有綠營色彩,但你說民進黨在高雄要主導罷韓?我覺得不太可能。2018選舉民進黨在高雄輸這麼慘,高雄人其實沒那麼支持、相信民進黨啦,他們是討厭韓國瑜。」

罷韓演習三山會師 民眾高舉黃絲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小雲則表示,他感覺高雄人好像「變團結」了,從2次大選的分裂,到現在對罷韓的熱情和積極,就算最終沒罷免成功,這對高雄市民來說,也依然是重要的回憶。尹立表示,講到高雄的歷史,大家會想起的可能是美麗島、二二八事件,但經過這次,他希望罷韓也能在高雄民主史上留下一個重要的紀錄,「不敢說罷免一定成功,但高雄人共同創造歷史,會是寶貴的經驗」。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