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被禁來台,台灣新南向政策還可做什麼?招攬更多外籍生學華語、降低學費是選項

陸生被禁來台,台灣新南向政策還可做什麼?招攬更多外籍生學華語、降低學費是選項
Photo Credit:Angelo Su@ Flickr CC BY NC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中國教育報宣布暫時禁止陸生報名來台升學,未來勢必對台灣各大學生源造成影響,或許台灣政府可思考的是,可招攬更多外籍生來台學中文,以及讓外籍生的學費回歸到與本國人同等。

4月9日,中國教育部忽然宣布,決定暫停2020年中國各地各學歷層級畢業生赴台升學就讀的試點工作,這意味著,始於2011年的「陸生元年」畫下休止符。

根據教育部統計,民國108學年度就學的境外生有130,417人,而中國是境外生來源國第一名,就有25,049名陸生(含學位生與研修生),佔了整體境外生的19.2%。可以預料到的是,陸生減少必定對於面臨少子化壓力的各台灣公私立大學造成負面影響,更添增了退場壓力。

面對此政治風暴,強調要加強「人才培育」的新南向政策,能給台灣帶來機遇嗎?筆者嘗試提出幾個建議,儘管效果未必立竿見影,但面對東南亞與國際招生佈局上,值得省思。

武漢肺炎帶來的華語文教學機遇

4月8日,正是中國湖北省武漢市解封之日,對於中國的武漢肺炎疫情會否好轉,未來是否還會再大規模爆發,仍有待觀察。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不僅打亂了各國的經濟發展規律,高等教育市場也是不可忽略的一環,尤其是準備要到中國留學的外國學生,也許台灣的新南向政策能從中找到發展機遇。

眾所周知,學習華語已是各國的趨勢,每年都有大批學生赴中留學,尤其與中國關係緊密的東南亞,為把握中國帶來的經濟機會,興起了「漢語熱」。當然也有部分東南亞學生會選擇到台灣學習。

也許接下來台灣新南向政策在高等教育的執行思維上,該思考的是如何把握武漢肺炎對中國衝擊後帶來的機遇。例如,有的東南亞國家的學生原定於秋季、暑假赴中學習華語,但對於中方能否控制疫情發展仍有所顧忌,那也是全球學習華語重鎮的台灣,能否爭取到欲學習華語的東南亞學生過來呢?

當然,要實現上述設想的前提,必須是台灣接下來半年仍能控制疫情,例如值得令人憂心的新聞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是各國留學生來台學習華語的重點大學,由於該校已有2名學生確診,師大已成為台灣第一所疫情而宣布停課的大學。接下來台灣各大學對疫情的管控,能否撐過暑假,暑假後又能否順利開學,也是不容忽視的挑戰。

台師大學生染疫  全校連假消毒改遠距教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由於師大已有2名學生確診,已宣布停課。

調降外籍學生學雜費

在少子化壓力下,這幾年已有不少台灣的大學因系所生源不足而停招,有的大學為延緩退場壓力,無不卯足全力招攬海外學生,儘管效果可能杯水車薪。對於海外招生,近幾年比較多的爭議是大學是否該用留學仲介招生、產學專班會否變成剝削學生的「產業鏈」等,鮮少人討論的是外籍生學費收費是否合理的問題。

根據現行的《外國學生來臺就學辦法》第21條第三項規定「外國學生收費基準,並不得低於同級私立學校收費基準。」這意味著外籍生在台灣的國立大學求學的話,得多付一倍的學費才符合「私立學校收費基準」。

也許有人覺得這不是常態嗎?外籍生非本國人,該多收一點學費。事實上,這項規定是在民國 101 年 5 月 21 日修正的,此前外籍生的學雜費收費水平與台灣本地生、僑生是一致才是常態。

馬英九政府的此一修法,意外形成了外籍生與僑生「對立」的尷尬局面。雖然台灣的僑生政策有「僑」這個字,但實際上許多僑生都非中華民國僑民,並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只是具有「華裔血統」而已。

這意味著同一國家的學生因選擇了不同的入學管道,卻因種族不同,就產生了不平等收費的局面。例如,一個馬來西亞華裔學生選擇了僑生身份(也可以選擇外籍生)進入台大就學,另一馬來裔學生因為非「漢人」,只能選擇外籍生進入台大就學,結果該馬來學生卻得比同鄉華裔「僑生」多付一倍學費。可以說,以「種族」為考量的僑生確實有待檢討了,至於未來僑生政策是否該存廢的問題,就留在日後再探討吧。

站在境外生群體(外籍生、僑生、陸生、港澳生)間是否付費公平,以及廣納各國人才的角度而言,外籍生學費付費基準回歸到與本國人同等,其實對台灣百害而無一利。試想看,台灣有許多醫院的醫生是來自馬來西亞、香港的,他們能以能留在台灣為這裡的人民服務,是因為當年能以合理的學費在台大、陽明、國防大學等國立大學完成醫學系。

廣招東南亞各族裔留學生

台灣除對新南向政策目標國家捐贈口罩之外,還可以招攬更多境外學生來台求學,做好國民外交的工作。例如,前美國AIT處長司徒文就曾在台學中文,立場對台友善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瑞普曾來台當交換生,可見招攬外國學生也是一種為台灣外交開拓機遇的管道。

再以新南向政策的目標國-馬來西亞為例,一直以來東南亞的華裔學生是台灣大學,甚至部分高職的重要生源,而華裔人口眾多(且華語水平流利)的馬來西亞更是重中之重,但這也顯示了馬來西亞生源不夠多元,即來台的非華裔學生(馬來裔、印度裔、原住民族等)是佔極少數。不過,這也意味著台灣對馬來西亞的非華裔學生招攬有可待成長空間。

筆者在《新南向政策四年:東協學生翻倍成長,越南一躍成最大生源國,大馬衰退居次》一文提到,在台灣就學的馬來西亞學生有1,5741人,其中在各大專附設華語文中心學習的馬國學生人數,已從2015年的247人攀升至2019年的562人,而會在台學華語文的應多為非華裔。

留學中國的馬來西亞學生人數方面,根據馬來西亞留華同學會統計,2018年留學中國的馬來西亞學生有8000人,在2019年已成長至9500人,成長率接近20%。雖然沒非華裔學生在中留學的統計數字,但基於過去馬中兩國政府的支持下,許多馬來裔學生獲得獎學金到中國學習華語,其中有的是師範學生,回國後成了教導馬來裔學生學習華語的生力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