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搜!臺灣都市傳說》:「辛亥隧道搭車女鬼」原來是美國「消失的搭車客」?

《特搜!臺灣都市傳說》:「辛亥隧道搭車女鬼」原來是美國「消失的搭車客」?
Photo Credit: Reke@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辛亥隧道搭車女鬼」流行時,汽車已經進入我們的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了,因此「辛亥隧道搭車女鬼」隱含的恐懼,很可能並非對汽車的恐懼,而是對於「辛亥隧道」這個地點的恐懼。

文:謝宜安

一九七二年辛亥隧道開通,就是在這之後到一九八九年之間,鬼故事開始流傳。一九八九年司馬中原的《吸血的殭屍》裡有一篇〈恐怖夜車〉,故事裡的計程車司機半夜在醫院載到一名少婦,她說要過辛亥隧道,司機雖然因為辛亥隧道「遍山都是墳墓,又挨著火葬場,鬧鬼的傳說很多」而感到害怕,還是把少婦載到了一棟住宅前。少婦說要進屋取錢,進門後卻沒再出來,司機去按門鈴,開門的中年太太給了他錢,並告訴司機,那是她的大女兒,前幾天難產死在醫院,昨夜也搭車回來過,一樣是她付的車錢。

〈恐怖夜車〉這個鬼故事版本相當重要,它跟美國一九三○年代都市傳說「消失的搭車客」十分相像,在故事的最後,都由女子親人告訴司機「女子已經去世」。但是後來的「辛亥隧道搭車女鬼」的傳說中,卻不常出現這樣的結尾,反而是「發現女子付的車資變成了冥紙」的結局成了主流。透過〈恐怖夜車〉,我們可以一瞥這個故事模式的演變軌跡。

除此之外,〈恐怖夜車〉司機提到「辛亥隧道鬧鬼傳說很多」,說明這時辛亥隧道已存在不少鬼故事。六年後的一九九五年十月,《聯合晚報》一篇報導提到了辛亥隧道的眾多鬼故事:「有進到隧道走不出來的,有載到突然消失的乘客,有莫名其妙車子失控的,也有以為看到隧道結果撞入民宅車毀人傷的。」其中「乘客會消失」,指的應該就是「搭車女鬼」的傳說。這表示那時「消失」要素已經成了「辛亥隧道搭車女鬼」的核心,所以傳說才會被如此概括。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後來的許多鬼笑話都拿「消失」情節開玩笑。

「辛亥隧道搭車女鬼」在一九九○年代廣泛流傳,過了幾年,大家也膩了。到了一九九九、二○○○年,可以看到改編自「載到白衣女鬼」的笑話正在流傳。起初流傳的鬼笑話有兩種,一個是前面所提的「我生前很喜歡吃……」的文字遊戲版本,另一種版本則涉及「消失」的要素。由於這些笑話是對於原有鬼故事的翻轉,因此鬼笑話分成兩部分,前半部分是誤導用的典型情節,後半部分才是出乎意料的趣味結局。換言之,笑話翻轉之前的部分,就是現有老梗鬼故事的模樣。例如這則《聯合報》二○○○年六月轉錄的電子郵件笑話:

計程車司機在十三號星期五的午夜,載著長髮白衣的女子到第二殯儀館,正要回頭找錢時,赫然發現剛開門的女孩不見了。

三秒後,終於有個濕淋淋的女子站起來,「輸機先生,啊你嘛『搬搬忙』,誰叫你把車子停在水溝旁邊!」

前半部分「司機載長髮白衣的女子,回頭時發現女子消失」是典型的恐怖情境,後半部分「女子消失是因為掉下水溝」則是具意外性的趣味結局。也就是說,這段笑話意味著大眾已經普遍認識到「司機載長髮白衣的女子,回頭時發現女子消失」是恐怖情節。

另一個變體雖然不在辛亥隧道,但卻跟「女子掉進水溝」的笑話十分相似。那是二○○三年以後,網路上流傳的一段侯文詠寫的鬼笑話。某駕駛在夜晚開車經過北宜公路,發現有一個穿白衣、抱嬰兒的長髮女孩子對著汽車招手。駕駛讓女人上了車,車門關上後,駕駛死命往前開,繞出山區之後他才敢回頭看,這時發現車座上沒有女人,只有嬰兒。駕駛把嬰兒帶到警察局去報案,不斷思考遇到鬼的原因,後來他再度打去警察局關切,才知道原來那名母親把孩子放上車後回頭拿行李,還沒上車,駕駛就把車子開走了。

這一段北宜公路鬼笑話描繪的靈異情境是類似的:駕駛夜半遇到招車的白衣長髮女子,後來才發現她從車上消失了。

這一類笑話很多,其餘還有「計程車司機夜半載女子經過辛亥隧道,猛煞車後回頭,發現女子滿臉是血。這時女子才說,是她挖鼻孔遇上緊急煞車而流鼻血」的笑話。儘管靈異故事似乎因為太老梗而徹底變成笑話,但前半部分的靈異感,依然藉著這些鬼笑話持續為人所知,也算是另一種流傳方式吧。

畢竟「載到消失的乘客」傳說,已經在全世界流傳了很久。

辛亥隧道搭車女鬼 = 美國都市傳說「消失的搭車客」?

都市傳說研究奠基者布魯范德,他最有名的《消失的搭車客》一書,書名便源自搭車客傳說。這個傳說從一九三○年代就開始在美國流傳,除了美國以外,韓國、俄國、英國也都有流傳。這個傳說有許多不同的版本,但幾乎都包括以下情節:

  1. 駕駛開車遇見搭便車的女子。
  2. 女子上車,坐到後座。
  3. 到達目的地之後,駕駛轉頭,發現女子已經消失。
  4. 結尾驗證女子是死者。(例如駕駛到女子家後,女子的家人給駕駛看照片,並說「她已經死了」)

把「辛亥隧道搭車女鬼」和「消失的搭車客」一比較,很快就可以發現,前者就是台灣版「消失的搭車客」。雖然因為「辛亥隧道搭車女鬼」充滿了白衣長髮、冥紙等在地化細節,讓人難以想到它居然是世界性的都市傳說。不過「辛亥隧道搭車女鬼」和「消失的搭車客」共享許多關鍵性的情節,包括「女子上車之後坐後座」和「駕駛轉頭之後才發現乘客消失」。這些情節再加上司馬中原〈恐怖夜車〉裡「女子家人驗證女子去世」的結局(這個結尾跟美國「消失的搭車客」根本一模一樣!),台灣可說集齊了「消失的搭車客」的所有要素。

除此之外,「辛亥隧道搭車女鬼」的傳說,或許還殘存了一個顯示它可能是外來種的細節:在二○○一年後網路上一篇細數台灣各大鬧鬼地點的文章中,提到辛亥隧道的靈異是:「一個孤單的白衣女子常在隧道邊等待著一個開/騎車經過的人搭便車……」

在美國,「消失的搭車客」的乘客有些是搭便車的乘客、有些是付費乘客。由於美國有「搭便車」的傳統,因此搭便車的乘客不少。但是在台灣,「消失的搭車客」多數是計程車司機遇上的付費乘客,這應該和台灣「搭便車」風氣不盛有關。也是因為台灣的「消失的搭車客」故事多半是付費乘客,因此「驗證女子是死者」的方式,時常是「計程車司機發現收到冥紙」。

不過在搭便車風氣並不盛的台灣,鬼故事為什麼要特別提醒大家,白衣女子是要「搭便車」?如果真的是源自在地的傳說,會需要使用台灣人相對不熟悉的「搭便車」元素嗎?這很可能表示,台灣的搭車客傳說,原本就是從國外傳入的。

「消失的搭車客」靈異,是因為汽車空間令人不安

為什麼會出現「消失的搭車客」這樣的傳說呢?「消失的搭車客」是關於汽車與道路的靈異傳說。根據法國都市傳說研究者荷納在《都市傳奇》一書中的解釋,這是因為道路是人們遭遇到陌生人的地點。因為是陌生人,人們不清楚他們的來歷,他們就有可能是任何一種人——是殺手、預言家,或是鬼魂。

除此之外,「駕駛轉頭後發現乘客消失」的情節,也透露了人們對於汽車空間的感覺。「消失搭車客」傳說歷史很長,有趣的是,這個汽車傳說,幾乎在汽車普及之後不久就誕生了。二十世紀的頭幾年,福特製造出可以量產的汽車,到了一九三七年,汽車已經十分普及,平均四個美國人就擁有一輛汽車。正是在一九三○年代,「消失的搭車客」傳說在美國廣泛流傳。這個傳說,反映了人們對於初進入生活的「汽車」的陌生感。

「駕駛轉頭後發現乘客消失」的情節之所以會出現,這是因為駕駛座位在前方,而乘客常坐在後方。駕駛難以時時注意後方,要看清楚乘客,則必須回頭。仔細想想,「陌生乘客進入車上這個私密空間,和自己共處一室,但卻坐在自己無法直接看到的後座」本身就是一個令人不安的情境,而這種不安感正是汽車的空間所導致的。因此,「消失的搭車客」這個汽車靈異故事的高潮,才會是「駕駛轉頭回去看、解除懸疑狀態」的一刻。

「辛亥隧道搭車女鬼」——關於辛亥隧道的恐怖故事

除此之外,「消失的搭車客」故事在台灣,之所以和辛亥隧道有這麼深的關聯,與辛亥隧道本身給人的恐懼有關。由於「辛亥隧道搭車女鬼」流行時,汽車已經進入我們的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了,因此「辛亥隧道搭車女鬼」隱含的恐懼,很可能並非對汽車的恐懼,而是對於「辛亥隧道」這個地點的恐懼。

辛亥隧道為什麼令人害怕呢?多數人都會提到,這是因為辛亥隧道其中一端是第二殯儀館,殯儀館對面則是福州山墳場。福州山曾是台北市最大的亂葬崗,雖然墳墓在一九九七年在陳水扁擔任市長任內被遷走,但據說在遷走之前,只要經過辛亥隧道,抬頭就會見到密度極高的墳。就是因此導致人心惶惶。

除此之外,辛亥隧道之所以讓人害怕,也和辛亥隧道的位置,與本身設計有關。一九九五年《聯合晚報》〈道內燈光昏黃,隧道口有殯儀館,隧道上方是公墓〉一文分析了幾個辛亥隧道有鬼故事的原因:由於大安跟文山兩區天氣差距大,以及辛亥隧道的黃光照明,都容易使人產生幻覺。一九九四年八月《經濟日報》的報導也引述汽車雜誌,提醒駕駛要注意常發車禍的辛亥隧道路段:「筆直的隧道卻配上兩頭的急彎道出口,而且都是『奇蹟式』的輕微下坡,不熟悉路況的人駕車時,若速度太快,在出口時就會非常危險。」

也就是說,辛亥隧道周邊的鬼氣森森,以及空間的特殊,讓它成了讓人不安的鬼域。正是在這樣的地方,白衣女子攔車才會是靈異故事的開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特搜!台灣都市傳說》,蓋亞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謝宜安

傳說就是這樣煉成的!
你還記得嗎?
人面魚、多腿雞、日治刑場、辛亥隧道、蔣公銅像⋯⋯
破解十三則曾經席捲台灣人生活的都市傳說。
★完整爬梳事件始末,細密追究,還原時空。
★紀實照片+PAPARAYA特繪插畫,完整解析傳說流傳散布的原因。
除魅破解,直探隱密核心。你準備好接受真相了嗎?
每一則都市傳說都是一組密碼,
暗藏故事流傳之地的人心需求。

《特搜!臺灣都市傳說》_書封
Photo Credit: 蓋亞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