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中斷日常:隔離狀態提供冷靜的機會,讓人們珍視自己的擁有

【圖輯】中斷日常:隔離狀態提供冷靜的機會,讓人們珍視自己的擁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對生活模式產生了新的巨大挑戰。教育、工作、社交活動過去從未如現在這樣普遍於線上進行,同時也讓不少人發現,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意外且感動地重新認識了身旁的人們。

武漢肺炎席捲全球,各國政府都在為防疫而奮鬥,全球數以百萬計的人們,不得不在隔離狀態下生活:一連數週,被限制在自己家中的四面牆壁之間。

這種生活模式產生了新的巨大挑戰。教育、工作、社交活動過去從未如現在這樣普遍於線上進行,同時也讓不少人發現,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意外且感動地重新認識了身旁的人們。

10歲的小學生沙杰透過線上教學上課,與父母、祖母同住的他,坐在上海家中的餐桌上,用銀幕上中文課。「每天最多出門一次,就只是在住家附近逛逛,我爸媽說,出門一定要戴口罩,回來後得洗手。」

當被問到生活恢復正常後最想做什麼時,沙杰說:「和朋友一起在玩具反斗城玩。」

RTS36N6U
透過遠距上課的沙杰|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4歲的義大利(港譯「意大利」)女孩托瑪西妮(Lavinia Tomassini)住在米蘭,也嘗試著在家讀書。「我起床時間可以晚一點,睡得比平常多。但在家很難集中精神,我還是喜歡到學校,可以多念一點書,注意力比較不會分散。」

「我希望這一切能結束……因為在家真的很難專心讀書,有太多事情會讓我分心。而且期待能夠再次出門,不用擔心染上疾病。」托瑪西妮如是說。

RTS36N6O
在家念書的托瑪西妮|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美國,就像其他國家一樣,蘇拉卡醫師(William Jason Sulaka)已經開始用線上諮詢的方式替病人看診,因為他沒辦法跟病患面對面。「我寧願在辦公室看病人,我喜歡直接的對談,而非透過網路的虛擬會面。」

這位住在密西根州的40歲醫師,一直盡可能與妻子、小孩待在一起。

「我們只是懷念出門的自由,不用擔心身旁的人。」同樣來自密西根州的57歲醫師艾康妮(Lisa Elconin),透過線上諮詢獲得了比過往多10倍的溝通時間。

RTS36NRM
線上看診的醫師蘇拉卡|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工作場所的關閉、停業,給了人們前所未有與家人陪伴的時間。

40歲的林迪諾(Dino Lin)在一家汽車零件製造商上班,在病毒肆虐前搬進了上海一處寬敞的公寓,讓他的5歲女兒窩窩(Wowo)有自己的房間。

「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家,雖然沒有被強制禁足,但我相信這是對大家都好的方式。偶爾我會下樓去買日用品,但妻子跟女兒都沒有出門。」迪諾以前住在中國中部的某城市,每週通勤往返上海。

「如今,我有很多時間可以陪伴太太跟女兒,我們幫助女兒訂定喜歡的日程表,包括英語、數學、大提琴練習、閱讀,以及她最喜歡看的卡通。」迪諾如是說。

RTS36N6A
林迪諾與妻子、女兒在家的生活|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北京的樂團「二番目」(The 2econd)成員原本數週無法見面,但現在他們能夠聚在一起透過線上直播的方式跟歌迷互動。

「我當時從沒想過,會在近兩個月見不到我的隊友。作為一胎化世代,我沒有兄弟姊妹,我們幾個是最好的朋友。我們分享生活中的一切,包括歡喜與悲傷。本來習慣每周末一起喝杯酒,當這樣的日常中斷後,我覺得很不對勁。」30歲的歌手張承說。

「這個時期是把雙面刃,雖然某些行業的業績會下滑,但也給我們更多時間冷靜下來,反思工作與生活,讓我們更加成熟。」

RTS36N6C
二番目樂團成員,左起為張承、莊飛與文正|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另外遠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斯卡、今年51歲的佩雷拉(Ana Pereira),她與養的貓狗住在一起。她透過電腦與朋友進行線上野餐。

對她來說,這是一個糟糕的替代選項。「我很需要實際的接觸,非常想念那樣的日子。」當被問說恢復正常生活最想做什麼時,她說:「一個擁抱。」

RTS36N6L
視訊野餐的佩雷拉|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