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輪替」在新加坡似乎毫無可能,為何仍要大費周章舉辦國會選舉?

「政黨輪替」在新加坡似乎毫無可能,為何仍要大費周章舉辦國會選舉?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出身的學者Netina Tan引述早已經為眾人所知的政黨政治大師薩托利(G. Sartori)的理論解釋,常常在討論新加坡政治體制時遭到忽略:選舉事實上是人民行動黨政府最重要的政權正當化及政治穩定的機制。

文:吳鯤魯

勝選的意義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政府一向以促進族群和諧、加強國家安全為由,依法限縮人民自由權利,削弱反對黨力量,並巧設選區制度和甄拔人才制度,在不曾中斷過的選舉中繼續保有執政權。近年來人民行動黨仍擴張新式集體資源,並明目張膽地在大選中以之為籌碼,爭取選票支持。如果政權如此穩定,又完全不相信西方的競爭型民主政體及多黨構成的國會制度,那麼長期執政的人民行動黨政府何必費盡心力定期舉辦國會選舉及補選,每一次都為了制定選舉規則、劃分選區以及分化鬥爭反對黨、控訴並中傷反對黨候選人,投入鉅額資源,搞得人仰馬翻,而且還要這麼樣在乎選舉結果勝敗輸贏。何不節省經費,更有效率的甄拔人才?何況已經長期有效執行的黨內甄拔機制和國會議員「官委議員」(nominated members of parliament,NMP)的設計有可能足以擔當重任?

美國研究中國與亞洲的學者裴敏欣(Minxin Pei)在李光耀逝世後重新詮釋「新加坡模式」好告訴中國如何真正學習新加坡進行改革,他指出,新加坡模式的真正祕密,不是李光耀如何鎮壓政敵或媒體,而是他善於利用民主的選舉及國會機制,透過法制手段維繫政權。不遺餘力地甄拔人才加入執政黨,讓他們參加定期而公開的選舉。雖然不常發生,但執政黨的政治人物如果不慎選輸,一樣失去政壇地位及權勢。新加坡模式正是李光耀利用選舉讓屬下與反對黨競爭,以確保執政黨不腐化、
不會失去競爭力。

至於有競爭性選舉為什麼就能激勵執政黨政治人物不腐敗?新加坡出身的學者Netina Tan引述早已經為眾人所知的政黨政治大師薩托利(G. Sartori)的理論解釋,常常在討論新加坡政治體制時遭到忽略:選舉事實上是人民行動黨政府最重要的政權正當化及政治穩定的機制。選舉對掌權者提供了常態化的民意回饋機制、黨內領導階層汰舊換新的誘因體系、以及任由反對勢力批評的可操控管道、民意不滿情緒的宣洩口,並且藉以決定壓制或吸納異議者。

有得有失的選舉不但用來驗收黨內政治人物表現及爭取民意忠誠的能耐,對於不同選區的各個社區而言,選後社區更新資源的重新分配,剛好形成獎懲機制,警惕反對力量較大的選區下次不再倣效。於是,人民行動黨透過精心設計的選舉制度,在新加坡建立了已開發國家中少見異常鞏固的霸權政黨體制:一方面新加坡的反對黨始終像是得到執政黨特許的組織,在選民心中的形象永遠是二流的角色,無法與人民行動黨匹敵;另一方面,國會中人民行動黨勝選的席次遠遠超過反對黨,平均計算國會有效政黨數目只達到1.03;最後,對選民心裡影響最大的是,在可預見的未來,政黨輪替毫無可能,接受人民行動黨的持續統治成了無可避免的選擇。而且,另一個重要的作用:越是遭逢政經危機的當頭,選民就越不敢給改朝換代任何的機會。

RTX7BLT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

不論基於建國奠基者的發明、菁英為民主意識型態所洗禮,還是基於實用主義的成果檢驗。無論如何,新加坡選舉制度會持續推動及為確保戰果而微調,以便於繼續從中得到大幅度的勝選,已經成為人民行動黨統治層的確信。明知結果同樣是繼續執政,但對席次百分比仍然錙銖必較;即使在非選舉的平常時期,也是念茲在茲。我的推論是,只有從選舉制度帶給統治者的這種心理效果,我們才能理解新加坡政府為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對民間異議人士施加不成比例的鎮壓手段。

不規則的政治鎮壓週期

質言之,新加坡的不規則的政治鎮壓週期總是隨著每次大選失利的形勢而現身,每次都能在短期內力挽狂瀾,尤其隨著國內政治經濟危機的再度出現,更容易藉之挽回深恐失去一切的選民的民心,終將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衝上民主國家少見的高比例。

1961年,在新加坡仍然為自治邦還沒有正式獨立前,人民行動黨政府以國家安全受威脅為由,通過「內部安全法」。1962年即依據新通過的法律為工具,大肆逮捕左派人士一百多人,除去反對力量,號稱「冷藏行動」(Operation Coldstore)。1963年9月大選,再度逮捕剩餘的政敵,以此奠定勝利基礎,此後在李光耀領導下獨立的新加坡一黨執政, 大致能有效貫徹統治。

1970年代末石油危機之後,受到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影響,新加坡 一樣面臨停滯兼通膨的問題,人民生活不順利,國家經濟待轉型。1984年的新加坡大選反對黨選票首度增加到三成七,對人民行動黨造成執政警訊,正值新加坡政治菁英第二代準備接班的階段,對大選結果當然更是憂心。不過,經過1986年反對黨元老國會議員惹耶勒南遭指控偽造 「工人黨」賬目,判刑一個月,失掉安順議席,國會中缺乏任何有效制衡的情況下,人民行動黨政府再度先發制人,比全世界第三波民主化早一步,拔除其眼中「動亂」的根苗。到1987年,李光耀當政下的政府展開行動,除了驅逐在教會中工作的外籍人士之外,有22位天主教會的社會工作人員和專業人士,遭到以參與馬克思主義顛覆活動為由鎮壓,新加坡政府稱為「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其後尚牽連到協助的律師,政府並禁止律師公會就政治問題提出批評。對逮捕的社會工作人員和專業人士一樣不經公開審判,以內部安全法長期拘禁。但自此之後,人民行動黨選舉得票率的下降趨勢得到遏制。到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後2001年的大選,得票率甚至再度回到75%以上的超大優勢。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