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謹慎解禁:寧可在家多忍耐幾天,也不要日後再感到後悔

中、日謹慎解禁:寧可在家多忍耐幾天,也不要日後再感到後悔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中國和日本等國家有效抑制了新冠病毒疫情,但是仍非常注意避免復發。專欄作家澤林認為,這也表明,解封只能逐步和靈活地進行。

文:Frank Sieren(二十多年來生活在北京)

現在日本也宣佈該國幾個縣市進入緊急狀態,為期一個月。這聽起來嚴重,而實際情況並沒有這麼糟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就表示:「我們目前的狀況是疫情還沒有在全國範圍內迅速傳播。」日本只有大約4000個感染案例,92個死亡案例,感染數量仍然相對較低。該國有1.26億人口,東京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

安倍還進一步表示:「這不像是世界其他地方那樣的封城,而僅僅是一項預防措施。」公共交通仍在繼續運營。幾乎沒有商店關門,除非店主自願停業。對於政府而言,該措施主要是呼籲人們自我管制。公民不會因不予理睬政府的呼籲受到懲罰,公司也不會被強行關閉。

對限制措施的普遍認同

和韓國、新加坡、香港、台灣以及中國大陸一樣,日本從一開始就對疫情的爆發非常重視。但是,雖然日本對阻止病毒的大流行給予了足夠的重視,但是對病毒並沒有徹底清除卻重視不足。在過去的12天中,東京的新感染病例再次有所回升。無論如何,日本人一直是只要感冒就戴口罩。而且與西方國家不同的是,最近在TBS電視台的一項民意測驗中,80%的日本人投票贊成對公共生活實行更嚴格的限制。現在,新一輪病毒測試將重新開始。政府還制定了斥資大約9190億歐元的經濟刺激方案,旨在減輕新冠疫情給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造成的有史以來最嚴重影響。

新加坡和香港的感染人數也再次略有上升,也都因此加強了安全措施。但是,無論是在新加坡還是香港,情況都是可以控制的。在只有550萬人口的新加坡,週二(4月7日)報告的感染病例大約1375例,共六人死亡。香港有934人感染,其中四人死亡。幾乎所有新增感染案例都來自歐洲或美國的境外輸入感染。因此,東南亞正在發生的事情並非是西方人所擔心的第二個感染浪潮,而是餘震。而新措施遵循的宗旨是:「萬事小心勝過事後懊悔」(Better Safe than Sorry)。

RTS3833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眾多預防措施

目前中國的情況也類似。週二(4月7日),這個最先爆發新冠疫情的國家自1月份以來首次沒有出現新的死亡案例,但有32例境外輸入感染案例。儘管各地都令人感覺恢復了正常,但中國人仍然保持謹慎,很多限制仍未取消。即使是永久居住在中國的外國人也不被允許進入中國。所有從國外返回的中國人,無論是否有症狀,一律接受新冠病毒感染測試並隔離。此外還有應用程式來證明你是否有被感染的風險。沒有無懈可擊的數字化「健康碼」,你幾乎不可能在中國任何一地自由出入。

在此期間,每個中國省份都正在權衡著是否解封以及解封的時間。有些地方則又開始收緊限制措施。例如該國七萬家電影院中的一部分影院已經在3月中旬重新開放,但一週後再次關閉。音樂廳、卡拉OK吧和著名的上海東方明等旅遊景點也經歷了類似的情況。對無症狀患者傳播病毒的恐懼實在太大了。何時才能真正戰勝疫情的不確定性當然也對經濟產生了影響。 現在,90%的大型購物中心和超級市場以及80%的餐館已經重新營業。

出現破產潮的可能性不大

儘管如此,許多地方仍生意蕭條。到目前為止,大型購物中心的銷售額僅佔去年同期水準的30%至70%。人們仍然持謹慎態度。從一月到二月,失業率從5.3%上升到6.2%。不過出現大規模破產浪潮仍不太可能。中國85%的中小型企業還擁有可以再維持三個月的儲備金。而私人家庭的存款率遠超西方國家的水準。

平均而言,中國人將其可支配收入的34%都存入銀行。在美國,這一比例僅為7.9%。除此之外,政府還提供貸款和稅收優惠,地方政府現在正在發放購物券,以重新拉動消費和旅遊業。這些措施行得通,但當然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奏效。本週最令人看到希望的訊號是被封城兩個半月的武漢解封了。作為此次疫情「震央」的武漢,一度成為整個病毒危機的代名詞。

畢竟,目前中國的消費者情緒比受到病毒嚴重打擊的大多數其他國家更為積極。根據麥肯錫諮詢公司的一項調查,有49%的中國人認為經濟將在未來兩到三個月內復甦,並且至少會像以前一樣強勁地增長。在美國,這一比例為39%,在義大利僅為13%。只有6%的中國人擔心此次疫情對經濟造成長期的負面影響。在美國有16%,在西班牙甚至有36%的人有這種擔心。

有一點很清楚,這就是只有真正感到安全的人才會樂觀。迄今為止,中國和日本已經度過了危機,原因就是它們一直保持謹慎,並將繼續保持謹慎。這也是向德國和歐洲發出的一個重要訊息:寧可在家多忍耐幾天,也不要日後再感到後悔。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