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維穩使中共陷入「塔西佗陷阱」,海外華人該如何自處?

疫情維穩使中共陷入「塔西佗陷阱」,海外華人該如何自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非常不希望未來海外的華人也有如此不幸的遭遇,我們不能承受一個民族數千年曆史的包袱,也不能割裂與故土的血脈聯繫,我們能做的也許是不為惡、做善事、結善緣。

中國的抗疫神話暫告一段落,中國政府舉辦了一場全國性的哀悼活動,企圖就這樣糊里糊塗地翻過這荒誕的一頁。不過,他們的如意算盤要打錯了,疫情對中國的考驗和挑戰恐怕才剛剛開始。

中國社會的阿基里斯之踵

這次疫情暴露了中國社會治理領域由來已久的問題。從汶川大地震、2002年非典肺炎疫情(SARS)到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都能看出端倪,一次比一次,沒有進步多少,反而因為科技的進步,讓這些病灶更加固化。

中國幾乎每次發生公共性危機,最令外界詬病的地方是資訊不透明,官方有意隱瞞對自己不利的資訊,甚至不惜犧牲大眾的安全。據《紐約時報》報導,在2002年暴發的SARS疫情造成重大損失後,中國建立了一個傳染病上報系統。醫院可以將患者的詳細資訊輸入電腦,並立即通知北京的政府衛生部門,那裡的工作人員接受過培訓,可在傳染病傳播之前發現並控制疫情。但這次它沒有起作用。

馬克思(Karl Marx)在《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中曾經說過:「當你能夠想你願意想的東西,並且能夠把你所想的東西說出來的時候,這是非常幸福的時候。」但是中國政府不僅自己不對外披露真實資訊,而且還阻止別人去講真話。2002年的非典,如果沒有蔣彥勇醫生敢於去戳破皇帝的新裝,大部分人還蒙在鼓裡。幸運地是,在當時較為寬鬆的政治的氛圍裡,他沒有被訓誡。今天的手機網路比當年發達,借助微信、微博等社交軟體和抖音等視頻直播軟體讓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媒體,但是官方對資訊的控制卻沒有被削弱,資訊防火牆和言論審查制度遏制了人們想說話的幸福,並讓人們產生了講真話的恐懼。

關於非典肺炎和新冠肺炎的來源,雖然有著不少言之鑿鑿的陰謀論,但是目前比較公認的看法是由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新發病毒,這其實又可以歸結為中國長久以來存在的食安問題。食安問題產生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方面是人們不良的生活習性,中國人習慣將野外捕獲的動物,現宰現殺現吃,美名其曰:活色生鮮,殊不知也病從口入。有生物專家研究發現,「非典」和新冠病毒最初可能來自一種中華菊頭蝠,而一些人將此蝙蝠作為珍饈美饌,大快朵頤;另一方面是政府監管的缺失,新冠病毒的最早發源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衛生環境極差,寄生在野生動物身上的病毒很容易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突變,其中還有不少國家保護動物被販售於此,當地政府的職能部門竟長期漠視這種現象的存在。最近,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就直指新冠病毒來自野生動物市場,並呼籲全球敦促中國禁止野生動物市場。

最後,在這次疫情中,官方慈善機構幾乎失靈,有網友形容武漢上空有一個黑洞。疫情爆發初期,武漢的不少定點收治醫院口罩、防護衣等醫療器材短缺,紅十字會作為唯一合法接受物資捐贈的機構,接受了大量國內外的物資捐贈,多到沒地方放,卻沒有及時分發給需要的醫院,而一些不是急需的醫院卻靠著人脈關係獲得大量口罩。網路上還曝光了,一些外國捐贈的口罩竟然被原封不動的賣給了第三者。以上種種,都說明了這不是一場天災,而是人禍,是中國社會的阿基里斯之踵

AP_200542467806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誰的塔西佗陷阱?

中國的國內疫情穩控以後,中共為了扭轉隱瞞疫情的負面形象,積極對外援助醫療物資。但是西方國家並沒有因此減少對中國的批評,反而指責這是「口罩外交」,企圖施加地緣政治影響。德國更批評中國援助義大利、塞爾維亞是為了分化一個團結的歐洲,美國國會議員批評新冠病毒為「中共病毒」。今天的中共似乎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這次疫情最令中共引以為傲的是舉國體制的強大動員能力,10天內可以平地興建兩座收治醫院,十幾億人可以乖乖聽話待在家中,通過大概兩個月的時間就控制住了疫情,中共非常得意向國際社會推廣自己的防疫經驗。川普(Donald Trump)似乎深諳此理,多次在推特上讚揚中國所做的工作。

但是,這次疫情也讓中國長期以來累積的問題如同河底的淤泥和渣滓被翻攪了出來,同時讓我們看到一些西方政客和商人虛偽的一面。1989年,中共用坦克鎮壓了天安門前的學生運動後,中國的政治改革從此擱淺。出於道義上對民主運動的聲援,西方民主國家相繼對中國祭出了制裁。但是不久以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陸續開始與中國接觸合作,2001年還同意中國加入WTO,美國對此的解釋是希望中國人在經濟地位提升的同時爭取更多的政治權利,最終實現民主轉型。

我們可能忽略了一個事實,當時正值全球化的浪潮,西方的低附加值的製造業不斷向亞洲轉移。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不僅有著龐大的市場,還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和吸引外資的優惠條件。西方商人需要賺錢,中共需要通過經濟發展釋放紅利來維持執政合法性,他們一拍即合,形成了共謀關係。

當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之後,西方國家的消費者可以購買到物美價廉的商品,雖然有時也會出現一些品質問題,但是相比於供應中國國內的商品要好很多。這一切當然是有代價的,犧牲的是中國勞工的權益,付出的是環境污染的代價。如果西方的消費者不願意花更多的錢,那麼呼籲中國重視工人的人權似乎顯得很無力。另外,不少外企在華招聘工人,並不直接和他們簽署勞動合同,而是通過勞務派遣的方式,這樣對企業來說不僅可以降低人工成本,還能轉嫁風險,但是這種非正式的就業形態無疑是對工人的剝削。再加上中國城鄉二元體制的格局,農民工到城市務工,並不能享受到當地政府提供的正式社會福利,造成了因為身份差異產生的相對剝奪感。

近些年,中國因為新疆再教育營、香港反送中問題受到西方民主國家的指責,美國為了維護維吾爾人和香港人的人權,相繼出台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利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Magnitsky Act )制裁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

儘管如此,《紐約時報》曾經報導了「有西方企業在中國露天監獄發大財」。據披露,在歐洲最大的150家公司中,有約一半在被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稱為「露天監獄」的新疆有某種形式的存在,其中不乏我們熟知的大眾汽車、西門子。

有西方政客經常宣稱西方國家三十多年來對中國的綏靖政策,讓中國占了大便宜,中國在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經濟體以後,西方世界再難以去改變它,有時反而被它牽著鼻子走。這次的口罩就是一個例子,西方國家為了爭搶口罩,放棄了紳士文化。美國搶德國的口罩,被德國官員痛批為「海盜行為」和「西部狂野」,他們在指責中共的時候,可能忘記了自己也曾是幫兇。

中共今天陷入一種塔西佗陷阱可能是咎由自取,但是我們應該將其和中國人民有所區隔。西方國家的綏靖政策,便宜的只是中國少數的既得利益集團和某些西方政客和商人。另外,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也應該反思其全球化供應鏈的問題,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永遠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海外華人當自強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不僅重創中國近些年苦苦經營的國際形象,也使得海外華人甚至亞裔群體被汙名化。因為新冠肺炎最早發生在中國,在蔓延到世界各地後,一些當地人認為這是中國人帶來的病毒,加上極右翼媒體的渲染,排華的情緒悄然升溫,所以我們看到街頭無差別攻擊華人甚至亞裔面孔人士的現象越來越普遍。當川普為了回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不負責的言論,將該病毒命名為「Chinese Virus」之後,更為社會上彌漫的種族歧視氛圍火上澆油。

海外華人圈也因為「新冠肺炎」還是「武漢肺炎」的稱呼,吵得不可開交,甚至上升到了統獨衝突和政治對立的高度。澳洲一家診所因為在發給患者的短信裡提到武漢肺炎的字眼,引發患者的不滿,遂與診所交涉,交涉無果後,曝光到一家中文媒體,結果引來一波線民對香港醫生的抵制,還夾雜著對香港人和台灣人的惡毒攻擊。

自從去(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人、台灣人對中國、中國人的認同度每況愈下,新冠肺炎爆發後,更加雪上加霜。有香港茶餐廳明文規定不招待大陸人或講普通話的人士,台灣人對於中國、中國人的字眼也唯恐避之不及,一時間台灣正名運動又受到追捧。據前總統陳水扁透露,當年他在任內將中華民國的護照加上「Taiwan」 字樣就是因為「非典」。

其實,如果我們設身處地去思考一下,當香港人和台灣人有兩種身份認同的選擇,他們不去選擇一個令他們難堪和沉重的身份認同,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就像美國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楊安澤近日在《華盛頓郵報》發文提到:「在新冠疫情之下,他發現有被路人在用異樣的、帶有指責性的眼神看自己,於是對自己身為亞裔感到有些羞恥。」他的這番言論也在亞裔中間引發了爭議,有人抨擊他這種認為「亞裔應該證明自己很美國才能避免被歧視」的言論是不切實際的。

筆者認為,楊的言論有其合理性。楊作為一個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華裔,和中國沒有太多交集,加上美國長久以來對中國的偏見,他很難對中國有認同,他對亞裔的身份有一種羞恥感也許是內心真實的想法,但說出來就不符合當今的政治正確。他提到的很美國,更多是指符合美國精神和價值,而不是更像白人,美國是一個多元民族和文化的國家,亞裔如果將自己放追於主流精神和價值,那才會被邊緣化、被歧視。

令人遺憾地是,很多海外的華人並沒有做出一些符合當地精神和價值的行為,並且也不符合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有網路流傳的視頻顯示,一位美國的華人女子掃光當地的口罩寄到中國,聲稱愛祖國,不給美國留一個口罩。像她這樣的海外華人不在少數,最近澳洲新聞集團、9 news的60分鐘節目陸續報導了當地兩家中資背景的房地產企業在今(2020)年2月份的時候,要求其下員工大量採購市面上的口罩、防護衣、洗手液等物資,然後集中出口到中國。

這些人的購買行為並不違法,在當地國家並不特別需要的時候,採購給當時最需要的中國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他們的行為用中國的話來形容,顯然是吃相太難看,而且被人逮個正著。當地媒體現在拋出這樣的新聞,一是因為當地疫情爆發後,口罩出現短缺;二是因為炒作中國話題在西方社會容易吸引眼球,可以轉移注意力;三是未來可以將疫情的失控歸結於中國和華人。

RTS36H0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全球因為這次疫情要清算中國的態勢已經躍然紙上。據印度《論壇報》報導,印度的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師協會近日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中國就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損失作出賠償。據《美國之音》報導,羅根・埃爾特斯等4位佛羅里達州居民以及一家體育訓練中心3月13日向美國邁阿密聯邦法院遞交訴狀,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衛生部、民政部、應急管理部、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漢市政府提出控告。據澳洲新聞集團的報導,英國保守派智囊團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所做的報告稱,僅在七國集團成員國中,對中國的訴訟索償金額至少是3.2兆英鎊。

這樣的起訴行為說白了就是一種政治姿態,具體可操作性並不強,就算起訴成功了,也很難向中國追償。不過,有澳洲國會議員提議:「如果中國不支付賠償,澳洲可以收回中資企業購買的當地土地。」 此外,也有中國網友突發奇想:「如果中國需要賠償的話,美國2008的次貸危機造成的波及全球的金融災難,是不是也需要賠償呢?」

疫情給中國乃至世界造成的經濟損失可以估計,對中國的信用破產造成的損失難以衡量,也更難重建。英國首相感染新冠肺炎後,一度進入ICU,生命垂危。他在幕僚會議上透露,中國感染人數可能是目前40倍,他因為相信中國才導致對疫情的誤判,他非常惱火,甚至要重新審視與華為簽署的電信合作協議。截止3月底,全球至少有七十多位政要和明星已經中招。這段時間,西方國家電視台裡對於中國的評論不外乎:「不要再相信中共,我們要重新審視和中國的關係,我們是否應該像現在這樣依賴中國?」

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是中國所做的救濟措施也不盡如人意,出口的口罩和防護衣頻頻爆出品質問題,連援助老鐵巴基斯坦的N95口罩也傳出是用內衣做的,還有網路流傳視頻顯示一位中國男子在工廠裡用口罩擦鞋,甚至驚動了美國司法部長。

新冠疫情已經蔓延到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疫苗沒有研發出來之前,人類需要做好與其長期共存的準備。它對全球經濟的衝擊不會亞於2008的金融危機,美團的CEO王興曾經調侃了一句話:「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裡最好的一年。」 現在看來,這句話成為現實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西方國家不能及時從這場經濟衰退中恢復過來,收入下滑、失業破產會讓社會陷入動盪和不安,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很容易播下種族仇恨的種子。一戰後,德國面臨巨額的賠款壓力,進入了一個混亂的時期,物價飛漲、通貨膨脹,人們在痛苦和飢餓中掙扎。希特勒(Adolf Hitler)認為一切痛苦的根源就是因為猶太人和懦弱的德國領袖們的出賣,讓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失敗,於是他開始了向猶太人的復仇計畫。

1979年,由於日本汽車公司的衝擊,底特律的汽車製造工業陷入低谷,不少工人被解僱,因而造成了底特律汽車工人對日本人的仇恨,被誤認為日本人的陳果仁被克萊斯勒公司一名車間主管及其繼子用棒球棍亂棍打死。

我們非常不希望未來海外的華人也有如此不幸的遭遇,我們不能承受一個民族數千年曆史的包袱,也不能割裂與故土的血脈聯繫,我們能做的也許是不為惡、做善事、結善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