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經濟援助到太空軍事合作,中國藉阿根廷「登陸」南美洲

從經濟援助到太空軍事合作,中國藉阿根廷「登陸」南美洲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進入21世紀後,中國與阿根廷經貿關係快速發展,2019年阿根廷對中國大陸出口大幅成長61.8%至68.1億美元,占其出口總額10.5%。中國與阿根廷兩國合作關係從經濟、政治擴展到航太科技,甚至進入「軍事」合作領域,引起美國高度關注。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南美洲阿根廷地大物博,天然資源豐富,是世界第三大大豆、前十大牛肉出口國。阿根廷兩次世界大戰均未受到波及,理當是個富裕的國家,但卻為外債違約不良紀錄次數最多的國家。

在國家核心利益及財政領域,中國為阿根廷重要合作夥伴

中國與阿根廷有一項重要的共同國家利益,即是中國支持阿根廷對福克蘭群島的主權要求,而阿根廷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自1982年因福克蘭群島(Falklands Islands,阿根廷稱馬爾維納斯群島Islas Malvinas)的主權問題,阿根廷與英國發生「福島戰爭」以來,阿根廷向聯合國及美洲國家組織(OAS)提出調解要求,聯合國及美洲國家組織的立場為「支持英國和阿根廷政府儘快重啟爭議島嶼談判,以尋求問題的和平解決辦法。」而在包括習近平於2018年12月赴阿根廷參加「20國集團」高峰會議,及訪問阿廷等歷次中國與阿根廷兩國元首互訪等的「聯合聲明」中,「雙方重申將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問题上繼續相互堅定支持;阿方重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中方重申支持阿方在馬爾維納斯群島問題上的主權要求」,成為不可或缺的一段文字。

阿根廷多次發生主權債務違約,最嚴重的一次發生於2001年,違約金額高達930億美元,是當時世界規模最大的主權債務違約,並導致在11天內更換五位總統。債信不良紀錄使阿根廷在國際信貸市場上獲得貸款較為困難。在阿根廷財政極度困難之際,中國正加速發展與拉丁美洲關係,成為阿根廷重要經濟支撐的合作夥伴。迄今,中國對阿根廷之貸款總額達170.1億美元。

2018年8月阿根廷國幣比索(peso)重貶,中央銀行將利率提高至60%,成為「全球最高利率」的國家,主權債務違約危機再現。馬克里(Mauricio Macri)總統為解決經濟危機,與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簽署一項570億美元巨額貸款協議。2019年8月阿根廷宣布將與債權人和國際貨幣基金(IMF)協商,希望展延約1000億美元債務還款期限。國際信評公司標普(Standard & Poor)將阿根廷當地貨幣與外幣主權債信評由「B-」下調至「選擇性違約」(selective default)。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外債累計達2,776億美元,而同期外匯儲備低於450億美元。

主權債務違約危機使馬克里總統在2019年10月的大選中連任失敗。新任艾伯托・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 總統於2019年12月就職後,首先面對的棘手問題就是與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債務談判。2020年4月6日,阿根廷政府宣布,由於新冠疫情對經濟造成重大衝擊,阿根廷政府决定基於阿根廷法律發行的約100億美元公共債務本金和利息將延後至2021年償還。

中國在南美洲建立軍事基地

中國國家航天局與阿根廷「國家太空活動委員會」(Comisión Nacional de Actividades Espaciales, CONAE)於2004年11月簽訂《關於和平利用外層空間技術合作的框架協定》。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亞(Patagonia)高原與中國成地球對角線位置,地勢相對平坦且偏遠,係中國挑戰全球第一個登陸月球背面計畫修建太空探測設施的理想位置。中國衛星發射測控系統部(CTLC)於2012年12月與阿根廷國家太空活動委員會及內烏肯(Neuquen)省簽訂中國探月計畫合作協議,建立包括一個深空研究天線之地面追蹤、指揮及資料獲得設施。內烏肯省免費提供西部地區一塊土地予中國使用50年。

2015年2月25日,阿根廷國會通過與中國《關於空間活動領域合作的框架協定》(關於中國基於探月計畫框架,在阿根廷內烏肯省建造、設立及運行一座深空站合作協定)。此一由「西安衛星測控中心」操作的「內烏肯深空站」 (Estacion de Espacio Lejano CLTC-CONAE-Neuquen)為中國在國境外首座太空探測設施,阿根廷有10%的使用權。這座占地200公頃、16層樓高建築、直徑35公尺碟形天線的中國深空探測站,2018年3月開始運作。2019年1月3日,中國「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功在月球背面著陸,「內烏肯深空站」參與並發揮重要作用。

《紐約時報》於2018年7月28日以〈從經濟援助到太空計劃,中國「登陸」拉丁美洲〉(From a Space Station in Argentina, China Expands Its Reach in Latin America)為題專文報導指出,在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總統面臨阿根廷2009年經濟危機之際,中國適時挹注102億美元穩定阿根廷披索匯率,另外投入100億美元整修阿根廷老舊的鐵路系統,中國在伸出援助之手的同時,兩國秘密協商籌建太空探測站。

由於被認為此一中國軍方斥資5000萬美元建造的基地,可能會增強中國在西半球包括美國軍事衛星活動之情報蒐集功能,中國這些作為往往會直接削弱美國在這個地區的政治、經濟和戰略影響力。且負責的中國航天局衛星發射測控系統部由中共軍方主導,被視為中國軍力擴張至美國「後院」拉丁美洲的象徵,因而受到美國的高度關注。

Antena_Estación_CLTC_-_CONAE-NEUQUEN
內烏肯深空站│Photo Credit: Casa Rosada@Wiki CC BY 2.5

政治上的相互支持外溢到軍事領域的合作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