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經濟援助到太空軍事合作,中國藉阿根廷「登陸」南美洲

從經濟援助到太空軍事合作,中國藉阿根廷「登陸」南美洲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進入21世紀後,中國與阿根廷經貿關係快速發展,2019年阿根廷對中國大陸出口大幅成長61.8%至68.1億美元,占其出口總額10.5%。中國與阿根廷兩國合作關係從經濟、政治擴展到航太科技,甚至進入「軍事」合作領域,引起美國高度關注。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南美洲阿根廷地大物博,天然資源豐富,是世界第三大大豆、前十大牛肉出口國。阿根廷兩次世界大戰均未受到波及,理當是個富裕的國家,但卻為外債違約不良紀錄次數最多的國家。

在國家核心利益及財政領域,中國為阿根廷重要合作夥伴

中國與阿根廷有一項重要的共同國家利益,即是中國支持阿根廷對福克蘭群島的主權要求,而阿根廷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自1982年因福克蘭群島(Falklands Islands,阿根廷稱馬爾維納斯群島Islas Malvinas)的主權問題,阿根廷與英國發生「福島戰爭」以來,阿根廷向聯合國及美洲國家組織(OAS)提出調解要求,聯合國及美洲國家組織的立場為「支持英國和阿根廷政府儘快重啟爭議島嶼談判,以尋求問題的和平解決辦法。」而在包括習近平於2018年12月赴阿根廷參加「20國集團」高峰會議,及訪問阿廷等歷次中國與阿根廷兩國元首互訪等的「聯合聲明」中,「雙方重申將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問题上繼續相互堅定支持;阿方重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中方重申支持阿方在馬爾維納斯群島問題上的主權要求」,成為不可或缺的一段文字。

阿根廷多次發生主權債務違約,最嚴重的一次發生於2001年,違約金額高達930億美元,是當時世界規模最大的主權債務違約,並導致在11天內更換五位總統。債信不良紀錄使阿根廷在國際信貸市場上獲得貸款較為困難。在阿根廷財政極度困難之際,中國正加速發展與拉丁美洲關係,成為阿根廷重要經濟支撐的合作夥伴。迄今,中國對阿根廷之貸款總額達170.1億美元。

2018年8月阿根廷國幣比索(peso)重貶,中央銀行將利率提高至60%,成為「全球最高利率」的國家,主權債務違約危機再現。馬克里(Mauricio Macri)總統為解決經濟危機,與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簽署一項570億美元巨額貸款協議。2019年8月阿根廷宣布將與債權人和國際貨幣基金(IMF)協商,希望展延約1000億美元債務還款期限。國際信評公司標普(Standard & Poor)將阿根廷當地貨幣與外幣主權債信評由「B-」下調至「選擇性違約」(selective default)。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外債累計達2,776億美元,而同期外匯儲備低於450億美元。

主權債務違約危機使馬克里總統在2019年10月的大選中連任失敗。新任艾伯托・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 總統於2019年12月就職後,首先面對的棘手問題就是與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債務談判。2020年4月6日,阿根廷政府宣布,由於新冠疫情對經濟造成重大衝擊,阿根廷政府决定基於阿根廷法律發行的約100億美元公共債務本金和利息將延後至2021年償還。

中國在南美洲建立軍事基地

中國國家航天局與阿根廷「國家太空活動委員會」(Comisión Nacional de Actividades Espaciales, CONAE)於2004年11月簽訂《關於和平利用外層空間技術合作的框架協定》。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亞(Patagonia)高原與中國成地球對角線位置,地勢相對平坦且偏遠,係中國挑戰全球第一個登陸月球背面計畫修建太空探測設施的理想位置。中國衛星發射測控系統部(CTLC)於2012年12月與阿根廷國家太空活動委員會及內烏肯(Neuquen)省簽訂中國探月計畫合作協議,建立包括一個深空研究天線之地面追蹤、指揮及資料獲得設施。內烏肯省免費提供西部地區一塊土地予中國使用50年。

2015年2月25日,阿根廷國會通過與中國《關於空間活動領域合作的框架協定》(關於中國基於探月計畫框架,在阿根廷內烏肯省建造、設立及運行一座深空站合作協定)。此一由「西安衛星測控中心」操作的「內烏肯深空站」 (Estacion de Espacio Lejano CLTC-CONAE-Neuquen)為中國在國境外首座太空探測設施,阿根廷有10%的使用權。這座占地200公頃、16層樓高建築、直徑35公尺碟形天線的中國深空探測站,2018年3月開始運作。2019年1月3日,中國「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功在月球背面著陸,「內烏肯深空站」參與並發揮重要作用。

《紐約時報》於2018年7月28日以〈從經濟援助到太空計劃,中國「登陸」拉丁美洲〉(From a Space Station in Argentina, China Expands Its Reach in Latin America)為題專文報導指出,在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總統面臨阿根廷2009年經濟危機之際,中國適時挹注102億美元穩定阿根廷披索匯率,另外投入100億美元整修阿根廷老舊的鐵路系統,中國在伸出援助之手的同時,兩國秘密協商籌建太空探測站。

由於被認為此一中國軍方斥資5000萬美元建造的基地,可能會增強中國在西半球包括美國軍事衛星活動之情報蒐集功能,中國這些作為往往會直接削弱美國在這個地區的政治、經濟和戰略影響力。且負責的中國航天局衛星發射測控系統部由中共軍方主導,被視為中國軍力擴張至美國「後院」拉丁美洲的象徵,因而受到美國的高度關注。

Antena_Estación_CLTC_-_CONAE-NEUQUEN
內烏肯深空站│Photo Credit: Casa Rosada@Wiki CC BY 2.5

政治上的相互支持外溢到軍事領域的合作

2004年11月胡錦濤訪問阿根廷,兩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014年7月習近平訪問阿根廷期間,宣布提升兩國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成立「經濟合作與協調戰略對話」機制,2018年底,習近平出席在阿根廷首都舉行的「二十國集團」第13次峰會。阿根廷基什內爾(Nestor Carlos Kirchner)及其夫人克里斯蒂娜兩人12年左派總統執政(2003-2015)期間,三度訪中(2004、2010、2015),馬克里總統並於2017年5月赴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及進行國是訪問。

2007年5月15日至17日,中央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曹剛川訪問阿根廷,與阿根廷國防部簽署《關於加強兩國軍隊交流與合作諒解備忘錄》。阿根廷軍方自2007年起評估購買40架中國「直-11」(Z-11)型直升機,以及中國與巴基斯坦合作研製之「梟龍」戰機(FC-1,Fighter China 1)。2012年10月,中航技進出口公司(CATIC)授權「阿根廷飛機製造廠」(Fabrica Argentina de Aviones, FAdeA)組裝的第一架「CZ-11」公開展示。2013年10月30日至11月3日,解放軍海軍南海艦隊蘭州號導彈驅逐艦、柳州號導彈護衛艦和鄱陽湖號綜合補給艦訪問智利、巴西後赴阿根廷訪問。

2014年7月阿根廷政府再次發生規模較小之債務違約危機之際,習近平訪問阿根廷,中阿兩國簽署19項總計75億美元之貸款協議,用於該國能源、鐵路等項目,並合作興建採用中國「華龍一號」核反應爐的阿根廷第四座核能發電廠。2015年2月,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在訪問中國期間宣布,計劃從中國購買金額達到10億美元的武器裝備。這些裝備包括北方工業公司(North Industries Corporation, NORINCO)之110輛VN-18×8型裝甲運輸車、中國船舶工業集團(Shipbuilding Industry Corporation, CSIC)之5艘1800噸命名為「馬爾維納斯級」(Malvinas-class)P18N巡邏艦,以及成都飛機工業集團(CAC)生產之14架梟龍(FC-1/JF-17)全天候輕型多用途戰鬥機。克里斯蒂娜在當年10月總統大舉中敗於政治立場不同的馬克里,這巨額訂單無疾而終。

阿根廷軍方代表參加2014年7月舉行之第二屆「中拉高級防務論壇」、2015年10月的「中拉軍事後勤論壇」。2019年9月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訪問阿根廷後,阿根廷參謀總長Bari del Valle Sosa將軍出席2019年10月的第九屆「北京香山論壇」。2019年12月親中的前總統克里斯蒂娜就職阿根廷副總統,兩國關係發展前景樂觀。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阿根廷銷往中國的牛肉和大豆需求與價格下降,阿根廷出口受到衝擊,對雙邊關係的影響程度尚待觀察。

近年來中美兩大國的競爭由貿易戰擴大至科技戰,地緣政治利益競逐亦由亞洲的南海延伸到美國的「後院」拉丁美洲。中國在阿根廷興建太空探測站,並開展與阿根廷的軍事交流與合作,對美國在拉美的霸權形象無疑地會有極大的負面影響。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