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們不再上街,泰國一名小販選擇終止懷孕:疫情已經毀了我們的生計

當人們不再上街,泰國一名小販選擇終止懷孕:疫情已經毀了我們的生計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Koi和她老公在孔敬市(Khon Kaen)市中心的跳蚤市場中開食物商店,因為疫情衝擊,一個月賺不到1萬泰銖(9200元新臺幣),收入已不敷養家,最終不得不選擇「終止懷孕」。

「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在泰國1月爆發至今,全國各地的旅遊業、攤商生計大受影響,一名來自孔敬市(Khon Kaen)的食物攤商,發現自己非計畫懷孕,但因不堪收入砍半的經濟壓力,選擇終止懷孕。

曼谷時報》報導,12日單日新增33例確診病例,累計確診病例達2551例,累計死亡病例38例。13日是泰國新年第一天,Covid-19 應變中心(CCSA)發言人Taweesilp Visanuyothin呼籲民眾,不要進行潑水活動。

Taweesilp Visanuyothin補充,應變中心並沒有針對慶祝活動推行禁令,不過仍要求每個人合作抗疫,包括不要回老家和暫停在廟宇的宗教祭祀活動等。10日,應變中心警告民眾,泰國在警急狀態(Emergency Decree)下的新年期間,不要集會以免觸法。

隨著緊急狀態將實施到4月底,娛樂場所停業、餐廳僅能經營外送業務等措施,商業活動停擺,人們紛紛在家工作,泰國街頭隨之冷清。但是,並非每個人的職業,都能選擇遠距工作,營收倚賴每日來店顧客的攤販,更是首當其衝。

曼谷時報》10日報導,財政部表示,將會尋求國內和外國的資金,提供規模約1兆泰銖(約9204億新臺幣)的貸款計畫,促進經濟復甦。這項計畫的主要要素是規劃1.9兆泰銖(約1兆7487億新台幣),幫助低收入戶、農人和公司從疫情影響中復甦。

AP_2010422600947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4月13日,泰國新年第一天。僧侶在塑膠帷幕之後舉行祈禱儀式。

「但是我沒有選擇」

39歲的攤商Koi和她40歲老公在孔敬市中心的跳蚤市場中開食物商店。近來,Koi決定終止懷孕,因為家庭收入受到疫情影響而銳減。「這次懷孕不在計畫中,我現在懷孕6週,我在這新的現實中感到迷惘。我知道這不是好方法,很多人可能會覺得我做的事不道德,但是我沒有選擇,這很難接受。」

近來因政府實施宵禁,禁止人們在晚間10點到早上4點之間出門,他們的收入下降了50%到70%,他們的積蓄劇減,負債高漲。而Koi已經擁有2個孩子,分別是14歲和10歲。

Koi說,她知道疫情讓全球經濟都遭遇衝擊,但是她和她陷入掙扎的家庭,在這段時期裡難以維生。他和丈夫一個月靠賣食物,可以賺3萬泰銖(約2萬7615元新臺幣),但是現在不到1萬泰銖(9200元新臺幣),收入已不敷養家。

「當我發現我再次懷孕時,我很震驚,因為我不知道如何能負擔得起第三個孩子。我們領取很有限的補助,住在每個月要繳2000泰銖貸款的小房子。」Koi說。在發現非計畫懷孕的當下,她與丈夫討論怎麼辦,他則要她仔細考慮。

「我們同意需要賺更多錢,但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日常生活。Covid-19 疫情已經毀了我們的生計。」Koi說。當學校重新開啟,她需要更多錢支應孩子學校制服、學費和雜支。直到現在,她還是找不到辦法賺更多錢,負擔孩子的教育費用。

Koi到由皇家贊助泰國計畫生育協會(Planned Parenthood Association of Thailand ,PPAT)家庭計畫診所就診後考量經濟條件與自己的年齡後,「我決定終止懷孕。我想要我的孩子在好的健康環境成長,且可以受到高品質的教育。我不要他們成為社會的負擔,如果沒有被適當的教養長大。」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意外懷孕仍然是重要的公眾健康議題,全球每年有7400萬名來自中低收入水準國家的女人,導致2500萬件不安全墮胎,4萬700名產婦死亡。

泰國計畫生育協會是關注性與生殖健康非政府組織,為國際計劃生育聯合會(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的一員。資訊與公關部門主任Somchai Kaemthong表示,每間協會下的家庭計畫診所,每天大約會提供7到8名孕婦諮詢,並非所有女性都會選擇終止懷孕。

路透社》報導,原先在泰國,選擇終止懷孕的婦女會面臨牢獄或罰款,泰國憲法法庭今(2020)年2月裁定反墮胎法律違憲,政府須依此在360天內修法。泰國計畫生育協會主席 Surasak Taneepanichskul當時曾表示,「憲法法庭真的在生殖健康領域上跨進了一步。」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