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機」經濟學:曼谷、吉隆坡、新加坡機場的危機與轉機

「轉機」經濟學:曼谷、吉隆坡、新加坡機場的危機與轉機
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三大機場恰恰是轉機經濟學的三種面向,分別是曼谷機場:先天優勢;吉隆坡機場:後天努力;新加坡機場:先天優勢加後天努力。反觀台灣,台灣目前在防疫上的優異表現或許是轉機經濟學的一大突破口,從「方便」的轉機再進化成「安全」的轉機,成為台灣轉機宣傳的重點。

值此瘟疫(COVID-19)流行時刻,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已於2020年3月19日起全面「鎖國」,限制非本國籍人士入境,3月24日至4月7日連轉機都加以禁止。國際上亦復如是,包括以轉機為經濟來源的新加坡都自3月22日起限制全球旅客入境及過境,徹底杜絕轉機帶來的風險。

曾幾何時,過去各國機場渴求的轉機客,突然變得避之唯恐不及,讓人不勝唏噓,我也剛好來回顧一下東南亞三大轉機點心得:

首先是泰國,泰國大曼谷有兩大國際機場,分別是廊曼國際機場蘇凡納布國際機場,前者偏轉機東南亞,後者多為轉機歐美。

泰國的「度假」轉機經濟學

而以台灣人最常旅遊國度來說,日本居首,中國(含港澳)次之,韓國為三,第四名便是泰國。

泰國之好在於民情開放與友善,加上國際化程度高,吸引歐洲觀光客前來度假,與東亞遊客轉機出行。曼谷作為泰國首善之都,也因此相得益彰,諸如不丹與寮國、緬甸等國我都推薦在曼谷轉機。

泰國同時是大部分學生包含我在內,畢業旅行兼首度出國的國家,曼谷便成為我們首次見識到的世界。窮學生時代於曼谷短暫轉機時,入境後於機場能找到便宜的機場員工餐,工作後有餘裕的話,我更會刻意多待上幾天,將轉機行擴大為泰國小旅行。

雖然曼谷的交通問題迄今仍待改善,但曼谷匯集各式國際精品,應有盡有,百貨公司超大間,亦有好逛的平價市集。

泰國更有引人入勝的獨特大秀,如暹羅夢幻劇場、泰拳表演等等,我們轉機曼谷,入境後直奔夢幻劇場,該齣大秀演員眾多、場面盛大又弘揚泰國歷史文化,且該劇場不僅只有演出,可說是泰國版「九族文化村」,將泰國農村及各地域建築濃縮一地,甚至還有大象可供乘坐。

曼谷廊曼國際機場
曼谷廊曼國際機場│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讓人願在泰國轉機的理由不僅於此,有次辦回頭簽(re-entry permit),一位壯年男性移民官親切接待,提到來過台北一次,對台灣印象良好,言談間賓主盡歡,沒想到他居然轉頭拿出兩串泰國荔枝分送我們!我實在太訝異了,並感動於移民官的服務與善意。

之後離開寮國回程再進曼谷,時間不多直接捨曼谷市區,搭車往泰國郊區購物中心,不過畢竟是在地人百貨,英文標示少了許多,但只要我們想尋覓商品時,泰國人的友善隨即顯露無遺,有不通英文卻盡力用肢體語言溝通的商家、有略通英文卻再找英文較佳同事支援的店員、還有位典雅泰國美女直接熱心領我們去店鋪問貨,甚至在回程公車上都有帥氣小哥提醒我們廊曼站已抵達,下車前還不忘確認,滿滿的溫馨友善,實在是泰國最美的風景!

馬來西亞的「廉航」轉機經濟學

馬來西亞的轉機卻是另外一種「規模經濟」,因亞洲航空(AirAsia)於東南亞坐大後,各國子公司紛紛設立,先以吉隆坡低成本航廈LCCT,後於2014年5月8日升級成吉隆坡國際機場第二航廈(KLIA2)為其樞紐機場,成為許多背包客的共同回憶。

我於吉隆坡轉機時,LCCT並無空橋,揹著行李走下飛機,隨大隊人馬魚貫穿行在昏黃燈光的機場,微溫的空氣則不時提醒著已來到地近赤道的馬來西亞。

吉隆坡LCCT
吉隆坡LCCT│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機場雖沒有富麗堂皇,卻頗有規模,絕不簡陋,同時有馬來、英、中文標示,且行李輸送相當有效率,人未到轉盤行李已至。入境區也有小間免稅商店、換錢櫃台等。機場更有便捷的接駁車,能直奔吉隆坡市區。

相較於曼谷,吉隆坡的觀光景點略少,隔日一早僅去馬來西亞的信仰中心,即最能反應馬國為伊斯蘭教國家的國家清真寺。

清真寺開闊明亮,除高挑潔白聳立宣禮塔、阿拉伯文書法與幾何花紋鐫刻牆面展現伊斯蘭藝術之美外,並暗藏國家象徵,回教堂的主要圓頂為巨大藍色多褶傘形屋頂,共18個尖頂,代表馬來西亞的13州屬及伊斯蘭教的5功(唸、禮、齋、課、朝,即證信、禮拜、齋戒、天課、朝覲),同時以高達245公尺的尖塔寓意馬來西亞自由獨立精神。

國家清真寺
國家清真寺│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清真寺窗明几淨,地面打磨光亮,入內需脫鞋,女性依宗教規範還要包頭巾、著罩衫。而禮拜大殿穹頂的華麗紋飾值得讚嘆,殿外設計則採用水池與噴泉,以徐徐流水與淙淙水聲沖淡肅穆的宗教氛圍,打造成城市花園,有著歡迎四方信徒駐足流連的意味,是一座兼容並蓄的新潮清真寺。

吉隆坡半日轉機遊後,最大感想是吉隆坡物價頗高,據說房價更是,感覺比台北還發達。之後原路返回LCCT飛往緬甸,此時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低估了東南亞旅客對亞航的「熱情」,還有人以馬來語向我問路,機場簡直人滿為患,熙來攘往,整座機場真的很像是座大型巴士轉運站。

新加坡的「轉機」轉機經濟學

新加坡的厲害之處在於不同於泰馬,是把轉機當作主體,將轉機本身直接視為一門生意在行銷。

新加坡樟宜機場透過高科技、高效率、高品質的服務吸納各國航空,甚至已經規劃至第5航廈,簡直讓桃園機場連車尾燈的餘光都難以企及,是遠為強大的轉機點,更是我東南亞轉機的最佳體驗。

星耀樟宜
星耀樟宜│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每次到樟宜機場都讚嘆不已,新加坡的移民關過關速度非常迅速,無線網路網速飛快,轉機過境直接睡機場都超好睡,遑論還有一堆打發時間的設施,加上環境整潔,單憑廁所的清理頻率就能感受到機場的用心。甚至近年來還在機場旁打造購物中心,直接將機場視為商城,提供從頭到腳的服務。

有次深夜轉機我便在貴賓室窩一晚兼飽餐叨沙一頓後,早起去星耀樟宜逛上一圈。星耀樟宜的世界最大室內瀑布雖是人工景點,卻一併將植物花園搬到機場旁。同時除是購物天堂外,另有許多遊樂設施引妳駐足。

世界最大室內瀑布
世界最大室內瀑布│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使轉機客購物倦了能夠諦聽水聲,調劑身心。在燈影照耀下,也是道視覺饗宴,家人情侶合影留念者比比皆是,堪稱一流網美景點。轉機過程中我順道參觀,還被其他轉機客攔下幫合照,並品嘗些豬肉乾等,才心滿意足地返台。

由於整體服務的完善,新加坡樟宜機場連續7年蟬聯世界最佳機場絕非浪得虛名,甚至吸引了傳統航空、廉價航空、貨運航空匯聚,巨大的轉機客與隨之而來的旅遊業更為新加坡締造了破萬工作機會,並成功完成經濟轉型。

轉機經濟學的危機與轉機

這三大機場恰恰是轉機經濟學的三種面向,分別是曼谷機場:先天優勢;吉隆坡機場:後天努力;新加坡機場:先天優勢加後天努力。

曼谷的地理位置,恰好為歐亞大陸南側航線的中繼點,原先就適合作為轉機點。當然,先天優勢也是相對的,如杜拜機場、卡達杜哈機場的崛起都大幅搶奪其客源,使曼谷機場僅能成為東南亞地區大型的空運轉運中心。

而吉隆坡機場在歐洲與亞洲或歐洲與大洋洲航線上,皆因地理位置不算首選,卻受惠於亞洲航空這家全球最大「低成本航空」的創新理念,享有龐大的吞吐量,連原先的低成本航廈都因不敷使用擴建為更豪華的低成本航廈。

至於新加坡則位在東南亞的中央位置,飛往亞洲腹地、歐洲城市、大洋洲都市都相當適宜,但優異的官僚體制與領導者前瞻的領航,諸如強大的過境旅遊、誇張好玩的機場設施、全世界最好睡的機場等等,硬是將轉機經濟更上一層樓。

台灣機場轉機經濟的危機與轉機

不過2020年爆發的疫情(COVID-19)卻讓觀光旅遊業與轉機經濟急速凍結。人流或許象徵錢流,但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上,同樣代表著風險,轉機經濟學的成本未來必將成長。

反觀台灣,台灣目前在防疫上的優異表現或許是轉機經濟學的一大突破口,從「方便」的轉機再進化成「安全」的轉機,成為台灣轉機宣傳的重點。

與此同時,以台灣桃園國際機場而言,軟硬體的提升刻不容緩,機場因運量大減把握時機整修升級無誤。但桃園市離大台北地區車程不遠,似乎也能藉由提供免費過境旅遊,以接駁車開拓桃園市與其周邊縣市的創造出旅遊新願景,讓現在面臨危機的轉機旅遊,甚至是國內旅遊汲取到新的能量。

轉機經濟學自然是各國爭搶的大餅,尤其對於資源不足的小國來說,更是重中之重,台灣各大國際機場多年來不斷夢想擠身全球一流機場,除提升自身服務品質外,在疫情是危機的當下,同樣也能當成轉機,布局未來,壯大台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