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在復活節復活的強森,正在摧毀救活他的英國健保

【關鍵眼中盯】在復活節復活的強森,正在摧毀救活他的英國健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期間,許多台灣「大師」不斷神化英國首相強森,有人將他比做邱吉爾,也有人說他似如伊頓公學的無私貴族騎士,但如果你知道他與執政十年的保守黨政府對英國健保做過哪些事,你可能會對強森大大的改觀。

英國就是個如此戲劇化的國度,別的國家防疫的時候,他們帶給全世界媒體的注目焦點反而是首相大人的健康,感覺每個事件都是在為BBC或Netflix疫情結束後要拍的劇在做準備。

而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這段時間的種種作為,竟然也讓台灣的某些「大師」撰文歌頌。例如一開始被笑稱「佛系防疫」和被全世界媒體誤傳的「讓60%人都染病」等政策,就被說是「大英帝國依舊是那個偉大的大英帝國」,認為強森是用聰明的話術超前部屬讓英國人主動躲在家裡不敢出門,還引用英國二戰時的名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與之比對。

即使強森後來染病住院還進了加護病房,仍有人貼出強森騎腳踏車上班的照片,說這些伊頓公學出來的貴族從來都不是社會的寄生蟲,總是「衝鋒在前,撤退在後」積極承擔社會責任,講得強森好像好像是站在多佛海峽白崖上面騎著銀色鐵馬的聖騎士,用他的大鼻子為英國人吸下一粒粒的武漢肺炎病毒。

每次看到這類的文章,我都覺得他們應該是看了太多童話故事或《唐頓莊園》(或微信視頻,我也不知道),因為我蠻確定,大部分英國人的想法都和他們都不一樣。

因為強森與小夥伴們,英國健保正在被摧毀的邊緣

4月12日,出院的強森發出一段推特影片,感謝聖湯瑪斯醫院幫他度過關鍵48小時的醫護人員,說自己會「永生的感謝他們」。幽默的是,救了強森這條命的英國健保NHS,其實就是保守黨2010年執政之今施政爭議最多,也造成民眾最大直接影響的一塊。

在當時保守黨的一片罵聲中,1948年屬於左派的英國工黨成立了英國健保(NHS)。NHS是由國家的稅收來養護,在大部分的科別和一般的診療方式,病患都不用自己付錢。NHS的年度經費也隨著醫療普及、人口增加、科技進步、高齡化等因素逐漸增加,從創立時的4.37億英鎊逐步增加到2018年的1290億英鎊(約4.6兆新台幣)。

雖然好像是天文數字,但對比人口更緊密、人數大約三分之一的台灣,我們2018年的全國醫療保健支出是1.2兆,你說這個數字高嗎?但保守黨覺得高,太高。

所以他們在2010年從工黨手中接下政權後,便開始撙節——更多人看起來是壓縮——NHS的支出。對比布萊爾(Tony Blair)政府執政中期每年健保預算可有8.7%的漲幅,卡麥隆上任後定下「每年只能增加1%」的規定(台灣近十年的每年漲幅平均約3.8%),也實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首先醫護人員的數量降低了,從2014年高峰的216萬人,在短短一年掉到160萬人,2017年時也出現護理師人數的衰退,全國總病床數更從30年前的將近30萬床減少到2018年統計的14.1萬床,平均每千名英國人只能分不到三張。台灣則是每千人七張。

除此之外,去年年底英國大選時,更有密件傳出強森與美國談判要「賣掉NHS」——讓英國健保走上類似美國私有化的制度。雖然強森本人否認此一傳聞,但保守黨執政下「賣健保」卻不斷進行,英國《獨立報》報導就指出過去三年英國健保的外包合約量增加了一倍,同時也售出價值150億英鎊(5400億)的資產。

這些措施背後的一大目的,就是讓私人企業與財團可以伸手進入這個獨佔又民生必需的產業,而這種「唯利是圖」的公衛思維,也讓英國在這次疫情下被迫只能被動防疫,和強森本人的什麼先見之明並沒有關係。

RTSDSS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6年的英國醫師大罷工期間,抗議者在聖湯瑪斯醫院外反對預算刪減和私有化——剛好就是這次強森住的醫院

你以為的那些白衣騎士,其實大多都只想著自己

政策方向左右或許見仁見智,你也可以說若沒發生這樣嚴重的疫情,強森說出「讓英國人看病時繳點錢他們才會珍惜資源」也並非全錯。

若要討論私德,這些騎士領主其實也沒有那麼清高。

首先,英國內部就一直有聲音,質疑為什麼在醫療資源如此稀缺之下,許多明星、名人、官員、皇室等人可以先檢驗,像是強森出院的前一天,內閣成員保守黨老臣戈夫(Michael Gove)就爆出幫她「有些輕微症狀」的女兒「喬」到檢疫。對此首相官邸的回應是:「內閣官員對於防疫的影響舉足輕重,為其家人檢測能確保戈夫盡快上工,與政府一起度過這個艱困的時刻。」

反倒第一線接觸病人的醫療人員連檢測自己的試劑都生不出來,民眾更只能窩在家裡排隊,接疫情中心的罐頭簡訊。

衝鋒在前,撤退在後。

RTS3834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真要說保守黨做對了一件事,就是代強森行視事的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日前宣布將NHS之前的債務一筆勾銷,獲得各界好評。但疫情結束之後,強森和他周圍的人真會記得這些第一線醫護人員對國家和對他們的恩情嗎?還是會說出像是「因為這個事件我接觸了第一線的人,我要為他們把NHS變得『更好』」然後繼續推行既有的政策?

你還記得當時是誰用「脫歐之後每週可以少付歐盟3.5億英鎊,可以把這些錢給健保」這個謊言,為了自己登大位的私慾,拐騙整個國家的人走上脫歐的混亂之路嗎?

所以這些「大師」們在講古的時候,最好還是讓餐桌上的人聽聽笑笑就好,別把這些幻想,對那些因為砍預算失業後回來當義工的醫護人員說,對被關在家中、至親好友插著呼吸器的英國居民說,對那些在英國醫院服務半輩子但因為脫歐而得「滾回家」的歐亞非洲人說。

他們輕則笑你愚蠢,重則會用手上的空酒瓶砸你。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