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最大金主」美國擬暫停提供資金給世衛,為何引起美國公衛學者反對?

「WHO最大金主」美國擬暫停提供資金給世衛,為何引起美國公衛學者反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港譯「特朗普」)14日表示,身為世衛最大「金主」,美國將暫停對WHO的金援。但有公衛學者擔心,認為會讓原本就缺乏資金的WHO更難有效對抗疫情,WHO在2020年~2021年的兩年預算約為48億美元,比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年度預算還要少。

世界衛生組織(WHO)針對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的因應方式受到美國總統川普多次批評,川普14日表示,身為世衛最大「金主」,美國將暫停對WHO的金援。但有公衛學者反對,認為會讓原本就缺乏資金的WHO更難有效對抗疫情,若WHO因此減少第三世界國家的救助資源,疫情可能「回流」到美國。其實過去,WHO也曾大刀闊斧對抗SARS,但2008年金融海嘯,大幅影響了WHO的資金,以及對傳染病的應對能力。

川普宣布,美國將暫停對世衛的金援

(中央社)美國總統川普14日表示,WHO宣揚中國對於武漢肺炎疫情的假訊息,導致疫情全球蔓延,各國付出慘痛代價,美國將暫停對WHO的金援並調查世衛管理不善與隱瞞疫情傳播的責任。

川普上週預告將對WHO不當處理武漢肺炎進行處置,華盛頓時間14日,川普在白宮玫瑰園防疫記者會上表示,將暫時停止提供資金給WHO。

美國每年捐助WHO約4億至5億美元,是WHO最大資金捐助國。中國提供WHO約4000萬美元資金,僅有美國的1/10。

《科學》雜誌報導,WHO的經費來自於「會員國的會費」和「各界捐款」,其中「會費」佔預算的一小部分,且30年來幾乎保持不變。捐款雖然有所增加,但大多數只能用於特定計畫。以2018年~2019年的預算而言,40多億的經費17%來自會費,83%來自捐款。其中,捐款金額最高的仍然是美國,佔15%,其次為比爾蓋茲夫婦資助的「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第3則是「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

川普表示,作為WHO的主要資助國,美國有義務問責。世衛最危險也是代價最高的災難性決定,是反對各國對中國實施旅遊禁令。當美國做出這項決定時,遭致WHO反對。他指責WHO的反對是將政治正確置於挽救人命之上。

川普指出,其他依循WHO建議的國家持續對中國開放門戶,導致疫情快速在全球蔓延,許多國家為此付出慘痛代價,許多人因此失去生命,也錯失提早控制疫情的機會。

美國在WHO於1948年成立時就給予高度支持,協助預防全球健康危機。但川普表示,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美國高度關注美國的慷慨是否獲得最佳利用,但WHO並未能即時、透明提供充分訊息,對於世衛未能履行這項職責,美國將追究責任。

川普也表示,去年12月即傳出病毒有人傳人的可能性,這與中國政府官方報告相互牴觸,WHO本應立即進行調查,卻仍在1月對外宣稱沒有人傳人情況。從每天在全球各地出現的數據表明,原始報告並不可靠,全球收到的是各種有關傳染與死亡率的虛假訊息。

川普並指控WHO全面接收中國提供的訊息,捍衛中國政府行動,甚至稱讚中國「所謂的」透明度,這讓川普相當不以為然。

儘管川普曾表示,若無法從WHO獲得準確、即時與獨立訊息,將被迫尋找其他方式與他國合作,以實現公共衛生目標,但他也強調會繼續和WHO合作,希望WHO能進行有意義的改革。

《BBC》報導,從另一個角度看,川普此舉也是為了遏制中國日益增長的全球影響力。

美國公衛學者:暫停資助世衛,可能使第三世界國家大流行、疾病「回流」美國

《亞洲自由電台》報導,川普的作法雖然得到美國鷹派的大力支持,但美國也有不少公共衛生學者反對美國政府懲罰WHO

美國華盛頓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全球衛生法教授高斯丁(Lawrence Gostin)2月曾批評世衛過度傾向中國,但這次,他也和同校公共衛生法專家維特(Sarah Wetter)共同撰文,反對美國暫停金援。

維特表示,WHO這次的處理方式實有爭議,但他說:「我認為主要的問題在於世衛缺乏資金,也缺乏各國對WHO堅定的政治支持。」維特提到,WHO在2020年~2021年的兩年預算約為48億美元,這僅相當於美國一家大型醫院的預算,比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年度預算還要少。

高斯丁及維特都認為,美國反而應該在此時帶頭加倍注資。維特說,美國如果這時候撤出資助,反而會減少第三世界國家的救助資源,最終可能導致第二波疫情爆發,再度回流到美國。維特認為,美國可考慮推動設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在疫情之後針對WHO的決策進行調查。

《衛報》報導,2月5日,WHO籲請國際捐助6.75億美元,以協助對抗武漢肺炎。但倫敦大學學院教授柯斯塔羅(Anthony Costello)提到,3月4日WHO僅收到120萬美元。譚德塞4月5日才宣布,集資終於達到預定的目標,但這時,全球確診數已經超過100萬。

美國參議院要求世衛交出疫情相關通訊資料

《中央社》報導,除了川普表示將暫停WHO資金,楊恩(Todd Young)等美國7位共和黨籍參議員15日也致函譚德塞,要求譚德塞在內等多名WHO領導階層人員,提供去年10月1日到今年3月12日間所有疫情相關電子紀錄、書面資料、硬碟等通訊內容。此外,參議員也要求WHO領導階層,交出中國所彙整、分析及要求的疫情數據,以及WHO相關疫情研究資料,資料繳交期限為4月27日。

不只如此,參議員也在信中要求譚德塞就多項問題作出說明,包括WHO何時得知中國出現「類SARS病毒」潛在案例、WHO最早是何時抵達中國調查疫情、WHO中誰負責與中共協調往來,及WHO是否有任何領導階層人員收受薪資以外的「經濟補償」等。

議員表示,美國納稅人資助世衛,國會議員有責任確保納稅人的錢被明智地使用。楊恩擔任參院外委會「國際多邊發展暨機構小組」主席,該小組職責包括監督美國與WHO等國際組織的關係,及其所捐助的資金。

曾有效遏止SARS,世衛組織為何變這樣

《衛報》報導聯合國旗下的世界衛生組織於1948年成立,在SARS疫情之前,WHO對會員國並沒有太大的拘束力。

但2002年SARS疫情出現後,WHO在當時的總幹事、挪威前首相布倫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大刀闊斧的帶領下,在沒有疫苗及有效藥物的狀況下,透過旅遊警示、旅遊追蹤、隔離病患等方式,有效遏止SARS在全球的大流行。

也是在SARS疫情之後,WHO才在2005年,將「要求會員國報告疫情資訊」、「宣布國際緊急公衛事件」(PHEIC)等作為法制化。

然而,從2009年起,WHO在連續10年低盪的金融局勢中,資金缺口逐漸擴大。WHO戰略總監卡塞爾斯(Andrew Cassels)曾在2008年至2013年間提到,由於資金缺口很大,世衛曾裁減緊急計畫的人力,「 2012年的資金缺口接近3億美元,整個辦公室都關閉了,包括一群傳染病專業的社會科學家。」

後續2014席捲西非的伊波拉病毒,WHO就被批評做法太過保守、投入的預算過低。

針對這次WHO拒絕公開批評成員國,《衛報》指出,原因在於WHO不同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國際組織,沒有能力約束或制裁他的成員國。2019年,WHO的年度營運預算只有約20億美元,比許多大學醫院的營運預算還要少,因此他只能力勸、懇求會員國遵照指示。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