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聘來的「數位諸葛亮」,會不會淪為「高級小編」?

國民黨聘來的「數位諸葛亮」,會不會淪為「高級小編」?
截圖自:佳龍的華航改名計時器網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位化」這件事主要是對內而非對外的,,但對於簡來說,他不只要對內數位、科技化,也要負責對外「行銷」,所以當個「高級小編」可能是逃不掉的事。

數位諸葛亮到底該做什麼?是否稱職?能改變國民黨嗎?

國民黨這一次徵的是「數位諸葛亮」,但不是「國民黨諸葛亮」。也就是說,雀屏中選的Dcard創辦人簡勤佑只是國民黨在數位這一塊的諸葛亮,職稱叫「數位行銷科技長」,這算是一個「因人設事」的職位,權力來自於現任黨主席,未來如果黨主席不挺、不給資源,就形同虛設。而江的任期只有14個月,2022年的地方選舉會是檢核點。

這就有點像2006年馬英九當主席時期成立的青年團,因為黨主席力挺,有一定的地位、資源和發言權,一開始總團長還身兼黨副主席與指定中常委,那幾年也的確培養過幾個「人才」。2008年國民黨成立網路部,很多職務也由青年團兼任,負責經營各網路平台、匯集更多青年的聲音。不過換了主席,加上黨內高層覺得青年團沒有達到「爭取年輕人支持」的目標,就越來越沒權力、沒資源。

數位諸葛亮的工作,會不會淪為「高級小編」?

簡勤佑上任後開了兩槍,一個是4月14日凌晨的「佳龍的華航改名計時器」,另一個是把中國國民黨的臉書粉絲頁的黨徽戴上了粉紅口罩。社群效果的話,每個人的看法見仁見智,我就先不評論,但有兩個方向可以思考。

第一,乍看之下,簡的工作似乎是個「高級小編」,這似乎與很多人期待不一樣。我覺得可以類比一下,行政院也有一個「數位政委」唐鳳,請問社會大眾知道唐鳳上任後有什麼「政績」嗎?我想除了近期口罩地圖那一槍,還有之前陸續透過一些「數位方式」代表台灣出席國際會議,大多數人恐怕不知道她做了什麼,而這兩件事如果不是身在執政團隊,可能也沒機會做。

主要原因是,「數位化」這件事主要是對內,而非對外的,一間大企業要數位化,都不是短期看得出成效,何況是像政府、政黨這種盤根錯節、人事複雜的組織。此外,政府各部門都有專屬小編,唐鳳不需要做這些工作,但對於簡來說,他不只要對內數位、科技化,也要負責對外「行銷」,所以當個「高級小編」可能是逃不掉的事。

第二,不管國民黨的「裡子」有沒有改革,圈外人看的還是「表面」,所以社群如果沒有先來點新意,就更不用談改革了。(前提是黨主席力挺,之前的網路團隊不見得差,也可能是提案都過不了高層)

不過,社群操作跟得上時事、有話題,其實沒有解決根本問題。首先,國民黨的社群操作起來了,但民進黨和其他第三勢力的不會因此退步,而且都是二三十歲的「數位原住民」在操盤,也會馬上回敬,最後得利的,不見得是國民黨。

但至少可以做到一件事,就是「止血」。不太會有人因為社群操作而改支持國民黨,但是會讓原本是國民黨的年輕人,過去覺得有點丟臉、越來越失望,甚至想離開的人,覺得現在網路上有火力支援,願意把頭抬起來、一起作戰。

簡勤佑出任國民黨數位行銷科技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Dcard創辦人簡勤佑

一個數位諸葛亮,真的就能改變國民黨嗎?

國民黨該解決的「核心問題」,也就是江啟臣在黨主席政見會提到的三大方向「黨務改造」、「核心價值論述更新」和「人才培育」,大都是改革委員會要做的事。這都不是簡的權責,他或許有機會參與討論,但管太多卻可能讓自己的份內工作都做不下去。

江啟臣提到的,透過「組織扁平化」、「宣傳網路化」、「服務數位化」、「經營在地化」、「視野國際化」讓黨務走向現代化。大概只有其中的第二、第三點是簡的工作範圍和職責,光是這幾件事要做好,在黨內就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了,所以,千萬別期待一個「數位諸葛亮」就能擦亮國民黨的門牌。

撇開其他,我覺得蜀國的比喻是滿像現在的國民黨,雖有幾分勢力(短時間內都會是第二大黨、最大在野黨),但卻有逐漸敗亡之勢。至於諸葛亮的比喻,我覺得江啟臣想的該是自己,因為他不是開國之主,國民黨不是他的,反而更像是臨危授命。至於他有沒有諸葛亮之才,我就不知道了。

至於簡勤佑的角色,不要當大意失街亭的馬謖即是及格,至於他是姜維還是廖化,14個月自有定論。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