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嚴峻仍不願對委內瑞拉解除制裁,川普的賭注是什麼?

疫情嚴峻仍不願對委內瑞拉解除制裁,川普的賭注是什麼?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導致全球對石油的需求劇幅滑落,原油價格崩跌對以石油出口為國家財政主要支撐的委內瑞拉將是雪上加霜,對美國而言當然是幸災樂禍。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川普「對沖」瘟疫 委內瑞拉遭殃

卡繆(Albert Camus,1913-1960)在西方瘟疫文學(literature of pestilence)經典《瘟疫》(La Peste)一書中曾謂,「瘟疫在歷史上跟戰爭同樣普遍,但它們每次出現,人類總是措手不及。」(There have been as many plagues as wars in history. Yet always plagues and wars take people equally by surprise)戰爭的誘惑在疫情迷霧中呼喚,勾引權力決策者去鋌而走險,要用戰爭的手段來化解疫情所帶來的負面效應。

越來越多跡象顯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可能會開闢另一個戰場來「對沖」疫情的損害,企圖力挽狂瀾,扭轉選情的劣勢。目標是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所稱「暴政三駕馬車」(Troika of Tyranny)之一的委內瑞拉。

3月20日「美洲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OAS)秘書長選舉,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的死對頭、烏拉圭籍的阿爾馬格羅(Luis Almagro)獲23票(33個會員國)順利連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在第一時間表示祝賀。在拉美當前左右嚴重對峙的氛圍下,2015年5月26日就任秘書長的阿爾馬格羅能獲美國支持,在於過去五年他能有效執行OAS成立的三項任務,監督選舉(monitoring elections)、維護人權(defending human rights)、孤立威權(isolating authoritarian regimes),並兼顧美國的利益。

2016年5月24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表示反對派所提當年內就他應否留任舉行公投並不可行,次日阿爾馬格羅在公開信中直言「拒絕讓人民投票,拒絕讓他們作出決定的可能性,將使你成為這個半球中許多小獨裁者之一。」2017年3月14日他號召成員國中止委內瑞拉會籍,除非總統馬杜洛政府舉行有可信度的選舉。他在寫給美洲國家組織常務理事會(Permanent Council)的75頁信件中說,如果委內瑞拉不這樣做,「依據美洲民主憲章(Inter-American Democratic Charter)第21條,這將是停止委內瑞拉參與美洲國家組織活動的恰當時機。」2018年委內瑞拉會籍被中止(suspension)。

美國加碼賭注

2019年1月23日瓜伊多(Juan Quaidó)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後,OAS決定在委內瑞拉舉辦新選舉前承認瓜伊多的使節為該組織的委內瑞拉代表。經過激烈辯論後,4月10日該組織以18票贊成、九票反對、六票棄權及一名代表缺席的表決結果,正式承認瓜伊多合法性並接受其派任的大使。

然而,今(2020)年1月5日委內瑞拉憲政危機屆滿週年之前,瓜伊多前黨友帕勞(Luis Parra)在馬杜洛及81名議員支持下當選為國民議會新議長,帕勞在就職宣誓演講中指摘「瓜伊多將自己的政治利益擺在國家利益之上」,因此「已成為過去式」。瓜伊多則於《國家報》(El Nacional)辦公室在約100位反對派議員投票支持下連任議長並宣誓就職。委內瑞拉憲政僵局因此從「雙總統」演變成「雙議長」。包括巴西、玻利維亞、哥倫比亞等國均拒絕承認帕拉為新議長。美國則支持瓜伊多,先是1月5日蓬佩奧祝賀瓜伊多「連任議長」,次日副總統彭斯更宣稱他為委內瑞拉「唯一合法的總統」。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導致全球對石油的需求劇幅滑落,原油價格崩跌對以石油出口為國家財政主要支撐的委內瑞拉將是雪上加霜,對美國而言當然是幸災樂禍。3月26日美國司法部正式起訴馬杜洛,指控他涉嫌「毒品恐怖主義」、洗錢、貪污,美國國務院更懸賞1500萬美元給提供情資協助「捉拿」馬杜洛的功臣。美國的起訴名單除了馬杜洛之外,還包括委國國會前發言人卡貝洛(Diosdado Cabello)、國防部長洛佩茲(Vladimir Padrino Lopez)、首席大法官莫雷諾(Maikel Moreno)和退將科爾多內斯(Cliver Antonio Alcala Cordones)等人。

RTS37PL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金融時報》雖在社評呼籲「是時候該免除對委內瑞拉的制裁」,未料3月31日蓬佩奧更加碼提出《委內瑞拉民主過渡框架》(Democratic Transition Framework for Venezuela),希望通過「有序解除制裁」的和平方式打破委內瑞拉的政治僵局。該框架包含兩點保證,其一是軍事高級指揮(國防部長、副國防部長,國家武裝部隊作戰戰略司令部以及各軍種司令)在過渡政府時期保留職務不變,其二是州或地方政府在過渡政府時期保留職務不變。4月3日,聯合國拉美經委會(CEPAL)執行秘書巴爾塞娜(Alicia Barcena),在該會最新報告《拉美加勒比面臨Covid-19大流行:經濟和社會的影響》發表會上,再次呼籲美國取消對古巴和委內瑞拉的制裁。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 4月3日投書《華爾街日報》,表達了對川普政府對委內瑞拉馬杜洛政權的對抗「加大賭注」的憂心,因此呼籲「在國內政治和國際外交上各方均需克制(estraint)」4月12日,也就是全美50州進入「重大災難狀態」的第二天,川普發了一條「紀念」推文稱:「歷史上第一次有了一份適用於所有50個州全部經批准的總統災難宣言(Presidential Disaster Declaration)。對於這場看不見敵人的戰爭,我們正在勝利,而且將會勝利!」

中國雪中送炭

新冠疫情導致委內瑞拉對中國以「貸款換石油」(Loan-for-Oil)所累積高額債務的還款期程。儘管如此中國向拉美派出的第一個派遣的抗疫醫療專家組於當地時間3月30日凌晨抵達委國首都卡拉卡斯,中方捐贈的檢測試劑、防護用品、藥品等物資也同時抵達。來自江蘇省的該專家組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組建,包括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傳染病控制、實驗室檢測等多個領域的8位專家。委內瑞拉外長阿雷亞薩、衛生部長阿爾瓦拉多、經濟和財政部長塞爾帕以及中國駐委大使李寶榮等到機場迎接。4月8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在總統府觀花宮舉行疫情防控領導委員會議時,當面向中國援委抗疫醫療專家組致謝,並授予全體成員「法蘭西斯科・德・米蘭達」二級勳章。

季辛吉的呼籲對台灣應該也有警示作用。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很可能成為冷戰後30年來國際矛盾總爆發的催化劑,導火線在中國與美國之爭,台灣很可能正被捲入這場前所未有的國際政治風暴中。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以一個國際組織負責人之姿公開批評台灣對其攻擊,這可能正是風暴的開端。中國官媒《環球時報》4月10日以〈世界進入多事之秋,台當局悠著點!〉為題,發文警告台灣在新冠肺炎期間不要太高調,挑釁意味濃厚。

再以台灣網友攻訐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為例,別忘了她也是淡馬錫控股總裁,等到新加坡開始對台灣公事公辦可能就後悔也來不及了。4月13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在題為「莫讓疫情影響軍事互信」的社論中警告「各國有必要防止在疫情期間的軍事行動,因溝通不良或安全猜忌而失控升級」,台灣應該聽得懂弦外之音。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