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回應募資廣告「台灣有窗口可以聯繫WHO」,外交部反駁:我們被拒絕比例高達7成

WHO回應募資廣告「台灣有窗口可以聯繫WHO」,外交部反駁:我們被拒絕比例高達7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台灣民間人士集資在《紐約時報》刊登廣告,表達台灣人對WHO的看法,WHO強調WHO一直與台灣的衛生當局保持交流。但外交部說,自2009年~2019年,我方申請參與187場WHO技術性會議,不但每次申請的時間均十分冗長,且只受邀參加57場,被拒率高達7成。

日前幾位民間人士發起募資,購買美國《紐約時報》的廣告,表達台灣人對世界衛生組織(WHO)及疫情的看法。14日刊出的廣告中提到,台灣曾被WHO拒絕,因此格外了解世界目前的艱難處境。對此,WHO大動作提出13點說明,強調WHO一直與台灣的衛生當局保持交流。但我國外交部今(10)日也表示,台灣過去10年來,申請參與WHO上百場會議,被拒絕的比例卻高達7成,WHO離「完整接納台灣」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紐時》廣告成功刊登,聶永真分享設計理念

日前,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指責台灣對他進行種族歧視相關的人身攻擊,引起不少台灣民眾憤慨。為此,設計師聶永真、Youtuber阿滴、沃草共同創辦人林祖儀、迷走工作坊張少濂及YouTuber張志祺等人,10日共同在「嘖嘖募資平台」發起「刊登紐約時報全版廣告:台灣人寫給世界的一封信」募資活動。24小時內就達標,在嘖嘖上募得1014萬8507元,踴躍的捐款人潮甚至導致募資平台一度大當機。最後集資加總嘖嘖專頁及晚上八點因分擔流量而新增的貝殼集器分流金額累計共達1913萬3,288元

14日,募資廣告於《紐約時報》刊出,廣告文案依照報紙摺線分成上下兩部分,分別以黑、白為底色。上半部提出問句「WHO can help?」(誰能幫忙?),其中的「WHO」不僅是「誰」的意思,也是世衛組織的英文縮寫,問句下方是一個白色洞口的圖樣。下半部則回答「Taiwan」(台灣),並畫上一個藍色出入口的圖樣。廣告下方英文文案寫道:「在這孤立的時刻,我們選擇團結。」

總統蔡英文14日晚間也在臉書貼出《紐時》廣告的照片,並在貼文寫道「台灣走向世界有很多種方式,集資登廣告、架網站或捐物資,都是很好的起點。」貼文說:「台灣能被國際社會肯定,也是因為全民同心協力落實防疫,雖然疫情還沒到盡頭,但是希望一直都在。我們不能鬆懈,更要延續Taiwan Can Help的精神,把台灣經驗貢獻給全世界。」

《中央社》報導,設計師聶永真也在14日分享這次的設計理念,上半部的WHO的3字使用世衛官方字形,問句文字的顏色選用世衛標準色藍,將其隱喻提供閱聽人解鎖;至於WHO can help下方洞口圖像則是隱喻世界衛生組織在疫情爆發時,因反應遲緩與外在政治干擾導致的防疫缺口;Taiwan下方出入口圖像則指相對世衛坐困角度,台灣正積極建立一個通道、一個出口,對外提供最大的幫助。

對於最後募集資金分配,聶永真也表示,剩餘款項約1500萬,45.82%將用於數位廣告宣傳Taiwan can help;31.97%將捐助國內醫療器材或資源;22.20%將捐助國外醫療器材或資源,合計過半的款項直接捐助並協助國內外的防疫行動。

WHO回應募資廣告:我們WHO跟台灣保持交流

(中央社)《紐約時報》14日刊登台灣民眾募資的廣告,文案提到台灣被WHO拒於門外;對此世衛大動作提出13點說明答覆《中央社》記者詢問,強調數十年來一直與台灣衛生部門保持技術交流。

WHO秘書長譚德塞近日指責台灣對他人身攻擊,設計師聶永真、網路紅人阿滴、沃草共同創辦人林祖儀等人發動募資在紐時刊登全版廣告,廣告在14日刊出。

廣告文案切成上下兩塊,分別以黑、白為底色。上半部以世衛英文縮寫表達「誰」,提出問句WHO can help?(誰能幫忙?);下半部答道Taiwan(台灣)。這封寫給世界的公開信表示:「你們並不孤單,台灣與你們同在。我們知道你們的處境,知道這有多麼艱難。台灣2003年受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重創、被世衛組織拒於門外,對此體會甚深。」

WHO發言人賈撒列維克(Tarik Jasarevic)15日以電子郵件回覆《中央社》詢問對此廣告回應時,大動作提出13點說明,且文章一開頭強調WHO數十年以來一直與台灣的衛生當局(Taiwanese health authorities)保持定期技術交流。

隨後外交部駐日內瓦辦事處對《中央社》表示,對於今天WHO的回應感到遺憾,並強調台灣僅能極為有限的參與數項技術會議或活動,WHO以片段資訊誤導外界與台灣有充分交流,並未呈現事實全貌,對此外交部將進一步說明。

在WHO提出13點回應中,賈撒列維克解釋前8點說明台灣的衛生專家和部門如何與WHO互動及應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全球大流行的實例。

首先是台灣有「國際衛生條例」(IHR)架構下的聯繫窗口,可以接收資訊、並直接向WHO總部更新訊息,也可以使用「事件資訊庫平台」(EIS)。並說雖然注意到台灣的病例數相對其人口數屬低,但WHO仍在密切關注事態發展。

此外,世衛依序提出的第2至第6點說明,包括台灣有衛生專家參加世衛2020年1月成立的交流系統,支持全球應對疾病工作、兩位台灣專家參加WHO今年2月舉行的全球研究與創新論壇、台灣流行病學培訓計畫屬於「全球流行病學與公共衛生防疫網」(TEPHINET)成員、WHO透過技術指導直接向台灣衛生部門通報情況、台灣專家和部門可以透過世衛網站及其他公開平台獲取最新動態及資訊。

第7點說明提到WHO在台灣日內瓦辦事處設有指定聯絡點,透過這一管道可以處理一般性問題,並在出現技術問題時協調。第8則是WHO透過「歐洲疾病預防管制中心」(ECDC)與台灣衛生部門互動。

賈撒列維克說明,第9至第13點說明則是解釋WHO與台灣歷年來針對全球不同健康議題的互動。例如第9點是2019年台灣專家受邀參加9次WHO技術會議,並參加其中的8次會議,為WHO多項議題上做出貢獻,並爭取讓更多台灣專家參加2020年的工作。

第10至13點說明是台灣疫苗廠商為WHO成立的防範流感大流行框架做出貢獻、且台灣專家為癌症研究發布重要出版物、台灣有一位專家列入「國際衛生條例」名冊、在一系列其他問題上,雙方針對各種實際和技術問題進行交流。

外交部:台灣仍無法完整參與WHO,被拒比例高達7成

對此,外交部發布新聞稿表示,外交部肯定WHO開始認真看待台灣的存在,並願意公開討論台灣的參與問題;然而,WHO迄今仍無法抗拒來自中國政府的不當政治壓力,秉持專業及中立原則接納台灣完整無礙的參與,甚至在WHO對疫情的報告中,仍然將台灣當成中國的一部份,這與台灣完整參與WHO的會議、機制與活動,仍有很長的距離。

外交部指出,WHO衛生緊急計畫主任萊恩(Michael Ryan)雖曾於本年初公開表示,WHO「已就武漢肺炎疫情與台灣專家充分溝通及合作」,但事實上,台灣目前的參與仍極其有限,不但有礙我國即時取得第一手疫情資訊,更不利我國向其他國家分享防疫成果。

外交部強調,台灣因為政治因素,自2017年起即未再受邀出席 「世界衛生大會」(WHA) ;自2009年~2019年,我方申請參與187場WHO技術性會議,每次申請的時間均十分冗長,且只受邀參加57場,被拒率高達7成,WHO也多未告知拒絕的原因。

外交部新聞稿也強調,此外,我國所在地區屬WHO西太平洋區署(WPRO)負責,但WPRO一向拒絕與我方聯繫,也未曾提供任何區域內的公衛資訊予我國;台灣的專家雖能參加與防疫相關的「臨床管理」及「感染控制」兩項網絡,但WHO仍未同意邀我方參加「實驗室網絡」;WHO雖將我國專家納入WHO 「國際衛生條例」(IHR)的專家名單,但鮮少邀請我國專家出席相關會議,這次全球疫情的處理,就是最顯著的例子。

外交部也說,另外,WHO基於政治考量,無法認證台灣所製造的疫苗,影響我國推動疫苗的研發,也對台灣提供疫苗給有需要的國家造成阻礙。這些事實顯示,台灣無法參與WHO,不但損害台灣2300萬人的健康人權,更不利其他國家人民受惠於台灣所能提供的協助及經驗分享。

外交部重申,台灣有能力,也有意願參與及貢獻提升全人類健康水準的各項努力,並已以具體行動,透過捐贈醫療物資及分享防疫經驗等方式,積極協助各國對抗武漢肺炎的蔓延。我國已經向國際社會展現「台灣不但能幫忙,而且正在幫忙」(Taiwan can help, and Taiwan is helping)。

外交部呼籲,WHO儘速與我國政府直接研商,就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本年WHA,並做適當可行的安排,完整接納台灣參與包括防疫在內所有會議、機制及活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