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夢幻職缺成為「海嘯第一排」,29萬青年大軍如何迎接「疫情下的畢業季」?

當夢幻職缺成為「海嘯第一排」,29萬青年大軍如何迎接「疫情下的畢業季」?
2019年台灣大學畢業典禮。|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部預估今年將有近29萬名大專應屆畢業生,將在疫情風暴中步入職場,而就業市場的縮減,影響的不只是畢業生,也包括正失業的人,雙方都在競爭工作機會。

6月畢業季來臨,對於不少畢業生而言,卸下學生身分後,將迎來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根據教育部統計,今年有近29萬名來自大專院校及碩博士學位的畢業生,除了部分將繼續升學、服兵役外,預估將有24萬人投入勞動市場。

不過,在「COVID-19」疫情(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衝擊下,這些畢業生面臨的,恐怕是近10年來最低迷的就業市場之一。

當心目中的夢幻工作,成了疫情衝擊的「海嘯第一排」

就讀台中嶺東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今年大四的絲柔,還沒畢業已經開始找起工作。

喜愛彩妝的絲柔,高中開始就想當新娘秘書。她說結婚是人生大事,一般人「一生都只有一次」,想把新娘裝扮得漂漂亮亮的,當作人生最美的一刻,畢業後原想到婚紗店從助理做起,跟著老師學,之後或許有機會開一間自己的店。

不過,婚禮相關產業是受到疫情襲擊最嚴重的「海嘯第一排」。

「其實以往這時候就非常忙碌了,3到6月的時候。」一名不願具名的婚攝業者就表示,國外的客人多在春季來台拍櫻花、海芋、繡球花,不過遇到疫情,國外客人進不來,國內客人也延後拍照。往年旺季時每個月營業額可以到幾百萬,現在已經下滑到每個月10-20萬元,員工薪水都快發不出來了。

從事婚紗攝影、目前為中華民國攝影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的黃美玲也指出,婚紗產業受疫情影響很大,國外生意衝擊近8成,台灣客群至少也減少3至5成,店家因此在聘僱上也比較保守,就業機會一定是會變少。

絲柔說去年上網看,台中還有10幾間婚紗店的工作機會,現在只剩下5-6間,少了大概一半。連她在婚紗店打工的同學,也說最近接的案子變少了,原來一個禮拜5天的工作,被減班到剩下2、3天。

擔心相關的工作機會越來越少,絲柔說自己3月底就提前開始看工作。

「同學幾乎都有在找了,因為怕畢業後只剩自己一個人沒有找到工作怪怪的,大家都說疫情關係,很怕之後找不到工作。」

龔明鑫王美花拜會婚紗業者(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了解業界需求,行政院政務委員龔明鑫、經濟部次長王美花4月拜會台北市婚紗業者。

雲林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的小文(化名),從小夢想的職業是空服員,讀書也是為了這份職業做準備,大一、大二就開始關注航空公司的招考資訊,去年7月時也到華航實習。

但因為疫情,原來預定到今年8月結束的實習,在3月的時候提前終止,剩下的實習學分,還是要回到學校,選修其他的課程。

「3月初的時候機場就沒什麼客人,我們公司有排on job training(在職訓練),帶我們去看飛機修護、去機上參觀,或是參觀公司部門,就因為沒客人。」小文說,2月中一開始是中國香港旅客變少很多,3月接著是日本、韓國(旅客)、東南亞的旅客入境數接連下跌。

小文說,往年國籍航空公司是上半年、接近畢業季的時候開始招考,但今年完全沒有看到缺額。

「原本想考空服員,現在還是想,但因為現在太不穩定,不知道疫情什麼時候完全結束、機場恢復,我們公司的學長姐說今年大概預估不會再招人,我們一定要先找別的工作,不可能等他們(開缺)。」

因應疫情 地勤人員加強防護工作(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疫情爆發至今,各國仍未鬆綁邊境管制,也讓全球航空業受到重挫,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5月就指出,預估至少要到2023年,航空載客量才有可能恢復疫情爆發前水準。

學生的擔心其來有自,因為另一方面,台灣正面臨全球性的經濟衝擊。

受疫情影響,台灣今年第一季GDP雖然正增長(比同期增長1.54%),不過中華經濟研究院日前預估,今年第1季成長受害相對較輕微,但自3月下旬開始受歐美疫情影響,國外需求被壓縮,加上國內因疫情防範減少許多消費活動,預估第2季經濟成長將出現負值(- 0.12%)。

不過,經濟成長跌至谷底的時間,正是大學畢業生投入職場的時刻。根據勞動部統計,大專院校的學生,畢業後主要仍是投入就業市場,佔比近8成。

就業流向

根據104人力銀行統計,疫情下的就業市場,今年3月該平台還有65.9萬個工作機會,4月降至59.7萬個,5月更跌到55.5萬個,3個月內就少了10.4萬個工作。

而這波疫情下最受衝擊、無薪假放最多前2名產業(製造業和批發零售業),剛好正是過往畢業生投入最多人力的產業。而無薪假第3名的住宿及餐飲業,也是很多畢業生投入的產業之一。

5月無薪假v3_(1)
投入產業前10名v3_(1)

一名從事布料買賣的紡織業者就坦言,今年應屆畢業的學生,這時的確是比較不好的時機。業者表示,今年春節假還沒放完,疫情就燒起來了,工廠沒辦法開工,國內外的代工都沒辦法做,要等疫情穩定後才可能有訂單,目前營收都歸零。

不過業者也坦言,其實疫情還沒爆發的時候,成本比較低的工廠都轉到中國去了,現在台灣的紡織不好做,便宜的人力已經沒有了,大家為了節省成本,比較傾向以工時、論件計酬,不花基本薪資的聘僱方式。

疫情重創就業市場,學者評估恐怕明年Q1才恢復

根據勞動部調查,去年台灣15-29歲的年輕人失業率高達8.47%,是整體國人失業率(3.71%)的2.28倍,還比10年前金融海嘯時還嚴重(8.34%),且未達30歲之就業青年,其中1成1從事非典型工作。

勞動部分析,主要因青年初入職場尚在學習摸索階段,專業職能較為不足,工作期望與就業市場現況存有差距,且多非家計主要負擔者,轉換工作頻率高等原因導致。

青年失業率_(1)

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成之約表示,青年高失業率是台灣最獨特的現象,現在因為疫情市場需求更不振,能提供的職缺更有限。

成之約指出,往年7到9月會遇到季節性的高失業率(因為6月畢業季後,畢業生通常需要一些時間找到合適的工作),通常10月就會回到一般水準,不過今年因疫情影響,服務業、製造業、航空業都面臨市場需求不振、有減班減薪的情況,就業市場到年底前可能都不太活絡,悲觀來看,恐怕到明年第一季才有可能恢復。

1111人力銀行3月調查,今年有意願投入職場的新鮮人不僅比去年少(今年應屆畢業生有63.7%將投入就業市場,去年調查則有72.5%),其中更有近10%是想找兼職。1111指出,還沒有步出校園的畢業生,已經感受到整體大環境的不景氣,抱持先求有再求好,將就兼職工作,待疫情平息再伺機轉回正職。

緊縮的就業市場,卻有失業者、新鮮人同時競爭

前台北市勞動局長、現任立委賴香伶告訴《關鍵評論網》,這屆畢業生和以往畢業生畢業後面臨的就業市場不太一樣。部分產業受疫情衝擊,能開出的職缺已經有縮減,如果到6月畢業季產業還沒復甦的話,就業率和就業機會將更減少。

而就業市場的縮減,影響的不只是畢業生,現在領失業給付的人工作機會變少,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機會也被壓縮,雙方都在競爭工作機會。

為了增加畢業生的就業機會,勞動部近期預計推出「安穩青年就業計畫」,希望能提高雇主聘雇年輕人的誘因。每聘1名大學應屆畢業生,就發放1萬2000元的雇用獎助金,預計將補助6萬個名額。

不過這樣的補助方式,賴香伶認為,「效益不大」。

賴香伶表示,第一,除非企業本身不受疫情影響、沒有在減班休息、還是可以照樣去招募新人,否則企業若還是在停滯營業的狀態下,這樣的補貼聘僱,能增加就業機會嗎?

第二,有些企業已經在減班休息,要靠不裁員補貼維持原來的員工數量,政府為了開發工作機會給年輕人,以派錢的方式補助雇主,弄一批新鮮人進公司,會不會反而排擠原來已經在職場上的舊員工,造成勞工替代的問題?

賴香伶指出,在這波疫情的影響下,既有工作者也受無薪假和資遣的威脅,要新增工作機會的情況是很悲觀的。

但她也說,「這筆錢不是不能發」,只是應長遠來看,將這筆錢用來投資青年的就業能力,「不應該用救急、救窮看年輕人,青年初入職場,仍需要國家的支持。」

賴香伶說,不應是只停在薪資補貼,倒可以配合結合人力培訓。比如因雇用獎助金剛聘進來的年輕人,因疫情影響此刻沒有工作可做,雇主可以額外替他們申請「充電再出發訓練計畫」(每人共計1萬8960元的專業訓練補助,受訓每小時政府補助158元、最高120小時),讓他們先去上課、受訓,也是一種儲備人才的方式。

不過她也指出,只補助6萬個名額,等同只有1/4的畢業生可以拿到,誰可以申請、哪些產業比較適合、企業的配套措施是什麼,都是未來需要仔細規劃的。

在疫情風暴中步入職場,銘傳大學企管系大四的小可(化名)其實沒有太多抱怨,她告訴《關鍵評論網》,只是要設想的比較多,「對我來說,疫情期間要跟客人近距離接觸,會增加很多平常在家防疫根本不會有的風險。但我要去工作了,為了要賺錢,要多這些風險。」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