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與觸碰性別》:囿於書法藝評界的保守主義,女性書法家仍無法與男性均勢

《看見與觸碰性別》:囿於書法藝評界的保守主義,女性書法家仍無法與男性均勢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代中國已歷經民國初年以性別平等作為政治社會改革面向的時期,女性書法家仍無法與男性均勢。原因可能是囿於書法藝評界的保守主義,及全國性比賽尚欠公允的評判及性別隔離。「性別盲」使受過良好教育,具文化涵養的女性無法於社會上被體現。

文:阮圓(Aida Yuen Wong) ,布蘭戴斯大學美術系講座教授

書法藝術為中國傳統士紳家族成員之文化涵養的最高表徵,史上以善書著稱之女性有東晉王羲之老師衛鑠(272–349)、元代趙孟頫妻子管道昇(1262–1319),以及南宋寧宗后楊妹子(1162–1232)。然而,也有無可計數的女性未留名書史。

清代杭州詞人厲鶚(1692–1752)所編之《玉臺書史》,匯集歷代女書家傳記,為女性藝術家集體論述之先河。汪遠孫(1794–1834)與其亦善書之妻湯漱玉(生卒年未詳)即參酌是書體例,編著《玉臺畫史》。然此類女性傳記對作品本身未能多加著墨,僅可自著者之觀點略窺一二,無法觀看作品原貌。學者馬雅貞於其研究中指出「不論前後期女藝術家傳記的獨立成書,都不完全是出於當時文士對女性文藝的推崇,卻是揉雜了男性地方認同的結果,因此從性別史的角度來看其實不無矛盾」。馬氏也提及傳統中國社會中雖存在著對女子才學態度嘉賞的支持者及鑑藏家,但由於缺少史料記載或被認為有關描述太具浪漫色彩,而被主流歷史所漠視。

自二十世紀末,西方學者魏瑪莎(Marsha Weidner)與李慧潄均對中國女性藝術家的歷史定位有開拓性研究。魏瑪莎所編《玉臺縱覽—中國歷代(1300–1912)閨秀畫家作品展》(Views from Jade Terrace: Chinese Women Artists, 1300–1912)(1988),羅列元代至民初四十三位女性藝術家生平,並配以作品圖例八十件;李慧潄則援引前人未及之史料,針對宋朝皇室女性身兼創作、代筆、贊助,及潮流引領者等各面向,深入且全面性地探討。

綜觀現代女性藝術家亦相當活躍,且不乏以書藝聞名海內外之女書家,然女性成就普遍被認為居其領域之次等,這對各領域拔萃出群的女性而言,無疑是相當大的衝擊,且有深究之必要。琳達.諾克林(Linda Nochlin)所著「為何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1971)一文中便探討無名女性藝術工作者,且分析導致其邊緣化的一些普遍原因。

當代中國已歷經民國初年以性別平等作為政治社會改革面向的時期,女性書法家仍無法與男性均勢。原因可能是囿於書法藝評界的保守主義,及全國性比賽尚欠公允的評判及性別隔離。「性別盲」使受過良好教育,具文化涵養的女性無法於社會上被體現。筆者認為另一原因,則與歷代審美評論之遣詞用字相關,上乘書藝的形容詞,如「勁」、「瀟灑」、「奇」,以及「厚重」等,均與中國社會認知的「女性」特質相悖,且長時期未受到修訂及質疑,因此女性書法家如難以符合那些標準,僅能憾居次位,然也有能者,藉此審美意識,運用並轉化為己身之優勢。

本文試圖探討書法家蕭嫻(1902–1997)之生平及藝術,其為金陵四家之一,與胡小石(1888–1962)、高二適(1903–1977),以及有「現代草聖」之稱的林散之(1898–1989)齊名。目前現存兩間蕭嫻紀念館,一位於蕭氏家鄉貴陽;一為金陵四家聯合紀念館──「南京求雨山文化名人紀念館」。現代中國女性藝壇中,也許唯何香凝(1878–1972)與蕭嫻兩人擁有與她們同名及收集她們作品的博物館。

蕭嫻書風雄深蒼渾、大氣磅礴,其自覺性地取法碑學,正與父權體制思維下的書法鑑賞審美觀相符。《書酒風流》(縱121公分,橫421公分)為蕭嫻高齡九十歲時所書橫匾,其力道縱橫,點劃勾勒以重筆用墨,灑脫自如,為其酒酣興發之作(圖1)。蕭嫻自幼酒量頗佳,尤可飲家鄉貴州茅台烈酒,其也不諱言於日本侵華及文化大革命時期,偶藉酒抒懷。中國藝術史上向有「醉翁」美譽,如唐代懷素(737–799)及張旭(西元八世紀),其醉顛時所作皆被稱頌為上乘逸品。

___
Photo Credit: 石頭出版提供
蕭嫻,《書酒風流》,1991,121x421公分,蕭嫻紀念館,南京求雨山

然而,父權主義的書法審美觀無法對性別議題深究,即使略微涉及,也無關性別本身。舉例而言,陳振濂《書法教育學》(1992)敘述「一個性格內向、文靜娟秀的女孩子,硬讓她去選粗放厚重的顏體字帖,她會時時感覺與自己格格不入,反過來讓一個脾氣直率的男孩子去選瘦金體,他也會感覺惘然不知所措。」 著者以性格迥異的男女青年為例,並非基於男女之別或其他性別區隔的立場,意在告誡師者應於學生臨摹前觀察、了解學生性格及天性,切勿盲目臨帖。

蕭嫻師承碑學泰斗康有為(1858–1927),康氏揚碑抑帖,認為唯有沉厚樸拙的碑學才可振奮當時積弱不振的國家民族,其藝術及革命思維對蕭氏影響甚巨。俞律所著傳記顯示蕭嫻的書法美學實緊繫著行徑風格,形塑其卓然藝壇之成就,亦顯見其足可作為社會性別意識研究之課題。

相關書摘 ►《看見與觸碰性別》:中國當代藝術中,女性仍為男性的刻板印象所界定

書籍介紹

看見與觸碰性別:近現代中國藝術史新視野》,石頭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賴毓芝、高彥頤(Dorothy Ko)、阮圓(Aida Yuen Wong)
作者群:李雨航、陳慧霞、彭盈真、陳芳芳、伍美華(Roberta Wue)、安雅蘭(Julia F. Andrews)、季家珍(Joan Judge)

【關於本書】

1988 年,許多被遺忘的女性畫家透過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美術館「玉臺畫史」展覽被發掘出來,在當時引領風潮。30多年後的今天,《看見與觸摸性別》的出版正在突破性別研究或藝術史領域的研究視野。「性別」在中國歷史脈絡中如何被看見與觸知,本書透過三種角度來探討。

全書由一篇導論、及三大單元的九篇文章,觀看當今研究者透過性別意識的角度,重新思索與挖掘近代中國藝術史的種種面向。兼容歷史、文學、藝術、宗教、人類學、博物館學等領域,展現近年來新一代藝術史研究與性別史的多元交織,努力探索性別與視覺、物質文化的關係,從事跨學科研究與對話的結晶。期望由性別意識的角度出發,為藝術愛好者帶來新的觀賞視野。

看見性別_書衣_行銷用_完稿OL
Photo Credit: 石頭出版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