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重要!》:你必須先成為別人的朋友,才能交到朋友

《你很重要!》:你必須先成為別人的朋友,才能交到朋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抱歉,沒有人能夠擁有超過一千個真正的朋友,友誼重質不重量,如果真要說什麼,在社群媒體上所花的時間,就會占去我們跟能夠建立真正友誼的稀少時間,讓我們雖然有著連結、但又如此隔絕。

文:馬修.艾莫茲安(Matthew Emerzian)

出現——成為朋友,才能擁有朋友

寧願與友人在黑暗中同行,也不願獨自在光裡行走。

——海倫.凱勒

生命本來就不是孤孤單單的。我們是社交性的生物,密切地需要他人,才能生存、繁榮。內向者,不好意思,對你來說也一樣。問題是,我們常常做著各種讓我們離開社群、讓我們不去交朋友的事。相反地,我們還抱怨:「現在交朋友真的好難。」我常常聽到別人說這句話,而且我真的覺得很煩。我有一個解決辦法:不要再抱怨沒辦法交朋友了,應該換句話講:「今天,我的重點就是與某個人當朋友。」不要再有受害者的心態。不要再坐在家裡,等新朋友敲門。這將能使抱怨減少,而且使朋友增加。

我父親在我年幼時就了解這個概念,並與我跟哥哥分享。我永遠記得他的金玉良言:「你必須先成為別人的朋友,才能交到朋友。」這真是我學過最珍貴的一課,我也將這句話跟名言融合:「成為你想在世界上見到的改變。」

我說:「成為你想在世界上擁有的朋友。」

但當朋友不容易,我們都曾經因為朋友受過傷,他們讓我們傷心、不再信任別人,在我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無法來我們旁邊。似曾相識嗎?但我們不能因為這些傷疤而不去與他人互動。我們仍然必須獻出完全的自我、脆弱、恐懼、所有的一切,來打造那種我們迫切想擁有並需要的友誼。

我們也不能騙自己說社交媒體上的友誼,就是我們所需要的那種深刻、必備的友誼。抱歉,沒有人能夠擁有超過一千個真正的朋友,友誼重質不重量,如果真要說什麼,在社群媒體上所花的時間,就會占去我們跟能夠建立真正友誼的稀少時間,讓我們雖然有著連結、但又如此隔絕。我聽起來有點像個老古板,但我記得有一段時間,人人都認識自己的鄰居,我們知道他們的名字、我們跟他們借東西,像是麵粉或牛奶。我們甚至在他們出遠門的時候幫忙收信。

電影《願與我為鄰?》的羅傑斯先生的智慧,已不見於今日。最近的皮尤研究中心研究顯示,只有31%的美國人說自己認識全部或大部分的鄰居,在郊區是40%,在都市是24%。我覺得這個想法很驚人。隨著都市的人口不斷擴張,認識鄰居的比例也隨著往下掉。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不再相信彼此了嗎?我們曾受過傷……甚至因朋友而受傷。我們已經從「隨時敲我的門」到「燈暗的時候敲我的門」,到「永遠別敲我的門」,或者是自從C.G.強生在一九二六年發明車庫鐵捲門,讓我們進出家門都不用看到任何人。

我覺得這些都有可能,但這些都只是藉口,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花時間走出門外、向鄰居自我介紹。我們沒有在他家門口放張「有幸與你為鄰」的卡片,我們沒有辦街坊派對,這就是我們不認識鄰居的原因。我們沒有去嘗試、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覺得交心的朋友不夠多。我們並須先擁有,才能使我們改變…就算沒人要求我們這麼做。


我開車前往墓園的時候,往往心情都不是很好,但這是我們在生命中必須做的事情之一。我用「必須」,因為這是一個對於我們失去的親友及其家屬的溫馨舉動,也向他們表示敬意。這也可以讓他們知道他們對你很重要的一種強烈的方法。我這次前往福樂紀念公園,陪伴我喪父的朋友羅勞勃。

這次的葬禮有幾項小細節。首先,我從沒見過勞勃的父親,再來,我跟勞勃也不是非常熟,他是我西好萊塢泳池克魯小丑樂團的成員,我們互相認識,但總是那種「你好嗎?你這週過的好嗎?今天想要認真游還是輕鬆游?做得好,伸展得不錯,晚安。」明顯地,游泳這項運動不需要太多交談,所以這也沒什麼幫助。但勞勃跟我們提到他最近父親過世,他也把細節貼在他的臉書頁面上,第三件事,就是勞勃不知道我會參加。我想我可以給他一個驚喜,幫他打氣。

我抵達了,進入福樂紀念公園的珍珠色大門,尋找羅家墓地,我想裡面大概就只認識勞勃。我看到一大群華人聚集,所以朝那邊開並停車。看起來才剛剛開始,所以我慢慢地走到隊伍後面,悄悄地進入站著的人群中。大概有一百多人朝向棺木站著,家屬坐在我們前面的椅子上,同樣面對棺材。我看到他們背對我們,鬆了一口氣,因為我不想要勞勃知道我遲到了一下下。

我很快注意到幾件事。首先,告別式不是以英文舉行,所以我大多都聽不懂。再來,我是唯一的高加索人,有六呎三吋高,也不是穿黑西裝打黑色領結的人。還真不好融入,但我跟幾個人點點頭、微笑之後,我便覺得很自在。

儀式很美,我與合唱團一同唱「奇異恩典」(我唱英文)。我也掉淚,因為身邊的好多人都在哭。我感受到這個人曾散播給這世界的愛,我也為我朋友勞勃悲傷。很顯然,這一天對大家都不好過,隨著時間過去,我都很慶幸決定來參加。

演講的部分結束後,福樂紀念公園的工作人員快步走向站著的群眾,給我們一人一朵紅玫瑰。主持人以中文解釋,在華人的傳統,遺族會跟逝者告別,走向黑色棺材,並在上面放紅色玫瑰,我們剩下的人就跟著。我不安地等著親屬起身、背對我們、走到棺材的另一端告別。

等等,勞勃在哪裡?他怎麼會不在他父親的告別式上?這太可怕了!我拉著旁邊福樂紀念公園的工作人員,問:「這是羅先生的告別式嗎?」她說:「不是,這是吳先生的告別式,羅先生的告別式十分鐘後在那邊舉行。」,並指向我們身後的一座小山丘。

我轉過身,看看她指的是哪邊,果然我看到另一群黑髮、黑西裝、打領帶、比我矮的一群人開始聚集。我剛參加了完全不認識的人的葬禮。難怪我一到的時候,就有一些人打量著我,我就是葬禮的不速之客,但我哭了,也唱了,我對於這家人的悲傷感同身受,我以為是為了勞勃,但不是,其實是一家陌生人。我甚至以為他們說的、唱的是中文,但其實是韓文。「現在我怎麼辦呢?」我思考。

我慢慢地、安靜地後退幾步,若無其事地看著我們周遭的墓碑,看起來低落、沉思的樣子,也避免跟人眼神接觸,我終於到公園最後端,我注意到有一個墓碑上面沒有任何花,所以我輕輕地把紅玫瑰放上去,便直直走向羅家的告別式,頭也不回。

我到了羅家告別式,立刻就看到勞勃,他也馬上就看到我,笑著朝我走來,大概還有三十碼遠,他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感謝我前來。他看起來很驚喜,因為他很感動我在場。他說:「但為什麼從那邊走來?」

我看著他說:「勞勃,你絕對猜不到剛發生了什麼事。」


當我說,我的崩潰讓我成了更好的人,我真正的意思是,這改變了我與人互動的方法。首先,我的同理心跟同情心變得豐富,現在我看到任何人,就算是完全不認識的人,我都盡可能讓他們覺得受重視。就好像我跟他們說:「我在這,我願意跟你當朋友。」可能是簡單的微笑或者招呼。對,在電梯裡也是一樣。我就是那種在電梯裡會跟人聊天的人,派蒂覺得很奇怪。我彷彿聽得到她說:「寶貝,你不應該跟同電梯的人聊天,很奇怪。」為什麼?這真是我聽過最蠢的話了。若覺得我應該站在這個移動中的高八呎寬十呎盒子裡,像被催眠一樣盯著數字,假裝離我三吋以外的人不存在,這樣的想法才怪吧。

大家都知道我常常抓別人的長處。放輕鬆,我指的是手肘的那一層皮,不知道為什麼,抓手肘皮的時候別人都會發笑,有空可以試試。我也不怕拍別人屁股,說:「好棒的比賽!」儘管我們根本沒在玩什麼遊戲,或運動比賽。我會這麼做,是因為這能夠讓人發笑,讓人卸下防備,讓他們抽離腦中的思緒(或者泡泡)、活在當下、感受開心的一秒。當然,我也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像是問問題、打電話給某人,沒有事先規畫的、說我愛他們。

我沒有為這些技巧申請專利,所以你儘管拿去用,好好玩。我保證你現在的友誼會更加茁壯、並且建立新的關係。先做別人的朋友,人們只是在等待邀請,邀請你讓他知道,他對你來說很重要。


羅家告別式跟吳家告別式一樣莊嚴。同樣地,我一個字都聽不懂,顯得格格不入。我哭了,這次我真的把另一朵紅玫瑰放在對的棺材上。告別式結束後,勞勃抓著我,說他想把我介紹給他的家人。他的確介紹了,也跟他們講了我在吳家的經驗。整個家族的人都笑瘋了。我不確定在福樂紀念公園裡,是否有人笑得這麼開心過,儘管是在笑我出洋相,我也一起大笑。我想我們也再度一同哭泣。

勞勃跟我說:「謝謝你在這天給我帶來歡笑,我今天根本沒想過會有開心的時刻。」他說:「我的家人也謝謝你,想邀請你到我們的私人家族餐會,他們會很開心你也來。」當然我接受了這個邀請,我很榮幸成為羅家的一分子。沒錯,有時候你必須成為朋友,才能得到朋友,就算你得參加錯的告別式。

採取行動

想一個你幾年沒聯絡的朋友。打給他,問問近況,告訴他你想他,希望能夠敘敘舊,更好的是,如果他住得離你不遠,可以一起去吃午餐或喝咖啡,一起度過一些時光。當你看到、或者跟這個人講話的時候,問他你可以做什麼,成為更好的朋友。有人這樣問過你嗎?這將是個美好的經驗。對了,先說清楚,如果這個朋友大概離你車程幾小時的地方,就算「近」了,當面跟他交流吧。

日記提示

交朋友或者當朋友的時候,是什麼讓你不那麼活潑呢?誠實面對自己,是因為過去的經驗嗎?或者是曾經有朋友傷害、背叛你嗎?幫自己寫一張許可單,正式地放下這個過去的傷痛、失望、恐懼、經驗等。如果你不是很確定是否該寫下來,別擔心,我授權你,讓你往前看、重新振作。我們的人生中都需要有意義的友誼,別讓任何東西阻擋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很重要!練習愛別人,才能更愛自己【隨書附「你很重要!」暖心小卡】》,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修.艾莫茲安(Matthew Emerzian)
譯者:陳冠吟

我真的重要嗎?

《一分鐘經理人》作者肯・布蘭查德:「當你第一次看到《你很重要!》的書名,你也許以為這本書只跟「你」有關。不完全如此!儘管是從你開始,作者的真正目標,是幫助讀者創造一個有目的、有意義跟服務他人的生命。」

採取行動、找出價值,讓別人和你一起更完美!

所有人都一樣,想要被愛、想知道生命的目的與意義,想要被看到、被聽到,想要為世界付出、想要有價值。覺得自己夠好了,希望自己的話語跟行為具有意義,想知道自己是特別的。

然而有時候,在一些黑暗的日子裡,負面感覺揮之不去,好像是一種詛咒。曾經擔任音樂行銷公司副總裁,與U2、酷玩樂團、雪警樂團、基音樂團、艾薇兒、黑眼豆豆等大明星合作.鎂光燈下的虛幻人生卻讓馬修・艾莫茲安歷經人生低潮、不滿足,罹患憂鬱症和恐慌症。然而,某天他改變了,他開始當志工,找尋服務他人、看見他人價值的機會。藉由分享個人的創傷,他提醒我們生活並不簡單,我們必須找到目的。當你真正了解他的本意,就不會只關注自己,而是希望也鼓舞別人,看見自己的價值。

馬修・艾莫茲安用他親身經歷的15則故事啟發讀者,每則故事後面並提供一些容易執行的正面行動、寫日記的提示,或幾則談話的範例,讓讀者能更澈底將本書概念應用在生活裡。

隨書附贈:「你很重要!」暖心小卡

手寫的卡片有一些獨特之處,在這個世代,不幸地很少見、幾乎要絕種了。重新拾回這份感動吧!想想看你生命中的某個人,或者一些人,花一點有意義的時間,在卡片的背面寫下一些話,並送出這份小禮物。 這張情感豐沛的卡片,相信對你或對他們來說,會非常具有意義!

YLI039你很重要立體_-_S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