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成功防疫的背後?有SARS為前車之鑑,並積極與防疫專家緊密合作

越南成功防疫的背後?有SARS為前車之鑑,並積極與防疫專家緊密合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一個緊鄰新冠肺炎病毒發源地中國的國家,官方統計到目前為止有267人受感染與零死亡病例。有人對此稱之為奇蹟和越南政府防疫的成功,但也有人持懷疑的態度。本篇文章帶大家了解越南政府在防疫期間運用了那些措施,以及試圖解開背後的成功原因。

作者:曾偉林(南洋誌)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延燒到目前差不多4個月,已造成全世界近200萬人感染,超過12萬人死亡。相比歐美、中東與東北亞國家,東南亞國家的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到目前還沒有那麼慘重。截至4月14日,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系統科學與工程中心統計,菲律賓的感染人數最高,有5,223人受感染和335人死亡,馬來西亞的感染人數為4,987人和82人死亡、泰國有2,613人受感染和41人死亡、新加坡感染人數為3,252人和10人死亡。而東協人口最多的印尼,有4,839人感染和459人死亡,也是目前東南亞國家中病人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至於越南,一個緊鄰新冠肺炎病毒發源地中國的國家,官方統計到目前為止有267人受感染與零死亡病例。有人對此稱之為奇蹟和越南政府防疫的成功,但也有人持懷疑的態度。本篇文章帶大家了解越南政府在防疫期間運用了那些措施,以及試圖解開背後的成功原因。

疫情在越南的發展和政府所運用的措施

越南第一例確診病例於1月23日發現,病人為兩位中國籍父子,父親在1月13日時從武漢飛到越南探望在隆安省工作的孩子。在越南逗留期間,他們去了芽莊(Nha Trang)度假,因此傳染給一位飯店的工作人員。他們之後都被送到胡志明市的大水鑊醫院(Cho Ray Hospital)治療。雖然越南南部出現新冠肺炎首例,但不是首個社區感染地區。越南第6例確診來自永福省山雷(Sơn Lôi)鄉。這位病人在11月時經由公司派往武漢訓練,到1月17日返國,回到家之後出現症狀和傳染了給5個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妹妹、一位親戚和一位鄰居,鄰居也把病毒感染給3個月大的孫子,造成越南首例社區感染。

越南元旦假期之前的防疫工作還很緩慢,官方媒體也只是零碎地報導中國出現新病毒,而絕大多數越南人還沒有意識到病毒的來臨。但在中國疫情日益惡化和越南出現首例病例後,越南政府快速地行動,展開一連串積極的防疫措施。

有別於台灣,防疫工作是由衛福部部長陳時中統籌,越南的防疫統籌工作則交給越南副總理武德儋(Vũ Đức Đam),也是「國家防疫指導委員會」委員長。越南政府在2月1日宣布暫停所有與中國大陸往來的航班,其中包括:澳門、香港和台灣,以確保能杜絕病毒來源。這命令讓當天從桃園飛往峴港的星宇航空航班被迫折返,但在幾個小時後,越南航空局宣布解除台灣的限制,這也表示越南政府當時沒有把台灣列為疫區。

到了2月6日,全國地方政府宣布學校年假後延遲開學,到現在已經兩個月過去,越南的學校還在停課狀態。2月12日,在確認永福省山雷鄉出現社區感染後,政府決定封鎖山雷鄉,這也是越南第一個地區實施封鎖措施,到解除隔離時沒有再出現新增病例。到了2月25日,即在首例病例出現的一個月,越南16位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全部出院,全國也沒有發現新增病例。當時,越南政府也在準備向全國宣布疫情已解除

但到3月6日,越南出現第17位確診病例,這位病人是從英國回來,而且故意隱瞞發病症狀,最後傳染給其它三位接觸者。這位病人的出現也引起了社群網絡的轟動,網友從官方以及媒體的資料中,有意無意發現這位病人是誰,整個事件造成這位病人和其家人遭到辱罵、恐嚇等等。在這事件發生之前,官方和媒體在發布受感染病人資訓時,相當缺乏隱私的保護,在事件發生之後,大家才開始注意到保護病人的隱私而有所改善。從第17位病人開始,越南迎來第二波疫情,多數是從外國移入的病例。因此,在3月18號凌晨,越南停止對各國核發簽證,3月19日越南航空(Vietnam Airline)停止所有國際航班。3月22日,越南政府宣布暫停所有外國人入境越南,而從外國回來的越南僑胞都要進行14天集中隔離。

AP_2009214779665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越南4月1日開始要求民眾保持安全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河內街道上已不見熱鬧的車潮

在3月19日,河內最大醫院白梅醫院(Bach Mai Hospital)的兩名護理師發病,而根據兩名護理師的接觸史,沒有與感染病人接觸過,因此被擬定為社區感染。在這情況下,河內決定在3月28日實施有史以來第二次封院。

20日,胡志明市公佈第91名病例確診,這名病例是一位英國機師,在發病之前曾經去過一家酒吧,而當時接觸的人非常多,該酒吧在最後也出現了18名確診病例。在這之前,即3月14號,胡志明市已經要求所有酒吧、KTV、電影院停止營業。這應該是市政府在確定第91名病例確診之前就預知到公共娛樂場所的風險存在。

越南政府在確認有社區感染源之後,越南政府在4月1日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已成為全國性疫情。《傳染病防治法》立法以來第一次正式啟動,防疫措施包括成立國家防疫指導委員會;疫情報告;開展急救、收治病人;開展醫學隔離;在疫區進行滅菌消毒工作;個人保護措施;對出入疫區活動進行監督檢查;動用各種資源來防疫;加強防疫活動中的國際合作;疫情期間的其他防疫措施等。

越南政府宣布實施15天的「社會隔離」,要求全國人民如果沒有緊急事情不要離開家,保持2公尺的距離,在公共場所不要聚集超過2個人。政府也強制規定民眾出門要戴口罩,不然會被開罰100,000至300,000越南盾(約新台幣150至400元)。

如何看待越南防疫工作?

越南到目前的防疫工作,是否算成功?當然有很多不同的觀點,加州癌症研究中心的Nguyễn Hồng Vũ醫師表示,目前越南採取的檢驗方法是快速檢驗法,而這種檢驗方法主要檢驗出抗體,目的是找出對病毒有抗體或已經痊癒的人,而越南採用這種方法來找出染病的人是不合邏輯的。越南到目前已經採檢了11,8000人,只發現258確診病例,而越南政府也確認已經存在社區感染,所以更讓人懷疑目前越南的確診病例數不接近現實。也有意見說越南政府在防疫上面缺乏統一協調,當3月19日出現兩名醫護人員受感染時,河內市長已經建議越南衛福部要對白梅醫院進行封院,但衛福部和醫院領導層卻拒絕這項建議,直到3月28日才進行封院,最終造成40人感染。另外,越南人的收入相對低,而診所醫療費相對高,加上政府對藥局的藥物規範寬鬆,所以越南民眾在感冒或得小病時都會自行去買藥吃,而不會去看醫生,這變成防疫的一大漏洞,要到4月14日河內市政府才要求市內所有藥局,如果有病人來買感冒藥要通報和進行採檢。也因這樣的漏洞,越南可能已有很多輕症或無症狀的帶原者沒被發現。

各方論點都有其理由,但筆者認為對於越南來說,一個剛剛經濟有所起飛、醫療和公衛系統還在完善的國家,到目前為止,政府算是成功控制疫情,而筆者歸納以下四點原因:

有前車之鑑

如同中國、香港、台灣,越南在2003年也經歷了SARS,但因當時網絡媒體還沒發展,官方媒體報導有限,因此大多數民眾對越南經歷過SARS都不是很清楚。事實上,當時越南有44位醫生與護理師受到感染,有6位死亡,其中一位是義大利醫師卡羅歐巴(Carlo Ubani),他是當時首位通報給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這類新型病毒的醫師。當時越南河內的越法醫院(Hanoi French Hospital)出現院內感染,越南首次實施封院,並長達半年。但越南也很快地控制疫情,在4月28號宣布解除疫情,成為全世界首個解除危機的國家。經過這波SARS的疫情,越南的公衛系統在防疫方面提升了很多,尤其是加強防疫檢測系統,以及增進國外專家合作。

AP_2008033363188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新冠肺炎爆發後,一位老師在河內Nguyen Tat Thanh學校的空教室裡,為她的學生們提供在線課程。

與防疫專家緊密合作

越南政府在這次的防疫工作上,除了很積極與世衛駐越南的團隊合作,要求世衛和美國防疫中心(CDC)提供疫情的相關數據,並一起合作進行病毒分析。一些居住在越南已久的外國專家也加入防疫團隊中,如一位以色列醫師Rafi Kot,也是越南防疫團隊的重要成員之一,他和團隊成員提供了給政府很多建議,包括把防疫重點放在旅遊發展的城市,因為其它城市鮮少有中國遊客出現。另外他們也建議政府停課,在2月時越南和世界還沒清楚掌握中國的疫情,加上年假期間遊客眾多,所以在年假後有必要停課和積極準備防疫等等。越南政府都有接受這些建議而實施,讓一開始的防疫措施能做到更全面。

新冠肺炎源自中國的地緣與心理因素

新冠肺炎發源地是來自中國武漢,而正是因為此地緣關係,讓政府和人民都格外謹慎。中國就在越南的旁邊,在2020年1月就有644,700名中國旅客到越南,這還沒算上在中越邊境跨境買賣的居民。另外,越南人民從骨子裡就對來自中國的事物有所擔憂,這不僅是因為地緣政治問題,而是來自中國的食物、用品、技術、基礎建設等等在越南不時出現嚴重問題,如2013年就有報導說含有致癌物的中國免洗餐具充斥越南市場;2016年越南也出現用混合物質生產的中國假米,讓民眾一度恐慌;2017年一些報導指出越南的珍珠奶茶店都是用中國原物料,而這些原物料沒有任何食品監管;另外,就是中國所承接的越南工程大多有超支和品質問題,像越南河內的捷運工程。因此越南人對於中國的東西普遍是保持懷疑態度。在疫情首發之際,當世界衛生組織還說不要限制旅遊活動時,越南民眾和專家就已經很積極地促使政府要限制中國旅客入境。就是這種心理陰影解釋了為什麼越南人在這場疫情裡,比起其它東南亞國家的人民相對小心翼翼。

政府資訊透明

在這場疫情抗戰中,能看到越南政府的資訊相當透明和及時發布,官方媒體和越南衛福部在每天會有兩次更新疫情情況,同時也開發不同網絡平台來更新疫情的數據。在進行社會隔離期間,政府也確保民眾不會缺乏民生用品,提高民眾對政府防疫能力的信心。

AP_2010508599652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4月14日,身為今年東協輪值主席國的越南召開東協與與中日韓(東協+3)視訊特別聯合會議,並發表聯合聲明共同抵禦新冠肺炎疫情。圖為越南總理阮宣福在越南河內舉行的東協COVID-19特別峰會前與官員談話。
接下來,要如何面對?

新冠肺炎橫掃世界之際,當大家看到中國大陸能慢慢從病毒中脫離,而很多歐美發展國家還在苦苦掙扎中,就開始有很多言論稱讚像中國大陸的體制能有效對抗疫情,指責民主體制的失敗。但筆者認為非然,像台灣、韓國、紐西蘭等民主體制的國家,如今已成為全球防疫的榜樣。新加坡經常被看作為家父長式的領導模式,在東南亞抗疫能獨領風騷是靠著醫療體系的完善、科技的應用和政府資訊透明,而非專制式的防疫。至於越南,到目前為止,防疫能做得好是因為以上所分析那幾點,政府所實施的防疫措施如同其它發展中國家,並沒有任何過度嚴厲的措施。因此,不論是民主或非民主體制,只有做好準備、嚴肅對待、政府資訊透明和國際間進行緊密積極合作,才能有效控制疫情蔓延。而在這次疫情當中,世界衛生組織的角色也非常模糊,並沒有給出清楚正確的指引,導致很多國家沒有第一時間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政策選擇。另外,在醫學科學研究上,是否應考慮到人類行為與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風土人情,例如口罩不會有效阻隔病毒雖然在一些科學研究上是成立,在應用面上可能是不成立的。經過這次疫情,除了如何快速恢復經濟,世界各國要如何解決現有問題和預備面對下一次可能出現的全球性疫情,才是真正要思考的課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