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人士在大外宣黑洞中「被消失」,中國到底怕什麼?

異議人士在大外宣黑洞中「被消失」,中國到底怕什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中國政權來說,大外宣被國外人士給看破,可以用媒體限制來影響中國人民取得透明資訊的可能。想想看,如果中國學生因為交流來到台灣,親身看到台灣可以不封城,不鎖國,而且疫情可以真的可管可控,那這些從中國來台的交流學生對民主自由制度的嚮往就無可抵擋。

大外宣黑洞中的「被消失」

2020年的4月12日,在基督天主教國家復活節的連假中,也是一個中國武漢肺炎擴散全世界確診人數達到超過185萬例,死亡超過11萬4000例的一個普通日子。中國紀錄片導演陳家坪的妻子,選擇在他被消失38天的50歲生日,發了感言,為他發了聲。

陳家坪是個紀錄片工作者,原本全世界也沒有多少人知道的人物,因為2012年拍攝一位許志永博士紀錄片《快樂的哆嗦》,這部談爭取中國隨遷子女教育公平的紀錄片,而被中國政府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看來中國政權除了忙於防堵疫情外,更怕政權被不滿的公民藉疫情防堵不力而給翻覆了,所以展開對可疑人士的大逮捕,這樣的動作,代表著中國政權對公民不滿的害怕,恐怕是暗潮洶湧。

陳家坪妻子在其感言文中提到,拍攝的影片已被沒收抄掉,中國政府大可不必因拍攝影片有外流之虞而逮捕他。她並提到自己的心情轉折,她感受到作為一個具有公民勇氣者的家屬,在這三十多天以來,初期嘗試配合著獨裁政權的期望,給陳家坪的書信中,希望說服自己的先生配合中國政權,以免遭不幸。而至今她所寫的好幾份信件,都石沉大海。

陳家坪妻深知中共政權的狠毒,她當然希望他可以認罪或配合來換得一點訊息或自由。尤其疫情在中國擴散快速與張狂,中共不透明的疫情資訊也讓她百感交集,使得她除了擔心他的下落,更擔心他因為疫情而遭受健康上的損害,甚至死亡。

感言中,她除了說服自己要配合政權的說法外,她也提到,她所承受到周遭朋友的壓力。朋友認為,他之前這些批評政府揭發真相的聲音,破壞了大家歲月靜好的日子。多年的朋友認為,世界沒有欠他們。對於他們本著會被逮捕的風險,不被政府接受也就算了,還被其他人冷言冷語,她在感言中提到:「魯迅死了90年,人血饅頭在坑頭上放著,從來都不涼。」讀了令人不勝唏噓,也讓人看到今日中國異議人士的無力突圍。最後她要為自己說請楚講明白,她在陳家坪生日的感言中,想讓陳家坪知道,她相信陳家坪的善良,也相信陳家坪的作為是對的。

她讓我想到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也讓我看到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的身影。李淨瑜因為身在我們台灣的自由國家,她至少身為家屬,可以勇敢的站出來,要求台灣政府協助救援。而陳家坪的妻子卻是如同劉霞一樣在這個恐怖政權中,必須獨自忍受獨裁老大哥的監視與監聽等的身心折磨,劉霞有一個劉曉波,是世界知名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她受了多年折磨以後,終於來到德國獲得自由。但是無數的中國劉霞們,卻為了心愛的家人飽受政權的恐嚇折磨,而不敢為人所知。

另外,許志永博士早在今(2020)年二月中旬就被逮捕,據說是和一群具社會良心的公民聚會有關,去(2019)年底聚會的人,據說多已被逮,許志永逃亡後,還是被逮捕。許很有可能會被重判,而陳家坪卻是因為多年前拍攝他的紀錄片,而被打成一夥,因而被「監視居住」遭逮捕。一個有良心的媒體工作者,在中國的處境,真是有如一隻螻蟻,隨時想逮捕就逮捕,中國就是用不法搜押來掩飾政權的不安。

不再讓中國學生來台灣交流

這些情景在台灣幸好已經將近30年沒有再發生,很多台灣年輕人對於獨裁政權也不再有警惕與害怕。因為相隔已有30年,台灣人幾乎不敢也不願或不會想像親友被突然消失的日子。受害者不敢張揚,家屬忍著驚懼,就是擔心被逮捕的家人遭到磨難。最近因為中國政府的高壓政權,台灣人李明哲被消失,讓人看到國人的生命安全,在中國獨裁政權下,證明是完全沒有保障。

陳家坪本身也是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的理事,這層身份也讓筆會人士到處奔走,為其發聲明,筆會人士希望,陳被逮捕之事,至少應該被知道。這些救援行動都讓我不免想到過去三十多年前的台灣民主運動的過程。

中國政權因為疫情的關係,最近也中止了讓中國學生到台灣來交流。中國為何要片面中止與台灣的交流,其實不是要作為凍結兩岸關係來懲罰台灣,而是中國怕了台灣的民主防疫。因為他們現在用大外宣在宣傳自己是受害者,獨裁政權防疫效果好棒,而台灣的民主防疫正好就是個反證。

過去選舉的時候,他們就有減緩中國人來台許可的情形,現在台灣疫情成為民主國家超前部署的榜樣,他們當然擔心被這些來台灣交流的中國學生看破手腳。對中國政權來說,大外宣被國外人士給看破,可以用媒體限制來影響中國人民取得透明資訊的可能。想想看,如果中國學生因為交流來到台灣,親身看到台灣可以不封城,不鎖國,而且疫情可以真的可管可控,那這些從中國來台的交流學生對民主自由制度的嚮往就無可抵擋。

最終,我們還是看出,中國軍機繞台或任何武力挑釁,其實是對民主的駭怕與驚恐所做出的反射性抵制。我們無須驚慌,因為他們最怕的不是洋人所建造出的民主國家,而是台灣本土所建生的民主。因為同文同種,我們無須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來執政,台灣可以用資訊透明與人民的覺醒與配合,卻實可以讓疫情可管控,而且成為世界第一,最後還有能力捐輸口罩,而這樣的民主實力,是讓習近平最為心慌的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