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港瑞典人自製迷你港島地圖︰「香港的活力就是最重要的風格」

居港瑞典人自製迷你港島地圖︰「香港的活力就是最重要的風格」
Photo Credit: 盧君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lexis認為香港的活力從不窒礙其設計,更滋養其產生「Tiny Island Map」的意念。他說香港的活力,就是最重要的風格。香港的都市生活永不停歇,就像一部機器不斷開動、生產。

當北歐式生活植根於香港島中上環的新舊交雜的社區,會碰撞出甚麼火花?居港11年的瑞典人Alexis設計了名為「Tiny Island Map」的趣緻地圖,非量產人手製,別開生面呈現香港島不同社區的面貌。

Alexis今年42歲,從事產品設計,來自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是音譯,取其義的話,是由木頭(Stock)和島嶼(holm)組合而成,Holm剛好是Alexis的姓氏。姓氏有島嶼的意味,從享有「北方威尼斯」的斯德哥爾摩來到香港島,他一直與島嶼有緣。「可以說是某天突然間想到,不如製作有我設計美學的地圖,去紀念、表彰我所熟悉的香港社區風景。」

002153
Photo Credit: 盧君朗

位於上環四方街的「15Squarestreet」,是Alexis設立的北歐風小店和概念空間。正門旁的角落,一年前更新成為咖啡角落,客人可以入來坐下喝杯咖啡,瀏覽他設計的不同產品——幾年來手錶、眼鏡、鞋子等都設計過。這次「Tiny Island Map」則像一幅錶在畫框內的地圖。因著畫框大小,每一幅地圖都集中在香港島的不同社區,如堅尼地城、灣仔、大坑、上環等。街道不是常見的具有標示性的畫法,而是以街道的英文名延伸、串連起一條條大街小巷,交織成社區的南北走向。全人手製下,那些地圖往往一個社區,設計一黑一白兩份。

香港文化氣息吸引之處

「地圖上的書法題字,是請添叔題上的。他是住在我家附近的伯伯,經營著題字檔口,已經九十多歲了。我仍記得第一次找他題字,他只簡單示意我錢包有多少錢,往我錢包瞧一眼,取了一個金額,便開始寫字。」問Alexis有沒有向這位本地伯伯解釋,甚麼是「Tiny Island Map」。他搖搖頭笑說,和添叔相處久了,他從不主動問起Alexis的事;Alexis解釋過,添叔也只是點點頭示意。

002151
Photo Credit: 盧君朗

「然而,我喜歡這種相處,很符合香港人待人接物的方式,不是嗎?擺檔的叔叔中,有些見到我是外國人,就很主動很開心似的招徠,我反而有點不習慣。」Alexis自言,他2006第一次來港旅遊,2009年長期定居於中上環一帶。來港旅遊時住過深水埗的「wontonmeen」旅館,令他對庶民氣息濃重的深水埗也印象深刻。深水埗市街人來人往,摩肩擦踵,叫買聲總是粗聲粗氣——和Alexis閒談時,正好遇上有人送貨,貨物著地聲緊接著派件員「粗聲粗氣」地拿出單據要Alexis簽收。

Alexis喜歡那種氣息,他認為這是香港文化最吸引他的地方。沒甚麼人理會你,代表你有一定程度的自由跟自主。來自北歐,總想像Alexis懂設計,懂生活品味,背後必然源於瑞典的城市底蘊。他卻說不然,香港的活力比瑞典更能滋養其設計靈感。為甚麼?Alexis不諱言,瑞典人思想很進步,恪守普世價值,有時卻有點悶,「我試過將我在香港穿的衣服,像日本品牌Engineered Garments的褲子帶回瑞典穿著,酒吧竟不讓我入內,相反我換回那些一式一樣,跟瑞典人差不多的衣著款式,即暢通無阻。」

「我覺得瑞典的美學較為從實際出發,取實用之美,而『Tiny Island Map』是揉合實用性和我自己的設計美學的產品。你會獲取到基本的社區資訊,但更重要的是,把我對香港社區的認識分享給大家,表彰街道及其名字,表彰鄰舍的情誼——你可以當成是地圖,也可以當成是一份禮物。關於香港文化、社區營造的禮物。而這次是我第一次嘗試實踐,大概之後跟香港有關的產品,都會有我的心意在其中,Celebrating it。 」

Alexis認為香港的活力從不窒礙其設計,更滋養其產生「Tiny Island Map」的意念。他說香港的活力,就是最重要的風格。香港的都市生活永不停歇,就像一部機器不斷開動、生產。也因此,Alexis在香港設立自家品牌並沒有太大難度,沒有遇到很大的成見或挑戰。從一個島來到另一個島,他認為香港島有著更美好的、流動的力量。

最有興趣設計的地圖

跟Alexis聊起香港大小事,發現他對社區的了解不淺。現時「Tiny Island Map」多數出自他的靈感,想起有哪個社區經常去而還沒有畫,便開始做資料搜集;香港妻子也會從旁給予意見。另一方面,客人也可提出要求,指明想設計哪一區。不過漫談起香港大小社區,Alexis首推中上環,灣仔、大坑、堅尼地城也相當舒適,深水埗見盡草根生活,反而繁華的尖沙咀,他興趣不大。

「如果你看我排列出至今設計的地圖,你會發現我先從熟悉的街區開始。尖沙咀有點悶,都是商業中心包圍住的感覺,似乎不會給予太大靈感。觀塘商業區也是差不多的原因,反而我接過客人要求畫沙田、大埔,剛好都是我不熟悉,卻又很感興趣了解一二的社區。 畢竟我不希望求快,自己了解過,又帶靈感時才好設計。要不,我也不會選擇人手印刷,量產化賣得出更多,賺得更多,不是嗎?」

說著Alexis領著我們到牆上掛著的地圖前,細細講解。「太平山」的地圖最考他功夫,因為太平山屬山頂,街道蜿蜒曲折,往山頂繞上去,他笑說就像一束叉子捲起來的意粉。然而也因為如此,他花不少時間了解那一段路才是「太平山」的邊緣,要不就無限延伸到山下去。

002142
Photo Credit: 盧君朗

問到他最有興趣設計的地圖,他竟然答是已經不存在的九龍寨城。九龍寨城是九龍城內著名的「三不管」地帶,僅2.6公頃地,居住高達5萬人以上,換算之下高達每平方公里兩百萬人。九龍寨城曾為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區域。「我對這塊已消失的地方真的很有興趣。吊詭地,真要是設計了九龍寨城的地圖,它會有甚麼實用性可言呢?關於一塊不存在地方的地圖,應該沒有人想買下來吧?但是我就是很想把它變成地圖。」

忽然,他指著灣仔的地圖,說起有次客人來觀賞地圖,看著看著,叫Alexis過去,「他指住那個角落,問是不是還有一條街卻沒有畫上去?我那時真的糗大了⋯⋯那條街很短很小,畫的時候忘了,他接著說,他就住那條我忘了畫上去的街道上。」

這是人性化產品的特色吧?Alexis笑說,從自己居住的社區一步一步,認識整座島嶼上其條鄰舍,有時錯手少不免,卻也是認識的過經中必經的一步。他更說,未來會開始拍短片,把地圖上的字符交織的街道,剪接到那他街的真實景象,會是一件相當美妙的事情。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