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很愉悅,直到有人用它羞辱我:我們該如何看待「A片」?

性很愉悅,直到有人用它羞辱我:我們該如何看待「A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發現一個影片中的人有可能實際上在受暴時,我們可以選擇不看;當我們無法確定一段影像是否經過片中人同意才被散布時,我們可以選擇不看;當一段素人影像明顯是未經同意流出時,我們可以選擇不看。

文:凱西

先前韓國媒體揭露了Telegram上令人怵目驚心的「N號房」事件,同時也在台灣的社會中掀起了一陣風波。事實上,類似的事情也同樣發生在台灣,據衛福部統計,2018年就有一千件以上的兒少性剝削通報案。

遠在韓國的「N號房」事件之所以能在台灣引起熱烈討論,或許也和埋藏在我們社會中的集體創傷經驗有關。那些台灣女性從小被耳提面命警告的、能想像到的最可怕的事情都在N號房發生了,我們想起了因為身為女人而不被重視,我們的意願被其他的人的權力及欲望輾壓的經驗。

女人在那裡徹底變成了權力、欲望下的玩物。

令人焦慮的是,即便它實際上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誘騙、恐嚇及強暴,你的身體卻可能還是在一瞬間,對於「玩物」這個詞彙起了反應?甚至在事件爆發的數日之後,「N號房」變成了PornHub熱門搜尋,彷彿受害者在那裡遭受的一切只是一場玩笑。

看A片就很罪惡嗎?本文和大家一起「看A片」,一起梳理「為何有些A片讓人擔憂」,一起探索「我們可以怎麼看A片」!

商業片一定沒問題?——敲詐型AV、剝削

有些人對於N號房事件的反應是:「還好我都看商業片,商業片都是經過合意簽約的,總沒問題了吧?」然而,其實並不是所有商業片的產製過程都如我們想像的沒問題。

2016年,日本AV女優香西咲接受法國新聞社的訪問,揭露了日本AV產業中「AV敲詐演出」,以及演出者勞動權益受到忽視的嚴重問題。

所謂「AV敲詐演出」,是指「公司以模糊不明的合約來敲詐當事人進行色情影片的演出,或在沒有任何契約的狀態下以威脅利誘等手段迫使對方演出」。

例如,「招募員」會在街頭搭訕年輕女性,以「成為模特兒」、「加入藝能事務所」等名目說服她們參加試鏡,然而等這些女性了到拍攝現場,才會發現將要拍攝的內容原來是AV,而且這些「招募公司」還會以模糊的合約規範,來威脅受騙女性繼續配合,否則必須繳納罰金。

許多受害者在事前並不知道詳細情況,到了現場卻被強迫配合攝影;有一些高強度的內容(如SM、排泄物系)則是利用違約金來威脅受害者,甚至是誘騙身心障礙的女性來當「演員」。

在日本,知名主播松本圭世曾在2014年被爆出「曾出演AV」風波,導致她受到愛知電視台的內部封殺,主播職涯因此戛然而止、心理健康受到重挫,起因竟只是一段她「舔著陰莖型狀冰棒」的影片。

該影片是她大學時期在街上受到拍攝「小型談話節目」邀請,卻在現場受到多名男子的包圍與壓力說服,才被迫在鏡頭面前做的「冰棒遊戲」,並且在事後被片商無視其意願,剪輯進了素人A片中發行。

在歐美,爆紅一時卻急流勇退的女優Mia Khalifa也在引退四年後,於2019年出面揭露當時受到誘騙拍攝,以及雖然爆紅薪酬卻低得不可思議的情事,更不用說她未來仍要繼續承擔的死亡威脅、社會歧視,以及心理健康風險。

這些遭遇並非零星發生,是整個產業及社會環境造就在這些女性身上的沉重壓迫,卻從未受到我們的關注。

「一起上車」?性很愉悅,直到有人用它羞辱我

在N號房事件爆出不久後,台灣也出現了「某男竊錄與女友性愛影片,在分手後將影片傳至Pornhub,並刻意在影片名稱留下女友個資,遭判刑6個月」的社會新聞,同時立法院也針對「未經同意散布私密影像」展開討論。

「未經同意散布私密影像」(Non-consensual pornography)過往多以「復仇式色情」指稱,意指「在當事人沒有同意的情況下,故意散布他的裸照或性愛影片等私密影像」。

「復仇式色情」一詞的出現可追朔至2010年,當時一名美國男子摩爾在與女友分手後創立了「Is Anyone Up」網站,提供使用者上傳他人的私密影像。許多人開始利用它來羞辱舊情人:上傳前任情人的影像,再附上連絡資訊,讓大家一起去「給他好看」。

隨著網站越來越受歡迎,這個「事業」在高峰時期為摩爾帶來了每個月1萬3千美金的營收。為了增加營利規模,摩爾隨後開始入侵他人電腦、盜取他人私密影像再上傳至網站,事情脫離了復仇的範疇。

事實上,「復仇式色情」的問題並不在於復仇有沒有理,更不在於情慾本身,因而「未經同意散布私密影像」可能是一個更貼切的詞彙。它指出了兩個真正重要的癥結點:這是一個「踐踏他人意願及隱私」的行為,以及「為什麼性可以成為一種貶抑人的手段?」。

在2016年,全球約有三千多個與「未經同意散布私密影像/復仇式色情」相關的網站,罪惡地支撐起一個龐大的營利網絡。隨著時間發展,如N號房那樣的私人交易管道、以「勒索」及「控制」為目的的私密影像散布,各式各樣的犯罪型態也在滋長。

而那些因為各種原因變成了受害者的人們,他們的痛苦至少在「被上傳」的那一刻開始,又在每一次「被觀看」、「被評價」的過程中被無限延長、放大。

滿足誰的情慾?

除了來源問題,許多傳統A片的情節設定及拍攝手法也經常為人詬病。

其中最令人感到危險的,莫過於A片中的「強暴」情節。在大部分涉及強暴情節的影片中,儘管女優一開始經常表現的十分抗拒,卻總是要在最後演出「享受侵犯」的神情,而且片中顯然也沒有「約定這是一個『假裝強暴』的性愛,並且溝通討論這個性愛可以怎麼進行、何時停止」的情節。這讓這些影像變得非常尷尬:它們看起來就像是真的強暴,除了女優的反應完全與現實不符。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