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在紐時登廣告,無意間為川普提供了「輿論事件」

台灣人在紐時登廣告,無意間為川普提供了「輿論事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別說花四百萬美金,此刻就是花四億美元也要去美國大聲嚷嚷,因為你們將會換來在未來世界劇烈的變動中一個優勢地位。為「全世界的川普們」要與中國脫鉤並向中國興師問罪做了突出的輿論貢獻。

文:Boronruh Tsinrh

就在4月15日,川普要求行政部門停止對世界衛生組織(WHO)贊助,而在此十幾個小時前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了taiwancanhelp。可以說台灣的這個廣告無意中為川普的這項法令提供了輿論事件。

WHO未來的日子一定不會好過,也許會進一步牽扯WHO相關人員會被美國起訴貪腐及玩忽職守,也不排除美國會建立另一個版本的WHO,台灣也有可能因為這次武漢肺炎中優異的表現而被邀請進去。

那麼這前後「刊文《紐約時報》」與「美國停援WHO」兩者之間難道是天意或巧合嗎?也許吧,但我更相信天助自助者。

前幾天有很多朋友看見《台灣給世界的一封信》就質疑刊登在《紐約時報》上有無必要,理由是別人在家辦喪事你去告狀,又或言國際上根本沒人關注到譚德賽抹黑台灣何必又多此一舉?再者便是《紐約時報》是左翼媒體,而主張制裁WHO及幫助台灣的是美國右翼政客,綜上所述還不如製造援助更多的醫療用品進行援助,這樣效果更好。

呵呵,我看到這些言論大不以為然,首先術業有專攻,此次武漢肺炎事件有台灣人捐錢捐物,也有人貢獻醫療服務,這都非常好呀。 但與此同時在政治領域上,花四百萬能做一個輿論打手幫助美國一起收拾對台灣極為不友好的WHO,這難道不符合台灣的根本利益嗎?

人有十個指頭,每個指頭都可以賦予不同的功能。如果認為手機打字只需要大拇指就好,就不使用其他指頭做輔助,那麼你的手機就會摔落在地。

這麼說吧「譚德賽抹黑攻擊台灣根本就不是國際局勢的重點」,重點是美國在川普的帶領下要與中國脫鉤,促使第二產業回歸美利堅,以此打擊全球老二中國的上升勢頭。 這是結構性根本矛盾,所以在此之下川普會給小英打電話,美國國會一系列對台友好法案的通過及這次「拿台灣敲打WHO及背後的中國」,就是在這個國際背景下進行的。

譚德塞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所以說《台灣給世界的一封信》這個企圖在美國操縱輿論的事兒,我覺得台灣非常有必要去做。哪怕你們文案寫得很爛,但在國際知名媒體買下版面,就可以讓「歐美好事者」借題發揮。

對,就是做球給歐美,大家一起攻擊WHO與其背後的中國,「為將來大規模改組WHO與要脅中國做賠償做全球性的輿論準備」。你們千萬不要小看輿論形勢對政客推進政治議題的重要性。

另外現在是全球疫情告急階段,此刻攻擊中國才最有力量啊。這種全球都討厭中國的時機可謂是百年難得,再者台灣目前的國際地位不正是需要大聲嚷嚷,增加國際知名度嚒? 讓那些原本不在乎你們的人注意到你們不是一件事好事嗎?而且你們又沒做虧心事,怕什麼丟臉。

別說花四百萬美金,此刻就是花四億美元也要去美國大聲嚷嚷,因為你們將會換來在未來世界劇烈的變動中一個優勢地位。為「全世界的川普們」要與中國脫鉤並向中國興師問罪做了突出的輿論貢獻。

如果將來美中、日中、歐中都脫鉤了,中國國力會一瀉千里。拔了牙的老虎,這對台灣來說是否是益事呢?四百萬對於一個全球GDP排名19,人均收入快要達到三萬美元的國家算什麼啊?

台灣人不要總是想什麼「默默付出,別人遲早會發現我的美」,國際社會不玩兒這一套。該喊的時候大聲喊出來,這種千載難逢削弱中國實力的機會不多,抓住時機便可以事半功倍。

最後再囉嗦一句:《紐約時報》本質上是左翼媒體,有相當多的中間選民也會看,當然也是美國左翼文青們的必讀報刊。川普要推廣政策恰恰最大的反對派就是這群左棍。

台灣以一個風騷的、頗為抽象文青版本博得他們的眼球,這就好比選戰告急,你無需去同溫層拉票,而是去中間層及對手市場哪裡去宣傳博取選票一樣,投放《紐約時報》是非常正確的。如果你們有多餘的錢,再投放右派的《華爾街日報》也不遲。

結尾:我建議你們真的要投放一下《華爾街日報》,一是支持美國右翼不要讓他們寒心,二是左右都下注,以後無論誰上來都好說話吧。

本文經Boronruh Tsinrh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