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史上第一次直轄市長罷免案:不只六成選區「翻盤」,高雄哪區最希望韓國瑜「走人」?

【圖表】史上第一次直轄市長罷免案:不只六成選區「翻盤」,高雄哪區最希望韓國瑜「走人」?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2018年的高雄市長選戰時,韓國瑜在高雄市38個行政區中,拿下了高雄28個行政區,而這次在罷韓投票時,在38個行政區中,有23個行政區罷免同意票數,高於2018年韓國瑜的市長得票數。

文|李秉芳,圖表|If Lin

今(6)日,高雄市長韓國瑜成為中華民國選舉史上,第一個2年內連續拿下市長票、總統票與罷免票的人。今日中午過後高雄市各處下起大雷雨,一直到接近4點投票期間快結束時才停止,不過民眾似乎沒有因雨不出門投票。開票結束後,全高雄市投票率達到42%,同意票達到93萬票,甚至超過2018年韓國瑜當選市長時的89萬票。而在38個行政區中,有23個行政區罷免同意票數高於2018年市長得票數。

由於罷免投票門檻,是選舉人數的25%,代表罷免投票率若超過3成,過關機率就極高,因為會出門投票的民眾,絕大多數是都是支持罷免打算投下「同意票」的人,在開票同時,雖然同意票尚未超過20萬,但投票率已經超過30%時,罷韓總部和罷韓選民就已經對於罷免感到信心滿滿。

全高雄投票率平均超過4成,民主聖地「橋頭」過半

在原高雄縣區,有「民主發源地」之稱的橋頭區,這次罷韓投票率高達51.74%為全市最高,同意票有1萬6254票。事實上橋頭在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時,就是陳其邁少數仍「守住」的地區,當時陳其邁還在這裡贏了韓國瑜超過2000票。

熟悉高雄政治的人士分析,橋頭作為「高雄老縣長」余登發的故鄉,同時又是1979年,國民政府在台灣實施戒嚴30年以來,第一個開始發起政治示威活動(橋頭事件)的地方,這裡一直都是綠營的基地,同時這裡的人也更不懼於韓國瑜陣營「反投票」的威脅。也因此這次罷韓團體到最後一週的「光復高雄遊行」選擇從橋頭出發,具有其象徵意義。

投票率前午後三

而在高雄市各行政區域中,只有原住民3個行政區桃源、那瑪夏、茂林,投票率低於10%(其中桃源區投票率6.79%,那瑪夏區投票率9.25%,茂林區投票率僅4.01%),而這3個行政區雖然投票結果同意票都高於不同意票,但出來投票的人數相對仍少(3個行政區同意罷免票共470票,但總選舉人數為7196人),國民黨即使長期都在原住民鄉鎮掌握優勢,甚至連在2020總統大選時都並未丟掉這3個地區,但仍無法挽救韓國瑜被罷免的命運。

另外這次投票率前10名的地區,原高雄縣的行政區多於原高雄市區的行政區,據分析指出,這代表高雄地方人士,對韓國瑜已經漸漸失去耐心。因為在梓官、大社、阿蓮、林園等這樣的農業區,掌握組織動員力的主要是農田水利會、農會、信用合作社等,當初韓國瑜就是靠原舊縣區的選票,成功翻轉三山、翻轉派系才當選市長,韓說要平衡城鄉建設,但一年半來還是一樣,難怪會有強烈反彈。

當時這些區域把票投給韓國瑜後,卻沒有得到「相應回報」,感覺不到韓對地方的照顧之下,在2020總統大選及這次罷韓投票中,都開始向反韓陣營靠攏。

至於罷免同意的得票率的部分,則是以舊市區的鼓山區、三民區、鹽埕區等佔前幾名。但由於罷免投票性質關係,各區罷免同意得票率差距並不大。有趣的是,投票率最後一名的茂林區,是罷免同意得票率的第一名,可見雖然出來投票的人不多,但出來投的人幾乎都「堅定罷韓」。

得票率前五後三
有哪些區的罷免票,比2018市長票還多?

在2018年的高雄市長選戰時,韓國瑜在高雄市38個行政區中,拿下了28個行政區,其中在桃源、那瑪夏、茂林、甲仙、美濃、左營等6個行政區的得票率更超過60%。這28個行政區中,就有25個行政區政治版圖「由綠轉藍」翻盤。

而這次在罷韓投票時,在38個行政區中,有23個行政區罷免同意票數,高於2018年韓國瑜的市長得票數,其中包括高雄市人口前3多的三民區,罷免票數甚至比市長票還多了將近1萬5000票。三民區也是同意罷免票數最高的行政區,達12萬311票,投票率44%。

2018-2020-票數差異-增加前10名

熟悉高雄政治的人士分析,這可能跟韓國瑜這段時間內處理輕軌二期工程的問題有關。原本輕軌預計要通過的大順路就在三民區內,當時大順路沿路的商家民宅,都對於輕軌工程將影響到他們的出入和空間感到不滿,擔心輕軌造成吵雜和塞車,抗議許久導致工程延宕,所以在韓國瑜提出要暫停並檢討輕軌工程後決定投給韓。

然而韓上任之後,對於相關議題並沒有積極處理,直到去年年底時,高雄市工程局最終決定要「原路線」建設,只是改變工法,這可能成為三民區居民對韓不滿的原因。

哪些區域罷免票依然比市長得票數少?

而根據高雄選委會資料,和2018年市長得票數相比,在這次罷韓投票中,並沒有投出比較多「罷韓同意票」的區域,第一名是左營區,此次投票率37.4%,罷免同意票為5萬7508票。

據分析,左營就是過去一直被視為藍營大票倉,人口組成以軍眷為主,因此在這次的罷韓投票中表現不算意外。至於以客家原鄉為主的美濃區,在2018年韓國瑜選市長時也和左營一樣都有超過60%的得票率,在這次的罷韓投票中,這兩個選區的罷免同意票都比市長票少了5000票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全高雄最大的行政區鳳山區,此次罷免同意票為11萬7795票,與2018年市長選舉時,韓國瑜的得票數相當接近,但仍低了671票,尚未被翻盤。

2018-2020-票數差異-減少前10名

熟悉高雄政治的人士指出,這次的罷韓投票整體來說依然可以看到是個很「均勻」的動員表現,以公民團體Wecare和公民割草,和以高雄為主要據點的台灣基進為主導,再透過綿密的志工網絡,深入各鄉鎮。

而民進黨雖然並未在檯面上扮演主導角色,不過依然在需要時提供罷韓許多「火力支援」,像是宣傳資源如協助發送催票簡訊、空間資源如出借服務處作為光復高雄總部以及人力資源等。另外時代力量也很早就透過高雄市的幾位高聲量市議員投入罷韓的連署和宣傳;這次罷韓投票可以說是泛綠的聯盟彼此合作,才能在最後於全高雄衝出這個「超過民進黨基本盤」的成績。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