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一《暗黑童話》小說選摘:烏鴉決心讓失去眼球的女孩,再次感受光與色彩

乙一《暗黑童話》小說選摘:烏鴉決心讓失去眼球的女孩,再次感受光與色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孩因事故失去了左眼眼球和記憶,沒有記憶和眼球的她,連帶也失去了周遭的愛。在家人的安排下,空洞的左眼填入了一顆新的眼球,卻也意外填入了另一個男孩的記憶。

文:乙一

那隻烏鴉之所以會說人類的語言,是因為牠從前剛好住在電影院的屋簷下。還是雛鳥的時候,牠經常邊吃父母帶回來的小蟲,邊透過牆壁的窟窿看著放映的電影。牠和其他兄弟姊妹不同,就是喜歡看電影。原本只是因為好玩而背下電影臺詞,沒想到卻因此學會了人類的語言。

後來電影院被拆,烏鴉不得不離開熟悉的故鄉,就在這時候牠遇見了女孩。這時的烏鴉已經是隻成鳥了,父母和兄弟姊妹早已不知去向,只剩牠獨個兒成天在城裡四處遊蕩。

山腳下有一棟大宅邸,氣派的大門圍繞著藍色的屋牆和廣大的庭院,大宅旁聳立著一株高大的樹木,樹枝的形狀非常適合落腳。於是那天,烏鴉決定在那兒稍事歇息。

距離烏鴉停留的樹枝再稍稍過去一點就是二樓的窗戶,烏鴉卻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窗邊坐著一個女孩。大部分的人類只要一看到烏鴉靠近,立刻驚叫出聲,但女孩似乎沒察覺到身旁烏鴉的存在。

烏鴉花了點時間觀察女孩。這是牠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人類,女孩有著小巧的臉蛋,草莓般紅潤的唇,安安靜靜地坐在窗邊的椅子上發呆。

烏鴉原本想拍幾下翅膀引她注意,又改變了主意,因為牠曉得要吸引人類注意有更好的方法。

「嗯哼!」

烏鴉故意咳出聲。

「誰?」

女孩嚇了一跳,微弱的聲音裡混雜著不安與困惑。

這時烏鴉才明白為什麼女孩一直沒發現自己就在她身旁。一般來說牠若靠得如此近,烏鴉黑色的身影一定會映在眼瞳上,但女孩的眼窩裡卻是空空蕩蕩,那裡頭不見眼球的存在,小巧的臉蛋上只有兩個深沉的黑洞。這樣是不可能看得見東西的。

那正好,烏鴉心想。既然對方看不見自己,應該能夠成為很好的聊天對象。

烏鴉自從學會人類的語言,也曾好幾次試著對人類開口,雖然很想實際練習學會的句子,但因為聽過太多成了炸雞的同類的悲慘故事,牠其實不願意太接近人類。

但是女孩看不見,那她便不會知道自己是鳥類,也就一定願意和自己說話了。

「那兒的小姑娘,妳好嗎?」烏鴉裝著人聲說。

「誰?有誰在那裡嗎?」

「別怕,我不是壞人,只是想和妳說說話。」

女孩從窗旁的椅子站起身,伸長了小手在房裡四處走動,看來是在找尋聲音的來源。

「你在哪裡?到底在哪裡?」

窗戶是敞開的,於是烏鴉拍了幾下翅膀飛進房間裡。女孩的房間非常漂亮,擺著許多美麗的洋娃娃,還有小花圖案的壁紙和柔軟的床鋪,房間中央有一張圓桌。

烏鴉輕輕停到椅背上。

「請別找了,我只是想和妳說說話。」

女孩於是放下雙手,到床邊坐了下來。

「你的聲音聽起來好不可思議呢,和以前聽過的說話聲都不一樣,很奇妙的嗓音。不過,你的規矩不大好喔,進房間之前應該要先敲門呀。」

「真是抱歉,我連刀叉都不會拿,禮儀更是早忘得一乾二淨了。」

「真的嗎?那你都怎麼吃飯呢?」

「當然是不用手,直接用嘴啄食了。」

「你真是個怪人。」

女孩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從那天之後,烏鴉只要一有時間,都會來找女孩聊天。起初牠只是單純想練習人類的語言,但過了一個星期,慢慢地牠開始覺得和女孩聊天是件很快樂的事。

然而,烏鴉總覺得女孩看上去和其他的人類很不一樣。其他的人類常會幾個朋友湊在一塊兒,朝烏鴉丟石頭。

女孩卻總是獨自一個人坐在窗邊,任臉頰享受吹進房裡的徐徐涼風。烏鴉一直

停在樹枝上望著這樣的女孩,總覺得她的神情有些寂寥。

於是烏鴉開口了。

「小姑娘。」

這麼一句話,宛如寒冬中忽地吹進一陣暖風,女孩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唉呀,你這人真是講不聽哪,又忘記敲門了。」

她的聲音聽起來不像在生氣,反而更接近一種親密的問候。對烏鴉來說,這真是件窩心的事。打從牠破卵而出,從不曾感到這麼愉快過。因為牠的父母只會餵牠吃蟲子,從來不會唱歌給牠聽,兄弟姊妹也只是擁有那些毫無個性可言的鳥類本能罷了。

烏鴉一邊回想從前在電影院看過的眾多電影,一邊編故事說給女孩聽、逗她開心。烏鴉跟女孩的聊天內容,盡是些瞎掰的事。打一開始烏鴉就決定不跟女孩提自己的事情,也一直隱瞞自己不是人類而是鳥類的事實,所以烏鴉不但出身背景是虛構的,連人生經歷也胡謅一通。

「小姑娘,為什麼妳的眼窩裡沒有眼球呢?」

有一天,烏鴉這麼問女孩。

女孩裝作不甚在意的模樣,像在敘述某件奇聞似地說:

「這個呀,是在我很小的時候發生的事情。有個星期天,爸爸媽媽牽著我一起上教會,那裡的彩繪玻璃很漂亮喔,我就一直盯著看。實在太漂亮了,我睜大了眼睛一直一直望著,但沒想到不應該這麼做的。彩繪玻璃突然破掉,碎成了無數的碎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可能是有人朝那裡丟石頭,也可能是小隕石掉了下來,總之那一瞬間我什麼也沒想,只覺得成了碎片的彩玻璃好漂亮呀。」

烏鴉想起了漆黑的電影院裡,灰塵在光束中閃爍的景象。

「然後下一秒鐘,我的雙眼就被碎玻璃刺傷了。右眼是藍色的玻璃,左眼是紅色的玻璃。雖然馬上送進醫院,但聽說醫生為了止住血,不得不把我的眼球取出來。我的雙眼最後看到的景象,就是從上方撒下無數的彩色玻璃映著陽光閃閃發亮的樣子。那畫面真的很美喔。」

這時,有人敲房門。

「小姑娘,謝謝妳陪我聊天。我要走了。」

烏鴉無視女孩的挽留,急忙拍著翅膀飛出窗外。不過牠並沒有飛遠,而是停在緊臨大宅的樹枝上頭。從房裡是看不見這個位置的,而烏鴉從這兒卻能夠聽得見房裡的說話聲。

房門打開,烏鴉聽見有人走進房間。

「我聽到說話的聲音,剛剛有誰在這裡嗎?」

這位想必是女孩的媽媽。

烏鴉沒能看見女孩臉上答不出來的困惑表情。牠總是無聲地進入房間,有人進房時便立刻迴避,只是這麼樣一個聲音般的存在。不知道在那孩子心中,自己是怎麼樣的形體呢?這隻鳥類心想。

烏鴉離開了樹枝,展翅高飛上天。陰霾的天空下,只見灰色的城鎮。

牠想讓女孩看得見東西。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烏鴉滿腦子都是女孩的事。提到眼睛失明的事,女孩總是裝作不在意,彷彿看不見也是理所當然似的。但是,每當烏鴉述說虛構的故事,講到遼闊的草原或是奇妙的生物時,女孩總會浮現「真想親眼看一看哪」神往不已的表情。

「最近,我連夜裡做的夢都是漆黑一片了。」

烏鴉想起女孩曾經語氣黯然地這麼說過。

不過,女孩說完後旋即轉為愉悅的聲音,開始聊起她最近摸過觸感最舒服的東西,彷彿決定不讓悲哀的心情讓人察覺。對她來說最開心的事,就是仔細地觸摸、感受各種物品,宛如將紅酒含在口中細細品味。

「小姑娘,妳怕黑嗎?」

女孩想了一會兒,輕輕地點點頭。

飛翔在滿覆烏雲、隨時都將下雨的天空,烏鴉心裡浮現一個念頭。只要能讓女孩再一次感受光與色彩,即便世界染上血腥也在所不惜。

要能看得見,就必須有眼球。烏鴉拍動牠黑亮的翅膀飛出了大宅,前往城裡收集眼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暗黑童話(經典回歸版)》,獨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乙一(Otsu Ichi)
譯者:龔婉如

雖然我對於自己的存在感到可悲,
但我仍舊感謝你給了我一隻眼睛……
為心愛的盲眼少女叼來眼球的烏鴉X
被死去男孩的記憶牽引至他鄉的女孩X
能夠將活物轉換成另一種型態存在的男人
三個視點的敘述,追問著生命是什麼,記憶又是什麼?
三個視點的答案交織成一個黑暗到令人心驚,但也光明到讓人落淚的故事。

【故事大綱】

女孩因事故失去了左眼眼球和記憶,
沒有記憶和眼球的她,連帶也失去了周遭的愛。
在家人的安排下,空洞的左眼填入了一顆新的眼球,
卻也意外填入了另一個男孩的記憶。

男人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
他的手能夠讓生命以另一種型態存在。
即使沒有了手腳,就算心臟被刺穿,仍舊能夠活下去。
這樣的他,究竟是天使?還是魔鬼?

隨著男孩記憶,女孩前往男孩生前居住的小鎮。
在那裡她見到了愛著男孩的人們,
卻也看到了男孩眼球記憶裡,那個沒有四肢,宛如人偶的少女的身影。

就這樣,理應毫無交集的男人和女孩相遇了。
那是一場噩夢般的相遇……

getImage-3
Photo Credit: 獨步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