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殿騎士團》:耶路撒冷的血腥戰場,證明上帝拋棄了他的戰士

《聖殿騎士團》:耶路撒冷的血腥戰場,證明上帝拋棄了他的戰士
Photo Credit: Charles-Philippe Larivière@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丁之役是場可恥的軍事失敗、精神上的災難,也是耶路撒冷十字軍國家滅亡的開始。

文:丹・瓊斯(Dan Jones)

根據聖殿騎士弟兄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和幾年當中所講述的故事,蓋伊的部隊現在籠罩在深深的不安之中。據說,當他們列隊行進時,國王的侍從望著頭頂灼熱的仲夏天空,看到一隻雄鷹在皇家軍隊上空翱翔,它的爪子里握著一張有七個螺栓的弩(代表七宗罪),並用駭人的聲音喊道:「耶路撒冷啊,你有禍了!」在前面等待著他們正是薩拉丁。

蓋伊的軍隊一離開圖蘭,蘇丹的侄子塔居丁和穆扎法爾丁迅速地就佔領了這個城鎮,切斷了他們撤退的可能性,以及摧毀他們維持從後方取得水源補給的希望。用薩拉丁的話說,他們「無路可逃,而且也不被允許留在此處。」疲憊不堪的基督教大軍絕望地向一個岩石眾多、塵土飛揚的裸露高原移動,他們現在被包圍住了。他們以極其緩慢的步伐走了一整天,最後跌跌撞撞地停了下來,在一個無水可喝的夜晚中被迫紮營,敵人把他們緊緊包圍住,他們甚至在黑暗中都能聽到敵軍在跟他們喊話。一位消息靈通人士寫道:「如果一隻貓從基督教的主人那裡逃走了,如果撒拉遜人不放行的話,它是不可能逃脫的。」當基督徒們在星空下度過一個悲慘的夜晚時,「真主至大」(Allahu akbar)和「萬物非主,唯有真主」(La illaha ill Allah)的呼喊縈繞著他們。在東北方隱約可以看見一座死火山的雙峰,而這座死火山被稱為哈特丁角。在雙峰下方是一個有泉水的村莊,但是通往這裡的路被堵住了。法蘭克人除了躺在黑暗中受苦外,別無他法。

黎明時分,口渴的法蘭克人站起身來並且全副武裝,準備迎接猛攻。薩拉丁殘忍而又精明地延長了他們的痛苦,讓他們跌跌撞撞地向哈丁的霍姆斯走去。然後他命令他的人點燃沙漠灌木叢。空氣中瀰漫著縷縷煙霧,嘶嘶作響地抽著焦渴的喉嚨,薩拉丁希望這能給敵人一種地獄就要降臨的感覺。最後,當平原上瀰漫著刺鼻的森林煙霧時,他命令弓箭手們射擊。他們拉弓後放箭而出。箭雨像蝗蟲一樣充滿了天空。步兵和馬匹開始紛紛倒下。

在半盲、炎熱、疲累、虛弱、遭受攻擊等多重衝擊下,法蘭克人軍隊的紀律開始鬆懈。反擊是必要的,而根據阿卡的一位商人寫的一封信,他聽到了從戰鬥中過濾回來的報告,蓋伊轉向聖殿騎士團並且要求他們帶隊對施暴者進行襲擊。「他命令大團長和聖殿騎士們開始行動……聖殿騎士們像雄獅一樣進攻,殺死了一部分敵人,讓其餘的敵軍都落荒而逃。」

總管泰瑞克斯發現自己現在站在指揮先鋒隊的黎波里人雷蒙身邊。和他們在一起的是指揮後衛軍隊的西頓的雷納爾德,還有伊貝林的貝里昂二世。這四名男子共同領導了針對塔居丁指揮的薩拉丁軍隊的針對性衝鋒。但是,塔居丁並未堅守陣地,而是命令他的士兵們在騎兵向他們狂奔過來的時候離開,讓他們毫髮未傷地飛奔過防線。而當他們一跨越過去,塔居丁的步兵又重新集結起來,擋住了回去的路線。戰場上最資深的四名基督教領袖,與本來應由他們指揮的部隊,兩者之間的聯繫現在被切斷了。他們別無選擇,只得策馬逃跑。戰鬥結束幾天後,泰瑞克斯在致西方聖殿騎士團全體成員的公開信中,覺得有必要加以解釋,「我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設法讓自己逃離了那可怕的戰場。」

他們留下的軍隊現在已經完全喪失戰鬥意志、乾渴、疲憊並且體力耗盡。但他們還沒有被擊敗。「他們明白,只有勇敢地面對死亡,才能從死亡中拯救自己,」伊本・阿西爾寫道:

他們進行了連續的攻擊,幾乎把所有穆斯林軍隊逐出他們的陣地,儘管後者人數眾多……然而,法蘭克人在衝鋒陷陣也有許多人陣亡…穆斯林把它們作為中心點,在其中為繞出圓圈加以包圍。

戰鬥持續整個下午不曾間斷。儘管天氣炎熱,但這是一場殘酷的對抗。薩拉丁本人用恐怖而富有詩意的語言敘述了他的部下攻擊法蘭克人的殘暴行徑:

長矛上閃亮的白光直指他們的心臟而去……波濤洶湧的劍陣瞄準著他們的肝臟......馬兒的蹄子激起了陣陣塵埃;伴隨火花的箭矢射落在他們身上,嘶鳴的馬蹄聲將他們吞沒,而刀光劍影在他們身旁閃爍。

法蘭克人軍隊現在潰敗了。根據伊本・夏達德的說法,「一群人逃離並被我們的穆斯林英雄追擊。其中沒有一個人能倖免於難。」蓋伊國王和他的騎士們準備作最後一戰。

國王和一群騎士,可能包括雷德福的傑拉德和他的聖殿騎士團,已經設法爬到了哈特丁角上,那裡的鐵器時代和青銅時代的防禦工事遺跡提供了他們一些自然保護。在地勢較高的地方,乾渴而疲憊的人們可以痛苦地俯視那片巨大的、無法到達的涼水,也就是加利利海。他們將蓋伊國王的鮮紅色皇家帳篷竪立起來,讓守護這個陣地暫時有了正當性。阿卡的主教急急忙忙地走進帳篷,拿出一件十字軍國家軍隊希望能拯救他們的東西:一個鑲著珠寶的匣子,裡面裝著耶穌受難而死去的真正十字架的碎片。為了保衛它必須不惜一切代價。

薩拉丁在他的指揮位置上,看著蓋伊的帳篷被豎起,基督徒們準備保衛他們的國王和聖物。在他旁邊的是他的兒子阿法達(al-Afdal),他後來向伊本・阿西爾講述了緊隨其後的緊張時刻。蘇丹知道敵人的騎兵會用盡最後一點力氣來殺敵。這些人被逼得走投無路,他們正準備對穆斯林軍隊發起攻擊,而他們的目標可能把即將到來的失敗變成勝利:也就是薩拉丁和他的馬木路克護衛。他的兒子說,蘇丹「悲痛欲絕,膚色蒼白。」

年紀較輕且經驗少的阿法達無法理解父親的惶恐不安。當蓋伊帳篷里的每一個基督徒衝鋒隊都被擊退時,阿法達高興地大喊:「我們打敗他們了!」

他後來回憶說,「我父親突然大聲喝斥我。」他說:「安靜點!唯有那座帳棚垮下,我們才算是真正地擊潰了他們。」

就在薩拉丁說出這些話的那剎那,映入兩人的眼簾的便是蓋伊的紅色帳篷終於被部隊所淹沒。國王和真十字架被奪下了。戰事終於結束了。「蘇丹從馬上下來後匍匐在地感謝全能的上帝,並且喜極而泣。」

在哈丁的血腥戰場上有兩座紀念碑:一座是按照薩拉丁的指示建造的圓頂建築,名為勝利之殿(qubbat al-nasr);另一種紀念碑是遍佈平原四處的白骨,這是伊本・阿西爾一年後造訪此地時看到的景象。蘇丹誇口說他親眼目睹了四萬人在戰鬥中被屠殺。

那些在哈丁戰役中倖存下來的人任由薩拉丁擺佈,而他們被依據身份地位被處決或監禁。許多人被帶走被賣為奴隸。伊本・夏達德聽說一名興高采烈的穆斯林戰士用一根帳篷繩把三十名基督徒士兵綁在一起,接著把他們帶走。由於供過於求,大馬士革市場奴隸的價格暴跌。在公开拍卖会上,有些俘虏值得不少拜占庭幣(bezants)。雷德福的傑拉德、數百名聖殿騎士和醫院騎士以及許多其他人在戰場上被活捉,而由地位顯著的囚犯們所組成的遊行示眾隊伍中,蓋伊國王、查蒂隆的雷納爾德、他的繼子多隆的漢弗萊便在其中。一份發給義大利醫院騎士團團長阿丘巴德的通訊哀嘆道,「一千多名優秀的士兵被抓獲並殺害,結果只有不到兩百名騎士或步兵逃脫。」

七月四日晚上,國王蓋伊和查蒂隆的雷納爾德被帶到薩拉丁面前,薩拉丁當時正坐在皇家帳篷的門廊裡。蘇丹安慰了乾裂、戰敗和恐懼的國王,給了他一杯冰鎮的玫瑰水來解渴。這既是統治者之間的友好,也是好客的表現,在阿拉伯傳統中,這意味著在薩拉丁的保護下國王的生命現在是安全的。蓋伊把杯子遞給雷納爾德時,薩拉丁的態度變了;他通過翻譯告訴雷納德,他並未給他飲料,因此他還不安全。這兩個人被送去吃飯接著被送到落腳之處,後來再度被帶回蘇丹面前。蓋伊坐在亭子里,被迫看著雷納爾德與薩拉丁面對面對峙,薩拉丁曾發誓要報復雷納爾德在一一八三年對一輛穆斯林大篷車的襲擊,還有他對希賈茲的宛如海盜一般的襲擊。

薩拉丁痛斥這位曾經的安提阿王子的不信教、背叛和無禮,不僅大罵他並且並列舉他的許多惡行。他告訴雷納爾德,他救自己一命的唯一辦法就是皈依伊斯蘭教——他知道雷納爾德會拒絕這個提議。在這場嘩眾取寵的儀式結束後,蘇丹站了起來拔出他的彎刀,將其掃進這位歷經滄桑的老兵的脖子。薩拉丁本想砍掉雷納爾德的頭,但因為過於興奮而沒有打中目標,因而切斷了他的一隻肩膀。雷納爾德跌落在地,僕人們衝了進來把血流如注的他從帳篷裡拖了出去,然後把他殺了。薩拉丁看著蓋伊,並向他保證他不會受到傷害。驚慌失措的國王對這個保證並不抱太大信心。

雷納爾德的死是薩拉丁的個人復仇:履行了多年來的致命誓言和積怨。然而,他對待聖殿騎士團的態度是在政治和軍事上的冷酷算計。正如不止一名穆斯林記述者所指出的,聖殿騎士和醫院騎士在哈丁進行了極為出色的戰鬥,薩拉丁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再進行戰鬥。伊本・阿西爾寫道,「他們是所有法蘭克人中最凶猛的戰士,他們對聖戰的狂熱承諾是十字軍王國的防禦」支柱。就像他把雅各渡口的聖殿騎士城堡從地球上抹除一樣,現在他開始鏟除手中的俘虜們。

伊瑪丁報告說,薩拉丁希望「淨化這兩個骯髒修會所佔領的土地,他們的所作所為毫無用處,他們從不放棄敵意,作為奴隸也毫無用處。」這兩個修會是異教徒中最糟糕的。」只要穆斯林願意把聖殿騎士或醫院騎士帶到蘇丹面前,每名俘虜都值得五十第納爾的豐厚報酬。伊瑪丁寫道:「他下令把每個人的頭砍掉,將其存在從活人的世界上抹除。」

薩拉丁的隨行文職官員接到了執行處決的命令。志願者來自神秘主義者、蘇菲派、律師、學者和苦行僧,其中許多人在他們的生活中從未執行過處決。「他們每個人都要求處決一名囚犯,拔出劍並且捲起袖子,」伊瑪丁回憶道。薩拉丁的士兵和埃米爾們排在他身旁觀看這場怪誕的狂歡。聖殿騎士和醫院騎士的弟兄們一個接一個地被斬首。一些門外漢者迅速而乾淨地切下頭顱並且受到鼓掌。其他人則是用鈍掉的刀來砍。伊瑪丁寫道:「有些人因為砍得莫名其妙,不得不被替換去下。」薩拉丁一直面帶微笑坐在那裡,他的笑容與在他面前死去的基督徒弟兄們陰鬱的愁容形成鮮明對比,他們像綿羊一樣被屠殺。

薩拉丁在他耀武揚威的信中講述道,在哈丁的勝利中「沒有一個聖殿騎士團倖存下來。」他所說的並不精確。幾年後,一位聖殿騎士出現在阿卡,他不僅聲稱自己逃離了哈丁戰場,而且還偷走了真十字架,並把它埋了起來以策安全,儘管他後來忘記了把真十字架埋在何處。與此同時,雷德福的傑拉德則免於蘇菲派拙劣的劈擊。他被關押在大馬士革監獄一段時間,然後以極高的成本被贖回。泰瑞克斯在傑勒德獲釋之前一直是聖殿騎士團的領導者。當他評估那年夏天戰爭所造成的人員傷亡時,他計算出在克雷森泉和哈丁角戰爭期間有兩百九十名騎士陣亡:這是東部聖殿騎士的巨大損失。這只是其他數千位跟他們同時陣亡人數中的一小部分,他們都是大團長渴望殉道的受害者,只不過真正殉道的人都是別人而不是大團長自己。

哈丁之役是場可恥的軍事失敗、精神上的災難,也是耶路撒冷十字軍國家滅亡的開始。蓋伊國王召集了基督教沿海地區的城堡和城鎮中所有有能力戰鬥的人,並把他們推入哈丁的地獄之口,蓋伊國王讓這個王國變得極為容易受到快速襲擊,而這正是薩拉丁現在馬上要做的。在哈丁戰役後的三個月里,他的部下像螞蟻一樣在失去領導者的法蘭克人土地上亂竄。他們迅速地攻下了提比里亞、阿卡、西頓、貝魯特、海法和凱撒利亞。拿撒勒和伯利恆都失守還有數十座城鎮和城堡淪陷,只有少數幾座最大的內陸堡壘能夠堅持下去。耶路撒冷的港口雅法被奪下。在一一五〇年代千辛萬苦取下的亞實基倫在九月淪陷,達倫和利達亦是如此。到了秋天,除了提爾和耶路撒冷本身之外,耶路撒冷王國失去了所有重要據點。九月二十日,薩拉丁抵達聖城前方,準備終結他所發起的這一切。

耶路撒冷在這個時候根本沒有能力守住城牆。伊貝林的貝里昂指揮著一支由少數商人和所有十六歲以上的男性組成的悲慘駐軍,他們因為要進行光榮的防衛戰所以被授與騎士稱號。這樣的軍力是完全無法勝任的。薩拉丁讓他的投石機和工兵立即投入戰爭,城裡的婦女們在這段期間一邊哭泣一邊剃光了孩子們的頭髮,想為自己的罪過贖罪,經過九天這樣令人沮喪的日子後,城牆上被打開了一個缺口。伊貝林的貝里昂要求停戰,並於九月三十日正式投降,條件是和平移交權力不進行屠殺,並對基督教公民實行為期四十天的大赦,讓他們在面臨奴役前有機會購買自己的人身自由。

薩拉丁於十月二日星期五正式進入耶路撒冷,這一天是穆罕默德夜間旅行的週年紀念日,穆罕默德在當時和天使加百列一起,來到了基督徒們稱為聖殿山的地方,那裡現在是圓頂清真寺。薩拉丁立刻派人登上金色的圓頂。根據泰瑞克斯弟兄寄給英格蘭的一封信,他們把竪立其上的十字架拆下,將它沿著城市四周拖行了兩天,並且像是在舉行儀式一樣地砸打十字架,要叫百姓看見。

接下來他們搬進了阿卡薩清真寺的聖殿騎士總部。伊瑪丁寫道:「阿卡薩清真寺到處都是豬和穢物,到處被異教徒時期的建築物所阻礙,他們是支墮落、不公正和犯罪的種族。」蘇丹的軍隊開始進行淨化工作,拆除聖殿騎士團在此居住期間所建造的牆壁和建築物,並用玫瑰水從底部到頂部將整個建築物徹底清洗。十月九日星期五,從聖殿山四面八方響起祈禱聲,來自大馬士革的伊瑪目伊本・扎基(Ibn al-Zaki)進行了一場講道,慶祝薩拉丁的成就,並呼籲所有穆斯林繼續聖戰。

五十名被逐出總部的聖殿騎士被允許組成一支警衛隊,護送基督教難民離開耶路撒冷,直到他們能找到新的安全落腳處。大多數人前往的黎波里伯國,那裡的沿海城市泰爾現在是十字軍國家反抗軍的堡壘。弟兄們分成了分別由二十五名騎士組成的先鋒隊和後衛軍,帶領著這些衣衫襤褸的市民向北行進,他們的每一步都將讓他們遠離基督受難之城,進入一個充滿敵意和危險的國度。這令人遺憾地與聖殿騎士團所代表的一切背道而馳。

距離帕恩斯的休和他的騎士夥伴們聚集在聖墓旁已經過了整整六十八年,他們當時幻想著有一個新的修會來保衛這座聖城,並且保護前來朝聖的基督徒。薩拉丁花了不到十五個星期的時間屠殺其成員,囚禁他們的大團長,佔領他們的城堡,侵佔他們發誓要保護的聖地,幾乎把聖殿騎士團所代表的一切化為烏有。

人們不免會由此得出結論:上帝拋棄了他的戰士。

相關書摘 ▶《聖殿騎士團》:「共濟會」是不是聖殿騎士團的繼承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聖殿騎士團:以上帝之名戰鬥的僧侶、戰士與銀行家》,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瓊斯(Dan Jones)
譯者:陳建元

他們是十字軍歷史上為上帝而戰的基督教尖兵,
也是《達文西密碼》、《傅柯擺》裡頭的神祕組織,
「刺客教條」系列遊戲中迷人的反派角色,
集「戰士」、「僧侶」與「銀行家」於一身的傳奇騎士團

聖殿騎士團創立於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期間,以耶路撒冷的聖殿山為根據地,此地傳說是所羅門王聖殿的所在地,騎士團因而得名。聖殿騎士團最初由九位浪跡天涯的法蘭西騎士組成,他們除了是侍奉上帝的僕人,嚴守「貞潔、順從和貧窮」的信條,也為往來於西歐與聖城的基督教朝聖者提供武裝護衛,猶如中國古代的鏢局師傅跟現代的保全公司。

經過百年的發展後,聖殿騎士團成為聖地與黎凡特地區強大的武裝勢力,每一次西歐發動的大規模十字軍戰爭都有聖殿騎士們參與其中,個個莫不以一當百。聖殿騎士團也擁有多座堅實的城堡,可以在基督徒勢力衰微時抵禦穆斯林和蒙古人的猛攻。

由於聖殿騎士團在歷史上的崛起和消亡太過傳奇、太戲劇性,以致有許多民間故事、歌謠、小說、戲劇、電影、遊戲會拿他們的故事做為創作背景,讓聖殿騎士的形象顯得光怪陸離,甚至有好事者認為聖殿騎士團轉為地下團體,專幹一些基督教會明裡不能做的骯髒事,本書作者丹・瓊斯將依據嚴謹的史料,輔以扣人心弦的敘述,希望還給聖殿騎士團一個真實的形象,也為讀者們帶來一段精采的十字軍旅程。

聖殿騎士團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