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粉紅色也很MAN」延續了「有毒的男子氣概」,無助於改變性別刻板印象

主張「粉紅色也很MAN」延續了「有毒的男子氣概」,無助於改變性別刻板印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起將粉紅色陽剛化或去性別化,或許我們可以告訴男孩「像女孩一樣也沒關係」、「女孩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優點」,這樣的性平意識培養或許對性霸凌防治更加有效。

前幾天,有人在防疫例行記者會上反映,有男孩戴粉紅色口罩在校被霸凌的問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隔日便與所有團隊皆戴上粉紅色,表示男孩子使用粉紅色沒有問題,接著教育部、屏東縣長潘孟安也紛紛跟進。這幾日更在臉書與推特上,將頭貼換成粉紅色系成為一種國民運動,就連素來保守的國民黨臉書粉絲專頁亦是如此。

不只是性別刻板印象,還有性別階序問題

男孩使用粉紅色之所以可以引發如此之大的反動聲浪,很大一部分是因為粉紅色被視作「女孩子氣」(girly),與父權社會中崇陽貶陰、重男輕女的厭女文化有關,即使是女性使用不符合性別刻板印象的顏色也經常面臨很大的挑戰。

對父權社會而言,比起女孩及女人使用陽剛顏色或展現出陽剛特質或「像個男生」所象徵的「力爭上游」;男孩及男人使用陰柔顏色或展現出陰柔特質或「像個女生」是更加可憎的--因為這不僅是打壞了他們所期待的性別秩序,更是一種在性別階序上「自甘墮落」的向下流動。

女性主義理論家Julia Serano曾指出,「性別主義」(sexism)可以分為兩種:「對立式性別主義」(oppositional sexism)與「傳統式性別主義」(traditional sexism),前者是人們認為女性和男性是僵化的、互斥的類別,每個類別都具有獨特且互不重疊的屬性、才能、能力和慾望。

後者則是人們認為男性特質(maleness)和陽剛特質優於女性特質(femaleness)和陰柔特質的信念。兩種性別主義相輔相成,要使性別主義機制運轉缺一不可。

換句話說,認為只要男孩使用粉紅色(或其她被認為展現陰柔特質的方式)就可以對他們進行騷擾及施暴,甚或是痛下殺手,除了反映出性別刻板印象以外,更反映出一種性別階序,男孩只有呈現父權社會下認可的陽剛特質才可能被視為合格的「(男性)人類」(mankind)。

當男孩無法滿足如此的陽剛期待,以強化男性宰制的地位時,他們就可能會面臨如語言嘲諷、肢體或性暴力等傳統上「對待女孩的方式」,甚至是更糟糕、更殘酷的方式進行。

RTSVOM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女孩的暴力與女性從屬地位

這就不得不談到國際上所重視的針對婦女及女孩的暴力問題,歷史上女孩被暴力對待的方式,諸如對胚胎的性別篩選、殺女嬰、賣女兒、童養媳、雛妓、亂倫等,都是基於女孩被置於父權社會的從屬地位所致,更是為了鞏固女性從屬地位的政治手段,附庸地位又再次促成更多暴力,互為因果與惡性循環。

因此,英國政府前年就將厭女(misogyny)列為仇恨犯罪之一,以利於女性地位提升及性別平等發展。

或許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與男孩使用粉紅色議題討論中的仇恨言論無關--這些只是少數小男孩或極端保守勢力的個人偏見與情緒。

然而,依據女性主義哲學家Kate Manne與Robin Dembroff的觀點分析--我們不應該完全分開檢視對於女性、陰柔男性、跨性別者、間性人與非二元性別者的暴力,她們認為這些暴力全都是父權社會「去人化」(de-humanized)的表現,是對不同身體存有的「巡察」(patrolling)與「管制」(policing),更是整個系統性的結構問題,而非只是單獨的個案。

7fo9rljn7escdzqwl7lufjpag5jjsu
Photo Credit: Cathal McNaughton/Reuters/達志影像

「粉紅色也很MAN」延續毒害人心的男子氣概

綜合上述原因,這波浪潮中出現的「粉紅色也很MAN」或「粉紅色也很帥」等口號或主題標籤,並無助於改變性別階序問題。

從歷史來看,粉紅色曾是象徵男子氣概的顏色,現在試圖在文化上將粉紅色再次「陽剛化」(masculinization),只是改變了文化符碼的象徵意含,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女性從屬地位與陰柔貶抑問題,甚至延續了「毒害人心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問題,這是相對可惜的部分。

這邊也要稍微指出一個特定現象,有許多人在這波浪潮大肆轉發前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吳怡農穿粉紅色襯衫的照片,但這對小男孩使用粉紅色被嘲笑或被霸凌,正向效果可能還是很有限。

這麼做充其量只是把吳怡農樹立為小男孩們的學習楷模(role model),向小男孩們傳達出「像吳怡農一樣穿戴粉紅色是可以被接受」的訊息,可是現實中並非所有男性都是符合主流審美的陽剛肌肉男,那些醜的、宅的、胖的、陰柔的男性使用粉紅色一樣不該被投以異樣眼光、嘲笑或霸凌,可能在某些層面上,仍未改變小男孩們的身體意象(body image)議題。

結語

比起將粉紅色陽剛化或去性別化,或許我們可以告訴男孩「像女孩一樣也沒關係」、「女孩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優點」,這樣的性平意識培養或許對性霸凌防治更加有效。當然,我並不否定目前的其他實踐路線,但我們可以對根深蒂固的厭女有更深刻地反思。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