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有名的商業騙局:安隆風暴、「惡血」醜聞與瑞幸咖啡造假

近代有名的商業騙局:安隆風暴、「惡血」醜聞與瑞幸咖啡造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幸甚至連實體門市的叫號單都有小心思,透過隨機跳號的方式對於投資人進行混淆(例如這單為15號,下一單可能成為20號),使外人誤以為瑞幸咖啡每天都有極高的營業額和來客數。

文:吳宗賢(清大科技管理研究所碩士生)

這個月初,擁有「中國星巴克」之稱的瑞幸咖啡爆出了財報造假的醜聞,聲稱其偽造近22億人民幣的業績,因而導致其股價立刻大跌,總計跌幅高達80%以上,造成許多投資人上千萬美元的損失。

在金融市場中,似乎每隔幾年總會聽到一些公司爆出財報造假的醜聞。無論是經典商業個案的安隆案、90億美元的矽谷新創Theranos或是最近的小藍杯瑞幸咖啡。而這些公司在上市時,無一不是受到投資人的青睞和推崇;然而最終到底是哪些環節出了差錯?導致其泡沫的崩毀呢?

2005年安隆案騙局:壟斷市場、會計造假

談到金融騙局,絕對不能錯過的當屬2005年的安隆案。安隆公司是在1985年,由休士頓天然氣公司和Internorth能源公司所組成,憑藉著對於能源市場的精準判斷以及過去良好的政商關係,使得安隆公司迅速在能源市場獨佔鰲頭,而後更是將能源交易和金融產品結合,推出許多衍生性的金融商品,讓公司規模和營收都達到顛峰。

然而隨著安隆公司的股價水漲船高,外界對其營運模式和營收來源開始產生質疑,面對這樣的挑戰,安隆公司卻始終無法給出好的說法和解釋,加上公司內部員工開始爆料、承認公司過去有財務造假的狀況,因此導致公司股價崩跌,最終淪為廢紙,而整個安隆公司所掩蓋的黑幕開始被揭露。

  • 壟斷市場,奠定投資人信心

在1980年代,隨著美國政府對於能源政策的鬆綁,安隆公司創辦人認為若能掌握天然氣管線,即可掌握整個能源市場,因此透過大量併購、鋪設管線,而於1990年成為天然氣市場的主要下游商;此外,安隆公司也將觸角伸至電力產業上,憑藉其雄厚財力和原本天然氣產業的知識,迅速壟斷整個市場,而在1998年成為北美最大的電力供應商。

作為產業中的巨頭,往往也能得到較高的信賴評比,其發展業務和釋出情報也會較具說服力而被投資人看好。因此當安隆公司獨佔整個能源交易市場後,便吸引大量投資人爭鋒加入,同時更將能源產業的交易和金融產品結合,推出衍生性的能源證券,加強公司的影響力和營收,至此,整個公司的結構與業務變的相當複雜,也為其後續的騙局埋下了導火線。

  • 財報操弄

除了擁有相當複雜的業務外,安隆公司更是在財務上做了許多變動。最為主要的就是改採用公允價值原則,而非原本使用的歷史成本原則,透過這個會計原則的更動,使得安隆可以對資產負債表上的數字金額有極高的彈性,甚至可以捏造出尚未發生的交易;然而在投資人不清楚公司內幕情況下,便會單純感到安隆具有極高的績效表現,而使市場充滿樂觀態度。

除了財報上的造假外,安隆公司更是成立了數千家的空頭公司,透過與這些空頭公司的交易、假融資,將原本的營業虧損全部轉嫁出去,因此使德安隆公司帳面上的成績始終是相當亮眼。

  • 會計事務所的協力造假

在多數情況下,每間上市公司的財報和上市都需要一間會計公司的背書,同時會計公司應擔任獨立第三方的角色進行審計和評估。然而在安隆案中,世界前五大的會計師事務所-安達信,卻選擇與他們同流合汙。不僅默許其財報上的捏造,更在安隆已受到美國司法調查時,還將其過去的交易資料盡其毀損,試圖掩蓋這一切的發生。

也因此在最終,除了安隆公司受到審判外,安達信公司同樣也遭到聯邦起訴,並控告其妨礙司法判決,而遭到註銷會計師執照,終身無法再進入會計產業。

2018年Theranos靠「領導人魅力」和「投資大佬」設下騙局

Theranos於2003年由伊麗莎白(Elizabeth Anne Holmes)創立,伊麗莎白原為史丹佛大學的學生,然而正如同多數的矽谷創業家一樣,在19歲那年,認為可以透過全新的驗血模式改變整個醫療產業,因此便毅然決然休學,成立這具備Therapy和Diagnosis涵義的Theranos,希望可以透過一小貼片,為病患進行驗血和治療效果。

伊麗莎白最為厲害的無非就是其領袖魅力以及表達能力。在當時,矽谷從未出現過一位女性領導人,也因此伊麗莎白的出現以及流利的口才,讓所有的投資人都眼睛為之一亮,認為下一個賈伯斯即將出現,也因此在產品和技術均尚未成熟的情況下,伊麗莎白就成功拉攏許多知名投資人、政商名流加入其公司,並讓外界視Theranos為矽谷的下一顆明日之星。

然而卻因為Theranos的技術遲遲無法突破,在現金流逐漸產生狀況的窘境下,伊麗莎白選擇將產品急忙上市;然而這樣的舉動卻造成許多病患、醫生檢驗上的偏誤,因此如滾雪球般,這個商業騙局開始被人揭露,最終遭到司法調查而倒閉。

當實際了解Theranos這個騙局後,對於伊麗莎白的領導人形象勢必都會有極為深刻的感受,她透過對於未來產業的熱情描述、堅定的信念和語氣,拉攏許多矽谷的優秀員工和合作夥伴,甚至連美國國防部都願意與其合作而堅定不移,在越來越多人加入的前提下,使得Theranos有更多的名氣和曝光,進而讓之後的騙局越滾越大。

RTS2BYB
Photo Credit: Brendan McDermid/Reuters/達志影像

伊麗莎白也不斷透過各樣方式打造自己的個人形象,包含模仿賈伯斯只穿黑色套頭衫、嘗試男性低沉語調和他人溝通、聘用私人保鑣,都加深了外界對於這個年輕女性的印象,並最終成為她的粉絲之一,下方是擷取《惡血》一書的部分內容,可以清楚看見伊麗莎白在簡報時的設計和說故事的能耐:

她一身黑色打扮,一邊演講,一邊環繞講台莊重地踱步,就像是一個牧師在佈道。為了獲得事先設計的戲劇化效果,她中途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個奈米容器,舉起来,展示Theranos的檢測需要的血液量是多麼少。她將對針頭的恐懼稱作「人類的基本恐懼」之一,堪比對蜘蛛和高度的恐懼,然後她講述其他一些令人感动的小故事…..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