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限女」、「數理科目限男」背後的性別刻板印象

「家教限女」、「數理科目限男」背後的性別刻板印象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家教市場多元需求增大,供給亦增加。然而這門正蓬勃發展且潛力無窮的行業,卻面臨一項限制:客戶在徵求家教時,通常會「限制教師性別」。

文:劉睿涵

「家教」一職對多數大學生而言不陌生,工時不常、時數固定又兼具高時薪的特色,使之成為賺取外快的好方法。在現今多元競爭愈趨激烈,高學歷已成為成功人生之基本入場券,家長無不卯足全力使自家小孩脫穎而出。過於普遍的傳統補習班已無法滿足此需求,想要更上一層樓就必須掌握更多能力,因此家教市場多元需求增大,供給亦增加。

然而,這門正蓬勃發展且潛力無窮的行業,卻面臨一項限制:客戶在徵求家教時,通常會「限制教師性別」。

《性別工作平等法》第7條以及就業服務法第5條第1項明文規定,雇主招募時不能因為求職者性別或性傾向,而有差別待遇。然而《性別工作平等法》第7條也提到,雇主如果真的只想雇用特定性別是可以的,但必須提出「工作性質僅適合特定性別者」的正當理由。

這便面臨一個問題:什麼樣的工作僅適合特定性別?

在目前的法院判決裡沒有明確的標準,相關案件也不多。直觀來說,除了女/男性內衣模特兒這類必須由具有特定生理構造之人,來展示其對應產品之行業;或是全身按摩這種有特殊需求的工作,可以明確達到所謂「工作性質僅適合特定性別者」,其他行業充其量只能說是因應「社會觀念」。例如櫃姐通常是女性、保全多半為男性。

但時至今日,櫃哥、女保全已為數不少,大眾開始拋開既定刻板印象,只要做得到,男女都可以,加上法律保障,工作性別平等化正逐步落實中。

但仍有些情況尚未被接受,例如女僕咖啡廳只限女性外場服務員是違法的。新北市有家女僕風餐廳,服務員上班時須穿著可愛女僕裝,多數人認同此工作需要特定性別勞工。但2017年一位男性向該餐廳應徵,店家表示「不要男生」並將之回絕,該男憤而向新北市勞工局投訴後,店家竟因此受罰。新北市勞工局表示求職者性別與是否能勝任服務員無關,認定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

男性服務員確實可以達到「服務」之目的,但在一個以女僕為風格之餐廳,生理男的他能「勝任」嗎?我認為這有待商榷,或許有些生理男穿起女裝,比生理女還好看也說一定。能確定的是,法律對於性別工作平等保障的態度十分堅決,若客觀來說男女都能達到一樣工作水準的職業,就不能限制應徵者性別。

回到家教一職,限制應徵者性別的人所考量的點,不外乎「能力」及「防衛性」因素。

教數理科目就該找男老師?

首先針對「擔心求職者能力及專業,無法勝任徵才條件」而選擇限制性別者,「女生比較溫柔有耐心」或「我要徵數學家教,男生理科比較好」等等案例,明顯是性別刻板印象。男生也可以很溫柔細心,像是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中的王政忠老師;而女生也可以在數學領域闖出一片天,如台大數學系李瑩英教授。

20171012005557
圖片來源:《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劇照

根據有60多個國家,數十萬15歲青少年參加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測試(PISA)成績顯示,15歲學生在數學成績上男女差別極小,甚至有19個國家的女生理科比男生強。2019年英國A-level考試中,學習數學的18歲女孩有39%的人獲得了A或A*的成績,男孩為42%。在A-level物理科考試中,29%的女生取得了前兩個等級的高分,而男生只有28%。

但社會上理工方面專業人才男性就是多於女性,這該如何解釋?其實,數理工程類專業男性占大多數,是因為「女性選擇了自己更擅長的文科」。PISA成績顯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男生能在閱讀科目上整體超過女生。

如同芝加哥羅莎琳富蘭克林醫學與科學大學的神經科學教授Lise Eliot所說:「在競爭激烈的學術環境中,學生在做職業決定時,會考慮自己的相對優勢,而不是絕對的數學能力,這是有道理的。」理工方面專業缺乏女性並不是因為女性能力不比男性,而是因為多半女性閱讀能力更勝一籌。

由此可證,理科非屬男性莫屬,女性一樣可以在這方面有傑出表現。想想電影《關鍵少數》,讓John Glenn成為首位進入地球軌道之美國太空人的,可是三位非裔女性呢。

女生溫柔端莊又安全,家教最好找女生?

排除「擔心求職者能力及專業無法勝任徵才條件」後,剩下「防衛性考量」。許多雇用者認為「女生比較安全」而決定雇用女性家教。事實上這是長期活在父權架構下產生的錯覺,暗示且僵化了女性生理性別的特質。

從小女性被賦予的社會角色就是溫柔端莊,男性就該陽剛勇猛。既定印象讓我們一開始就以有色眼光看待應徵者,但誰可以證明女生真的比男生不具殺傷力?

資料顯示,從犯罪主體來看,暴力犯罪在絕對數上男性占八成二,確實多於女性。但根據統計,女性暴力犯罪者在「全部女性刑事犯罪者」中所占比重,卻高於男性暴力犯罪者在「全部男性刑事犯罪者」中所占的比重。亦即,女性暴力犯罪總人數雖少,但一旦犯罪,卻有較高機率為暴力犯罪。因此,若因為毫無依據的擔憂而錯失了好家教,豈不虧大?

刻板印象並非絕對,例如保全一職,雇主與其說「徵保全、限男性」,不如改用較客觀條件,來剔除不適合人選,如:徵保全、須具備良民證,通過訓練及考試,這樣達到目的的同時又不違法。家教一職亦然,若真的有所顧忌,雇主應該釐清自己擔心的原因,開出對應徵才條件。學科專業能力也好、個人特質也罷,我認為沒有哪一個因素是只限特定性別才能符合的。少了性別刻板印象,供需市場能將利益最大化,製造雙贏局面。

在做出決定前,除了最根本的放下成見外,更應當省慎評估是否正以有色眼光評斷事務。唯有敞開心胸才能做出最有利雙方、最溫柔的決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